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仙侠 > 九元剑仙 > 第二十四章不同意

第二十四章不同意

“客官、客官,快醒醒,您的那位朋友都已经走了多时了!”醉仙楼中,一个店小二正在呼唤着一个醉酒的客人。

“别...闹,我..跟我大...哥还要再喝..几..壶。

”那个醉酒的客人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说了几句胡话。

“客官,现在都已经巳时啦!”小二冲着那个客人大喊了一声。

这一喊可把这个客人彻底从梦中惊醒,他猛地抬头,眼神呆滞的看了看周围。

“巳时了!你怎么不早点把我叫起来!”客人猛地清醒过来,埋怨了小二一句,起身就跑,随手扔下一块银锭。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跟八面阎王二人在醉仙楼喝了个通宵,直到二人醉的连酒杯都拿不动了才算罢休的李祤。

“哎!客官,您那位朋友给过钱了!”店小二冲着李祤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突然,酒店掌柜的一记巴掌从后边拍来,将店小二拍的晕头转向。

“什么给过了,就你这脑瓜子,怪不得快三十了还没娶媳妇儿。

”掌柜的用牙咬了咬银锭,愤愤的骂到。

“不是,真给过了!” “还真给过了,你找死是不是!” “哎哟!掌柜的别打。

” ...... 洛国京都丰城外有一处竹林,由于竹子这类植物一年四季都不会变换颜色,故此地得名长青林。

此时,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相貌楚楚可人的黄杉少女,正在林中来回踱步,她时不时的看看丰城方向,神色显得十分焦急。

这正是与李祤约定好在此集合,出发前往茗山的伍沛儿。

“说好了辰时在此集合,这都什么时辰来,怎么还不来。

”伍沛儿有些气愤的说道。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少女先是一喜,可当她转过身看见来人的时候,面容却瞬间僵住了。

来的不是李祤,而是她的父亲伍南天。

“爹,你怎么来了!”伍沛儿神色慌张的看着伍南天说道。

“我怎么来了?如果我不来,你岂不是真的去参加太一宗的试炼大会了?”伍南天将手中信封扔向伍沛儿,一脸严肃的说道。

伍沛儿七岁那年,曾与其哥哥伍三思一起去林中捉鸟,却不料误打误撞走到了一处狼窝。

当时狼窝中的母狼正在生产,公狼出于天性,对兄妹二人发起了攻击。

面对公狼的攻击,伍三思一心只想着保护妹妹,毫不犹豫的拔出佩剑与公狼展开了一番殊死搏斗。

最后,公狼死在伍三思的剑下,伍沛儿则在伍三思的保护下,没有收到一点伤害。

而伍三思自己,却在搏斗中被公狼所伤,奄奄一息。

看着躺在血泊之中的伍三思,时年七岁的伍沛儿不知所措,只是按着伍三思的伤口,不住的大哭。

就在伍三思即将断气的时候,一位修仙者恰巧路过此地。

在看到兄妹二人后,那位修仙者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取出一枚丹药为伍三思服下,结果服下丹药后的伍三思伤口快速恢复,只几个呼吸,便完好如初。

而那个修仙者在为伍三思服下丹药后,也御剑离去。

从那以后,伍沛儿便在心底立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成为一名修仙者,学会济世救人的本领,以拯救苍生。

在后来的许多年里,伍沛儿曾多次向伍南天提起,等太一宗试炼大会召开,她就要去参加,但每一次都被伍南天大声喝退。

在伍南天的眼里,自己的两个便是他的全部,尤其是这个女儿,他决不允许其去冒任何的危险。

所以,在这次太一宗试炼大会召开之际,伍沛儿只给伍南天留下一封书信,便偷偷跑了出来。

看到书信后的伍南天即可追赶,才在这长青林中碰到在等待李祤的伍沛儿。

“爹,你就同意让沛儿去吧,你想想,当年若不是碰到修仙者,哥哥恐怕是已经不在了!”伍沛儿双眼打着泪花哀求道。

“就是因为这样,为父更不可能让你去参加试炼大会,随为父回去!”看着自己的心肝女儿,伍南天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还是厉声道。

说罢,伍南天向前迈步,一把抓住伍沛儿的手,一记手刀把她打晕,随后便将其抱起,往丰城方向走了回去。

就在这时,只见李祤如同一阵风似的跑进竹林,恰巧与往回走的伍南天照了个正脸。

“总镖头!”看见伍南天的一瞬间,李祤惊讶的叫出声来。

虽然伍沛儿没有跟他说过什么,但从眼前的这个情形,他也猜出了个大概。

“不必多言!去参加试炼大会吧,你终非池中之物,那里,或许更高的地方,才是你该去的。

”伍南天用复杂的神情看着李祤说道。

“可是,小姐她......”听了伍南天的话,李祤满脸歉意的看着伍沛儿说道。

“一切我都会跟沛儿说明的!”说完,伍南天便不再留步,抱着伍沛儿款款而行。

李祤看着伍南天渐渐远去的身影,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但忍了又忍,最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继而踏上前往茗山之路。

...... 五日之后,伍南天独自一人坐在虎威镖局的正堂之中,此时的他两鬓皆白,看起老了不止十岁。

他时不时的用满是沧桑的双眼看看手中的一块牌位,又时不时的轻轻叹息几声。

这时,几个丫鬟从外面款款而来,带着满脸的惊慌之色跪在伍南天面前。

“小姐还是不肯吃东西吗?”未等丫鬟们开口,伍南天问道。

几个丫鬟闻言,俱是瑟瑟发抖,把原本已经低的很低的头又往下压了压。

“你们几个退下吧,此事与你们无关,不必害怕。

”伍南天并没有责怪几个丫鬟,只是让她们都退了下去。

几个丫鬟听见伍南天的话,异口同声的回了句“是”后,便退了下去。

等丫鬟们都退走后,伍南天坐在原处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身走出正堂。

刚一走到门口,就迎面碰上风尘仆仆而来的伍三思。

“爹,刚刚收到李祤的信,是给沛儿的。

”伍三思一脸兴奋地对伍南天说道。

“哦,信中说了什么?”伍南天闻言也是精神一振,随后问道。

“爹,我并未看信中内容,这信既然是写给小妹的,我想还是不要看的好,直接交给小妹让她自己拆封吧。

”伍三思说着就将信件交给伍南天。

伍南天接过信后连连点头,不做停留的往伍沛儿的闺房飞快走去。

来到伍沛儿的闺房前,伍南天吩咐看守将锁摘下,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便迈步走了进去。

走进一看,只见伍沛儿平躺与床榻之上,昔日楚楚可人的样子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苍白脸庞。

看到这一幕,伍南天那张向来威严的脸上,也滑落一滴泪光。

“沛儿,李祤来信了。

”伍南天擦了擦眼角的泪滴,将信递了过去。

一听到是李祤来信,伍沛儿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猛地坐了起来,接过信封后毫不犹豫的将其拆开。

而信中只有短短的两句话,“好好生活,不要辜负了总镖头的一片疼爱。

等我学成之时,一定会回来教你法术。

”。

看完之后,伍沛儿突然开口让伍南天准备饭菜,说自己饿了要吃东西。

伍南天听到伍沛儿终于说肯吃东西了,是喜极泪流,一把将其抱入怀里。

随即赶紧吩咐下人准备伍沛儿平日最爱吃的饭菜。

看着伍沛儿心情好转,伍南天也是甚感欣慰,只不过他不明白的是,李祤的信中到底写了什么,居然能凭一封信上的几行字,就让自己的宝贝女儿重获新生。

而不论伍南天等人如何询问李祤的信件内容,伍沛儿都是微微一笑置之。

从那之后,伍沛儿又回到了以前,跟以前一样孝顺懂事,充满活力,再也没有跟伍南天提起去修仙的事。

只不过从此之后,伍沛儿多出了一个习惯,不论刮风下雨,每天清晨傍晚都在会镖局门口坐上小半个时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