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武侠 > 尊禧 > 第19章修身齐家平天下?

第19章修身齐家平天下?

  • 尊禧
  • 圣灵火
  • 2018-09-28 06:57:21

李璇喊着话飞掠到三里之外的松林内。

遂借助松林缝隙与地势高于西岸轻舟二十余丈的优势、窥探王宏,心思纷扰。

这小冤家犯色心,话里话外都在调戏本小姐。

本小姐年长他三岁,不与他一般计较。

可是他临了作诗:璇玑知性解人意,姻缘高雅结连理? 明目张胆的求婚表白? 而且、他抓住了本小姐刚报出的闺名、璇玑,指名道姓的说事。

说本小姐知性、善解人意? 这倒是没说错。

本小姐三岁丧父、五岁葬母,幸得恩师‘雪姬玉娘’收养、授艺。

十二岁出师、行走江湖三载,为民除害、声张正义。

见惯了尔虞我诈,欺世盗名,杀妻弑父等等卑劣的行径,无形中看待尘世就淡了,也知了。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这就是所谓的善解人意。

不过是经历的世事多了,积累出一种察言观色、处变不惊的知性美。

这种美被小冤家冠以高雅论之。

且他把姻缘放在前面。

可谓是一语双关。

即赞美了本小姐的容颜,亦在渲染姻缘的高贵与风雅,暗示他发自真情、诚可贵? 掩盖他先前作诗吃本小姐的豆腐,皆出自一见钟情,故弄风雅表现他的才华而已。

为最后、结连理打基础,他是铁了心的想娶本小姐。

本小姐见多了负心汉,色痞子,见一个惩戒一人。

轮到这小冤家也不例外。

他一个小屁孩也敢贪色? 先饿他三天…李璇依靠在松树树干上思虑万千,突闻王宏喊话、断了思路,挑眉精目循声看去。

“自我唯亲乃天因。

与他作难结地果。

清贫处世扬情。

高贵甚寒固职守?” 这小冤家一句一顿,喊毕诗词,亦是平持碧蓝金笔、稳端托盘与酒葫芦。

视酒菜如无物一般。

他不是饿坏了吗? 怎么不吃了? 莫非他在演苦肉计? 先解他的诗词、看看再说。

第一句、自我唯亲乃天因。

意指本小姐以自我为中心、想事处世。

巴不得全天下的人围着自己转。

这难道是天道赋予给人的自私欲望么? 接下句、与他作难结地果。

意指本小姐自以为是,处处针对他。

这样会造成误解,激化矛盾、水火不容,演变成彼此仇视的苦果。

桥接第三句、清贫处世扬情。

大意是、为何不能以平常心相待、互为体谅? 弘扬泱泱东土数千年、积累下先贤的优良品德、君子情义,礼仪节? 他是在影本小姐、忘祖专横? 呼应诗词尾句、高贵甚寒固职守? 不言而喻。

意指本小姐以高傲处世,独断专行、不顾他的切身感受。

以固步自封、不思进取为职业守。

玩虐了他的情感? 此为诗词正解之意,竖解诗词依然如是: 自与清高,我他贫贵,为做处甚,亲难世寒,乃结扬固,天地情职,因果守? 意思是:说本小姐自誉清高。

自分贵贱、大小,针对于他。

这样的处世态度对吗? 本小姐让他难以相处,感到寒心。

无形中结下了不解的情结、日渐固化,乃至成仇? 犹如天地之别,情感本心皆背道而驰。

这难道是本小姐想要看到的结果? 固化了思维情结,值得吗? 问得好? 本小姐不得不服这小冤家的才华,恐这天下唯他一人能把诗词作到正竖一意。

申冤教人,表情示爱。

率真沥胆,展露才华。

要知道这是父系社会,当爹的最大。

权贵依然。

唯独没有女人抛头露面,上桌吃饭与申辩的权益等等人权、自由。

苦不堪言,低于青壮男丁的境遇。

但像他这般年少,直言不讳,说古今、论道义情感;落到外人眼里即是:夜郎自大,没教养,乃至更恶毒的批判。

何况他作的诗词应情应景,字字珠玉,入木三分。

不但正竖作赋,别树一格。

而且豪胆无忌,随性而为。

这不是招摇过市、遭人嫉恨吗? 虽然他的面相温良、笑颜常开,但是他处事淡然,嫉恶如仇。

还没出五夷、就树敌天下人。

这怎么能行? 更兼他贪念本小姐的美貌,想必他毛都没长…呀,想什么呢? 李璇念及此处娇躯一颤,遍体燥热,引发一阵心慌意乱,不敢久留。

遂娇啐一口,抬头看向依旧平端酒菜、静立轻舟随风飘彩的王宏,心一软,微张红唇、轻启贝齿喊道:“你不吃饭,就再饿上三天!” 这是俏佳人暗示本公子吃饭、暂时妥协的意思? 貌似本公子诚心待她,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虽然她抛开了正面问题、不予回复本公子的示爱表白,但是打开了俏佳人的心扉,何愁不能抱得美人归? 王宏想到这里,顿觉神清气爽,吃嘛嘛香,喝啥都是琼浆玉液,泌人心脾、爽歪歪的。

但他依旧淡定自若,盘坐在轻舟甲板上含笑、吃喝起来。

不觉间就把五彩松子血鲤鲫,雪蚌五珍烩,五彩蘑菇拼盘,紫香盘龙菜,两荤两素。

还有一碗米饭,合着一壶神仙醉咽到腹中。

临了才回过神来,抬手拭去嘴角溢出的馋涎,嘀咕道:“没曾想,本公子也经历了一回、猪八戒吃人参果,刚吃出味来就没了?” 这不是馋人么? 看这空盘剩下的油渍、都闪烁着五彩光辉,就知道这顿饭非凡品。

不行,再看下去、本公子会被口水给淹死。

看来本公子只能等俏佳人送来下顿饭,再美美地品尝一番了。

王宏抛开饭菜的诱惑、静下心来修炼‘鸿蒙真经’。

鸿蒙真经与阳诀迥然不同。

阳诀以贯通奇经八脉,再进军任督二脉,破任督二脉生三花聚顶,即达先天之境。

而这鸿蒙真经起初修炼五脏,比起阳诀艰险万倍。

毕竟修炼经络、最不济练岔气走火入魔,死不了人。

但鸿蒙内力磨砺五脏、皆是命门所在,稍有不慎即会爆筋炸心、死翘翘。

因而,修炼鸿蒙真经对体质的要求甚高,唯有强悍的体质、坚韧的筋脉才能承受住鸿蒙内力的循环。

王宏不敢大意,运转鸿蒙真经以五行相生之理,经肾、肝、心、脾、肺完成一个循环。

这个过程很痛,痛的他遍体颤悸、热汗如雨,颇有痛不欲生的滋味。

但他面挂邪笑,咬紧牙关,生生的练痛为乐。

恍若一道声音在耳畔吟唱: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体肤,锤炼意志… 致使他不觉间进入物我两忘之境,沉浸于修炼之中,不知身在何处? 也不知时间的流逝,一晃三日。

“叮,叮叮…” 一阵响声,由低到高钻入耳中。

只觉轻舟伴随响声震荡,王宏收功、挑眉睁眼,虽感觉内力增进了不少,但见俏佳人李璇俏立岸边,正手念兰花指、预备弹出一粒石子,中断了感应自身境况的心思。

李璇担心惊扰他练功,逐渐增力弹出石子、击打轻舟甲板。

见他醒来也不说话,蹙眉转身、忧虑的抬起莲臂指向碧翠峰。

只见碧翠峰方向烟云滚荡,漫及了视野,遮蔽了烈日金芒,乌烟瘴气漫天飞旋。

“咯噔” 王宏顿觉心脏一抽,似炸裂一般,爆出热血漫及全身,增温如火烧一般。

烧的面容发赤,星目充血,直愣愣的瞪着碧翠峰方向,扯动了嘴唇、咬牙吟唱:“修身半途逢家变,齐家未果遇亲离。

天颜梦回奈何天,下地醒魂荡碧下。

人定胜天!” “你先别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