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梦红尘——之转型期乡野篇

梦红尘——之转型期乡野篇

  • 红一生文字侠
  •  19万字
  • 79966 
  •   38
小说以主人公的爱情,事业,落魄命运为主线,展开故事,淋漓拓陈在改革开放这个小的转型期时代的社会百态,人情冷暖,以及人民认识.观念的转变过程,和新习惯的养成基础,全面依法治国给人民带来的福祉和安康,是促使社会稳定的大基石。

免费阅读

旁白:世上但凡能说的话皆被古人说完,人间何样千奇百怪的事,尘寰中某时某地想必也发生过了,然我曾经历幻,失意沉沦,沉默久了,感到有话要说,而特撰此《梦红尘》一书,万望读者不要以我书中言语,事迹和古人类同,而指责我无病呻吟,敷衍故事,遍处抄袭,想人生事物,虽随时代不同有所发展变化,但亘古以来,人生主旨要务基本不变,无外乎爱情,事业与社会。

爱情至真,事业至伟,社会至公,大概是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境界,叹人生世事无常,离合际遇,终又不遂人愿,思连起当日红颜期盼,父母期望,俱已化为泡影,且今日是穷困潦倒,一事无成,惨淡人生,以至于性情暴虐,恶对亲朋之罪根由全在我愚顽不肖所惹,欲昭示人,故编述成集,然其中有些许有碍势态,有伤风化之处,亦是不得不叙尔,非我伤时骂世,传播低级下流着,希乞读者涵容。

诗曰: 生来在世有所求,万般无奈路偏愁,花好月圆却成梦,千秋思量皆变空,古来穷通天注定,哪管情痴并龙种,莫道世路艰辛苦,更有十分苦行人。

话说民国时期,苏鲁交界,徐州市东北百余里处有一村镇,曰,齐埠村,又名板铺路村,三面运河环绕,一面九鼎莲花山相傍,村中仅有一路与外界相通,是以村民极少与外界往来,实为壅塞贫敝至极之地,其时中国境内,军阀连年征战之后,国方复一统,政局初定,诸事具不完备,政令不通,官僚腐败,河工荒怠,致使运河沿岸几百年来受山东客水泛滥袭扰之虞仍不得解除,所以这齐埠村十年倒有九涝,涝年时不到五月就发大水,河滩地夏粮悉数被淹没,颗粒无收,因此村民皆赖十里九鼎莲花山荒丘薄地,得以勉强度日。

这一年,仲夏麦收过后的某一天,本村三辈子单传,人送外号“高人”的矮子贫农良大郎,早早把儿子良作展叫起床,爷儿俩打算到鲁夫乡集市把新麦子粜了,以为筹措作展娶妻资费,原来这良作展和本村贫农貌众之女茂莲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之好,良大郎和茂众亦是几十年肝胆相照,生死相扶之异姓兄弟,是以这门亲事,从幼小时就已做定,这良大郎自从妻子难产生下良作展而殁之后,无力再娶,三辈子单传之家就衍生变为四辈子单传之家,由是良大郎就把良作展婚事当作余生事业,夙夜谋算,期盼着早日支庶勃发,以慰先人后继无人之虞,大郎万幸欣慰的是,良大郎虽然生的矮矬丑陋,这作展却生得半点不类其父,倒生得相貌堂堂,身材魁梧,人前人后,亲戚里道,没少为大郎争光,也不枉大郎二十年来吃糠咽菜,当爹做妈,宝贝心肝儿似得把作展拉扯成人,作展禀具资质,私下内心也是性格刚强,做人行事从不输半点与人,喜争执,好占先,却把个胆小怕事,吃鼻子屙脓的良大郎唬得不行,背地里每每以谏言相告:我们虽是大户之宗族,然小门贫穷之家,且支派衍流甚远,宗族中并没有亲近可傍,诸事应以平敛敦厚为纲,切不可造次张扬,然而性格使然,良作展全不以父亲教育为是,反讥笑父亲无能,常被人骑脖子拉屎,总是吃亏,致以今天过得穷家破沿,一辈子行善又怎样,人家笃恶行事却过得轰轰烈烈,言下之意,倒有艳羡之心,良大郎一生过得气馁,于是索然无语相对,真应了一句古话: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良作展由此一生便有许多因果,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这真是:惹祸为福以是命,性格使然此应数,暗无天日无公理,丛林法则则盛行。

且说这日晚间,良大郎父子赶集粜麦子回到家中,已是傍黑时分,父子俩舍不得生火,胡乱啃几口干煎饼,呛几口凉水,就急忙着坐在灯下扎笤帚以为换钱之道,倏然,本村媒保——马道婆急匆匆闯进门来,开口便道,“祸事了”。

惊得大郎父子俱是一愣,‘良大郎问道:“大嫂子,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天又没塌,”马道婆道,“要塌了,比天塌还糟糕,如今本村财主国天庆(诨号国四爷),因要纳妾,求到我做媒,女方就是你家未过门的准儿媳妇茂莲,我总想着这个事不太地道,也不太靠谱,因想着你家良作展和茂莲自小就订了媒约,乡里乡亲的,特来告诉你们一声,,你们也好有个准备,”马道婆话未落音,良作展早气的火冒三丈,破口大骂起来,:“没人性的野种,四十多岁的人了,打人家黄花大姑娘的主意,怎么不怕天照应打五雷轰尸,我未来丈人绝不会应的,就是应了,我断不了事,。

”马道婆接口道,“我也是这样说,怎奈国天庆坚持要,倒说是,‘茂众父女欠了他三百大洋,几十年来,一直没钱还,直到现在连本带息倒欠有上千了,作成这门亲事,欠账一笔勾销,算是香应他们父女了,实没有不应之理,’”良作展听了,一时气急,高声叫骂,“狗日的横插一杠子,仗着臭钱就想坏我终身大事,我和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大郎急慌忙赶上前,用手去堵良作展的嘴,说道,“小祖宗,小点声,又不是不知道那瘟神,他家杀人何曾偿过命,吃人何曾吐过骨头,今日算计到我们家,合该我们倒霉。

‘良大郎是又恨又怕,急切间说出心里话,倒也说出许多不妥的话来,想到马道婆在场,心下十分懊恼。

良作展听父亲如是说,就好似看到国天庆家轿子把茂莲抬走一般,随手抄起菜刀,嚷嚷着要去找国天庆拼命,马道婆见此境况,无可不可,撂下一句话,“我也算是不失理了,话说到了,对得起你们爷俩了,”慌张跑了,这边厢父子俩哪还做得下活计,睡得着觉,立马锁上院门,爷俩切切的向茂众家急赶,谁知到了茂众家却得知父女俩正在犯愁,原来当日上午,马道婆到至茂众家叙说国天庆所托之事,茂众因想和良家有约在先,此事绝不能允,却又想欠了国天庆上千银元无力偿还,自己几十年重病在身,眼下将处于下世之境,倒有些动摇,怎奈这茂莲虽是生在农家,却性情贤淑,深明大义,且是和良作展是两情相悦,竹马青梅无猜。

目录

;第三章正义得伸作展仇报,祖籍来人良德归乡 08-28

”第二章良周氏携子流他乡良仕远被掳东瀛国 08-28

第一章民女被辱含羞寻死,家破人亡作展入匪 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