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贞观首富 > 第四十三章最冤枉的魏王

第四十三章最冤枉的魏王

账目来了,裴虞也来了,气势汹汹的上前就是两巴掌。

“这就是你所谓的女人生意?” 魏玖揉了揉肩膀,轻轻摇头,完全不理会裴虞那一副,我很生气,你快来哄我的样子,轻轻翻阅账目,魏玖一阵头疼,这账目太乱了,也可能他并不熟悉大唐文化才会感觉如此,简单看了一眼后,便将账目递给裴虞。

“裴姐,这玩意我看不懂,你直接告诉这一个月酒楼盈利多少。

” “火锅总收入一万八千文,除去本金大约盈利九千文,也就是九贯钱,其他酒菜总计盈利不过十贯,这其中还有厨子与丫鬟们的工钱。

” 一个月才这么俩钱?魏玖眉头紧皱,面生不悦,他一个配方就卖了一百贯,这怎么酒楼一个月额盈利还不足二十贯钱。

裴虞见魏玖如此,猜出来他心中所想,放下账簿轻声叹了口气。

“别不满足了,西市酒楼不少于十座,月收入二十贯的不过两三家,而咱们踏云酒楼便占据其一,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魏玖轻轻摇了摇头。

“不是不满,而是现在咱们急需钱,如今咱俩的钱都被套在这酒楼上,不出意外明年还有投入一大笔资金。

” 大唐的冬天有些暖和啊。

————————————— 皇宫,早朝过后的李二回到立政殿,如今太极殿被李渊霸占,为了尽一份孝心,他也懒得去争抢。

立政殿内地龙烧的滚热,李二身穿一件单衣躺在长椅上,放荡且桀骜,他是在战场中走出的皇帝,常年与兵痞打交道,身上自然多了几分痞气少了几分儒雅,可不论他如何,在长孙眼里,李二就是天下最完美的男人。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但在长孙的眼中,李二就是李二,古往今来无人可比。

轻柔的揉捏着心爱男人的肩膀,眼神中充满了爱意。

突然! 李二身手捂住肩膀上的柔夷,轻声笑道。

“观音婢,我怎么感觉咱们夫妻被魏玖,李恪这两个小子骗了,他们准备好了圈套等着咱们往里钻。

” 听此,长孙微微皱眉,李二不用回头便以知此时长孙的表情与心中所想,拉过她的手转过身,哈哈笑道。

“几个小子知晓你对他们上青楼之事十分芥蒂,但又故意前往,我询问过戴胄,他赶到时这几个小子身旁没有女人,反而安静的坐在壁炉前,似乎在等着咱们派人去抓他们一般,而结果将他们上青楼的事情忽略,反而提出的对平康坊的改革,如此算来,咱们夫妻可是被魏玖与恪儿牵着鼻子走,哈哈哈。

” 李儿还有心思大笑,可长孙的脸已经沉的犹如一潭死水,如果李二没说,她还没有想到这一点,可眼下她什么都明白了,双手握拳拍案而起。

“两个孽畜,来人!将魏王抓来立政殿。

” 是抓,不是唤!李泰自然脱离不了干系,是他来宫中通报几个孽畜去了平康坊,李二大笑没有阻拦,心中对魏玖越发好奇了,竟然算计到了他的头上,真不知哪里来的胆量。

不久之后李泰当真是被抓过来了,一把被推进立政殿后,殿门便砰的一声紧紧关闭。

“儿臣摆件父皇,拜见母后。

” 当李泰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李二再次大笑,圆嘟嘟的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的十分滑稽,这一次长孙狠狠瞪了李二一眼,大唐的皇帝连忙闭嘴,继续躺在长椅上不再开口。

长孙起身走下大殿,身手拧住李泰的耳朵,厉声呵斥。

“好你个青雀,白费了本宫这么多年的宠溺,竟然与那几个孽畜合伙来骗陛下与本宫?” 此时李泰的脑子一阵混乱,一脸懵逼的看着长孙。

“母后,儿臣怎敢骗父皇与您,就是给儿臣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这是从何说起啊?” 啪! 后脑勺挨了一巴掌,长孙将方才李二的话重复了一遍,而听后的李泰当真是懵逼,承认毕竟逃不过一阵毒打,可不承认他为何又来告状?李恪曾向李二说过,晚辈只见的争斗父辈尽量不要插手,也莫要牵扯了父辈。

如果李二与长孙知晓李泰告状是想让魏玖受到惩罚,还是会暴打一顿,同时还会丢了父皇的期望。

怎么办? 李泰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今日这顿打是躲不过了,但李泰明白了一件事情,自从魏玖出现在长安后,他似乎就开始被父皇母后殴打了,什么原因不知道,但是每一次都和他有关系。

今日的他不在狡辩,跪在地上沉声道。

“儿臣的确参与其中,也是与魏玖,三哥商议好的计划,他们在平康坊等候,儿臣前来向父皇母后通风报信,魏玖的计划,三哥的补充。

” 自伤一千,损敌八百。

李泰认了。

一顿暴走开始,长孙动起手了可不管你是脸是屁股,挨揍过后,李二突然开口。

“听说魏玖这个小子做生意十分有头脑,属于无利不起早的性子,既然你们是一伙的,那么现在告诉朕,魏玖准备在平康坊赚多少钱?” 这一次李泰又懵了,他和魏玖只见虽然没有太大的仇恨但也不是朋友啊,这种事情他怎么能知道?李泰张嘴就要给个数字,但想想不对,如果父皇在问李恪,数字对不上,他又会背上欺骗的罪名。

李泰闭上眼,咬紧牙关。

“母后动手吧,这是秘密,如果说出来三哥还会把我骑身下揍一顿。

” 李泰离开立政殿的时候是哭着离开的,他感觉他是这个世间最愿望的人,看着宫中侍卫宫女异样的目光,李泰扯着嗓子大吼。

“没见过人哭啊,准备马车,本王要去踏云酒楼。

” 今日的李泰是被冤枉的,而且特别惨那种,只不过在他离开之后,李恪去了立政殿。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儿臣方才见青雀哭的伤心,他。

” 长孙冷哼,李二到是笑着将事情说了一遍,李恪听后一脸的尴尬,低头小声道。

“父皇,您知晓青雀是被冤枉的吧。

” 李二点点头,长孙愣了,凤凰之火燃烧了整个立政殿,李二拖着离开快速逃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