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武侠 > 尊禧 > 第25章笑淡风云

第25章笑淡风云

  • 尊禧
  • 圣灵火
  • 2018-10-04 06:18:58

话说王宏吟诗一半便被人打断了。

南蛮火狐一掌拍开素心禅师,扬头狂笑道:“哈哈哈,你把袁家人说成猴人倒也贴切,说得好。

这都说到本火君的心坎上去了。

本君遍游九洲,没少看见袁家人龇牙霸世。

那一个个嚣张跋扈的袁家嘴脸,简直就是不可一世。

此番初闻白发公子以袁猴形容袁家人、实至名归,妙极,当真是妙极!” “何止是妙极啊? 你没听出白发公子作诗的寓意所在。

他是说袁猴成天嘻嘻哈哈、没个正形,扮人也是畜牲。

且如蛤蟆一样呱噪、空有口气大烦人而已。

而没有真凭实学、妄自尊大不知所谓。

暗示袁猴畏水,学蛤蟆狂妄自大的戏水、会淹死在湖水中,袁猴死了活该。

倒是这位白发小哥儿妙语连珠,可心人啊,咯咯咯!” 西域毒蝎一边施展毒攻逼退刘阳,一边接话解说,说道最后笑得水浪皆在发颤。

好似她的笑声附带着魔性,且柔媚到骨子里去了。

刘阳听得浑身发酥,感知水浪亦被她的笑声感染了,变得中毒一般、水质暗黑而柔颤起来。

随即意识到这是西域毒蝎施展出来的毒蝎魅音功、成名绝技之一。

这种毒蝎魅音功能让人不经意间中毒受伤,致使内力难续变成她的待宰羔羊。

遂收敛心神,运转九阳神功屏开毒功沾染的水浪,翻腕冲拳、向她打出九阳开天拳。

同时感知到两位不速之客进入战区水域,不知是敌是友。

而魔道中人稳占上风,再拖下去突生变故将无法收场。

更兼自己身为统帅,职责所在、统御全局,不能看着袁家人遭受白发竖子羞辱的感受、无动于衷,大声吼令:“灭神弩备战!” “轰轰,轰……” 剑芒拳罡纵横交错,溅击打在湖水中炸起一道道水柱。

彼此飙撞击之下,水幕漫天飞旋。

这种战况他已无暇顾及。

唯念此刻撤出被彩环岛上的五行阵冲散的船队、围剿魔道中人,会不会放走了彩环岛上的王宏其人? 而王宏与白发竖子是否同为一人? 加上这两位不速之客、先天高手,是不是白发竖子口中的师傅? 若是他的师傅、雪姬玉娘亲自前来救援弟子,就麻烦了。

江湖传言,雪姬玉娘亦正亦邪,护短成性。

她的处世风格向来不问是非,只看结果,但凡触犯她的一切皆是错。

小错断指割耳予以惩戒,绝不姑息养奸。

大错必被她处以极刑,警世立威,从不手软。

谁敢惹她,将招来她永无休止的追杀,那是防不胜防。

更兼她身边跟着一位负心汉、痴情人,可谓是形影不离,一大保镖。

惹上她…不好,她果真是白发竖子的师傅,对袁森出手了,刘阳暗自心惊。

懊恼自己先前刻意让白发竖子抹杀袁家人的威风,从中窥探白发竖子与王宏的关系,始终作壁上观,待时机成熟再将所有人一网打尽。

没有提前下令聚合散乱在五夷湖中的官船,使用灭神弩除魔卫道与抓捕白发竖子,掌控全局。

此刻全被白发竖子引来的雪姬玉娘破坏了大好的战局,刘阳恨得牙痒痒的,直喘粗气亦无可奈何。

唯有看着白发竖子羞辱袁家人,伺机而动。

王宏虽然惦念母妹的安危、归心似箭,不惜激怒各大巨头出手发招、借其力加速行舟,但是心中颇为纳闷。

有道是正邪不两立,各自为阵相抗。

此为江湖、乃至天地至理,不曾变过。

最多亦不过是正邪两道中的极少数人叛出阵营而已。

而各大巨头当众碍于面子,一般不屑与小辈动手过招,有失身份。

实在是生气,争一时之长就会指派属下或是弟子与人交手。

弟子赢了涨面子。

输了也是弟子学艺不精,死了活该。

如此一来,顾全了他们身为一方巨头的尊严。

传扬到江湖上好听不是。

然则今夕之战全变了味儿。

变得正派之人不救援、吱声帮衬自己,维护正义也就算了。

他们为何默认袁家人打压、摄服自己? 自己孑然一身,势弱力孤,摊上袁家人势大,一言不合就抓人定罪? 袁家人如此张扬跋扈,开一言堂,他们算哪门子正义之士? 这让自己怎么看待、这些以正义自居的一方大佬? 反倒是魔道中人间接的帮衬自己行舟转向、每每化险为夷,是何道理? 而这位白影人士来的蹊跷,一闪而至,落足轻舟尾端的甲板上、暗运巧劲蹬离轻舟,致使轻舟如利箭离弦脱离开战斗水域,她却消失不见了。

而她消失的那一刻,打出一股柔劲内力,撞击到身上如同撞上海棉皮筋一般,弹离身体向后倒退了三大步方才站稳身形。

这分明是柔性内力达到极致、柔极则刚的境界。

这白影施展出的内力真是不可思议,但它没有波及到现已处在自己身前的李璇一丝一毫,足见白影的手法与心思颇为诡异。

“轰隆隆” 轻舟离开的地方炸起一道冲天水柱。

不用猜也知道是哪位白影人士击退袁森造成的效果。

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啊? 一个比一个古怪。

俨然脱离了小说与影视中刻画出的江湖人物形象。

现实人物已变成:正义大佬不正身,端正倨傲不端心。

邪魔巨头不邪糜,恋邪救人不恋烂。

俨然形成巨大的反差,正端邪恋、身心糜烂,谁才是正邪其人? 不过此刻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刻,岂能放过? 王宏屹立轻舟中段驶入战斗造成的暴雨湖区,顶着雨水仰望战区,一念至此抛开正邪不解之谜,左嘴角一翘喊道:“笑谈豺狼蛆猿蛤,淡薄道义血畜虫。

风化礼仪狼称霸,云起廉耻猿乱世。

人狼斗波。

” 诗词的寓意是:把在场怀有掠夺虹佩之心的人骂为畜牲蛆虫。

他们不讲道义,败坏了礼仪,恬不知耻的欺压弱小,只为剥夺虹佩而不择手段。

像畜虫一样泛滥成灾,为了得到虹佩斗得五夷湖惊涛迭起。

完全不顾他人的死活。

还不知道让多少帝国士兵葬身浪涛之中,漂尸五夷湖? 且波及到自己险死还生。

自己不在意,但这都是为了什么? 他们不就是为了得到虹佩么? 不惜拉开战端,值得么? 虹佩有亲情重要么? 不得不说人善忘、可是不念亲情还是人么? 人性本贪,他们贪念虹佩忘乎所以、不念情义,不计后果的展开掠夺战。

这怎么能行? 本公子要将他们骂醒过来,重新做人,让他们知道贪念虹佩是不对的。

那句话说得好,灵宝择缘人。

不正应了虹佩相中了本公子,谁也别想再惦记了么? 他们还为虹佩争夺个毛线啊? 真是瞎耽误功夫。

不如趁早戒枉戒躁,戒贪戒闹,修身养性方可感悟极致武道。

好像荣登武道极致与本公子的虹佩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对么? 哪他们为毛还要为虹佩争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的瞎胡闹? 因此,本公子作诗暗示他们、人皆在旁观笑淡风云起,坐观哈虫相斗,称霸乱世。

实为枉造杀孽,非君子所为。

如此警言于众,他们皆是一方巨头、心智绝对不差,总该醒悟过来,不会再惦记本公子的虹佩了吧? 王宏以内力屏开暴雨,睁大星目透过雨幕观望水浪惊涛跌宕中的战斗影子暗自思忖。

“啊,白发竖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本君袁家之人为畜为虫,你该死……噗……” 袁森本就被白影阻挡在外、无法脱身出来追赶王宏气得满面青紫,再经他总结辱骂成豺狼蛆猿蛤,哪里还忍得住愤怒,厉声吼道,连带喷血三升。

这没办法,他如今被白影追着打,自保尚且不足,哪里还有能力去追杀王宏。

而他不杀死王宏,即将远扬王宏辱骂袁家人为畜为虫的传言,一旦风靡九州还得了? 到那时,袁家人头上就戴上了一顶畜牲与臭虫帽子,遭世人唾弃,成就千古骂名。

而他是挑起这顶帽子、戴在袁家人头上的当事人,家族罪人。

其后果……袁森不敢想下去,一味地怒骂王宏该死,该杀。

王宏乘舟使出雨幕水域,亦听见了他的骂声,很是无奈的喊道:“好人难做我独行,劝君艰行自毁名。

世人笑我痴道正,人皆醉吾念证道。

此为君子谣,与诸位共勉之。

” “本君免你个死人头,你屡次辱骂本君为畜为虫,与君子沾边吗? 而你还在这里充好人,唱高调,宣唱证道歌、君子谣,你这个伪善人、伪君子怎么不去死?” 袁森听得愤怒到极致,伴随吐血爆吼起来。

这诗词分明是在毁人利己、自卖自夸的把他自己吹成劝说君子的得道高人,都嗨到天上去了、自誉为圣人教化世人。

对应他的辱骂诗词,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袁森差点没被他给气死,引发旁人一阵爆笑。

“噗嗤,咯咯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