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仙侠 > 九元剑仙 > 第二十九章强敌

第二十九章强敌

一连几个时辰的翻云覆雨,将李祤体内的噬魂迷情散之毒完全排出。

清醒过来的李祤看着眼前的一切,迷茫到不能再迷茫,看着赤身裸体的自己,眼眶中泛出了点点泪花。

“是谁干的!这是我的第一次!”李祤抬头发出一声怒吼,在他心里,他的第一次,是一定是要给他相爱的人。

“哟,小公子,你还是第一次呐,那我们三姐妹岂不是赚大了!”一个少妇一边更衣一边说道。

“小公子,要不要再来一次,姐姐们可喜欢你了!”另一个少妇扭动着身躯向李祤慢慢靠了过来,嘴上挑逗道。

面对几个娼妓的挑逗,李祤一言不发,只是迅速穿好已经破烂不堪的衣裳,带上随身物品夺门而出。

“哟,客官,您还真来了,小二我推荐的错不了吧,真亏您找的到啊,这洗菜桥就属...哎哎!”李祤一出门便碰见酒楼的小二迎面而来,小二还以为李祤真的是来找娼妓的,便上前与其搭话,结果未等把话说完,便被李祤一把推到在地。

将小二推倒后,李祤一路狂奔,也不知道去往何处。

“嘿!这客官怎么了这是!哎哟,柳香呀,哥哥可来了,等的心里头都痒痒了吧!”小二摸着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抬头却看见那个风韵少妇,说着话便将手伸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叫柳香的娼妓一把拍开小二的手,一脸嫌弃的说道:“奶奶今天提早休息了,你去找别人吧。

” 不等小二再说什么,柳香便回头将门甩上,不管小二如何哀求敲门,柳香不再去理会他。

...... 培元城的大街上,李祤正一手拎着一壶酒走着,看其步伐,已然是喝了不少。

“哪个混蛋将我送去那里的,快出来,我要将你砍成肉馅。

”走着走着,李祤便冲着周围叫骂几声,还差点引的路人过来群殴他。

李祤边走边喝,边喝边骂,一路上就这么骂骂咧咧的走出城外。

由于酒精的作用,李祤神志不清,漫无目的之下,竟不知不觉来到了海滩的比武会场。

贴着围墙,李祤终于找到一处入口,迷迷糊糊的取出木牌,冲着光罩大门晃了晃,随后光罩大门随之打开,李祤也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

此时的会场空无一人,除了中间二十个巨型擂台和沙滩上的无数脚印,再看不到其他事物。

李祤一路摇摇晃晃,走到了一座擂台之上。

站在擂台中央,他先后喝了两只壶中的酒。

忽然,李祤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显露出来,正冲着他露出讥笑的表情。

“上官天佑,你还没死,今天我就再杀你一次!”李祤说着就将手中酒壶朝人影扔了过去。

只听“哐当”一声,酒壶从人影中飞了过去,落地摔碎。

李祤揉了揉眼睛,此时擂台空空如也,除了自己哪里还有一人。

又在这时,一个人影再次浮现,却是向李祤张开双臂,冲其点头微笑,满脸的慈祥。

“爷爷,爷爷,你回来啦,祤儿好想你啊。

”看着李三千的人影,李祤哭的一塌糊涂。

就像小时候等待打猎归来的爷爷一样,李祤冲着李三千的人影飞奔过去,纵身一跃,却扑了个空。

在李祤触碰到李三千的一瞬间,李三千的人影又消失不见。

随后,每个跟李祤有过恩怨情仇的人都一一在李祤脑海中浮现,眼前所看到的的一切,也不过只是他的幻觉罢了。

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李祤也睡意渐浓,不知不觉的就躺在擂台上大睡起来。

...... 次日辰时,沉睡中的李祤忽然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他努力的睁开双眼,原地翻了个身,开始仔细的辨认周围的事物。

只见此时会场已经来了数百人,在他所处的擂台下,还有数十人对着他指指点点。

“我怎么会在这里?”李祤猛然坐了起来,对自己为什么会睡在会场的擂台上感到十分不解,但在脑海里搜寻许久,记忆也只限于自己在一家小酒馆里喝着闷酒。

突然,李祤怀中的木牌自行飞出,一个旋转后便落到李祤手中,只见木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上面显示出三十九几个字。

正当李祤一脸迷惑的时候,一个器宇轩昂的蓝袍青年,在几个貌美少女的拥簇下,走进了他所在的擂台。

随着蓝袍青年的进入,擂台上的光罩也瞬间开启,这意味着一场一对一的比武,已经开始。

“没想到第一个就会碰到你,想必此战必然消耗极大,也不知是否该说我不走运,还是说你不走运,我还曾想,能够跟我一起加入太一宗的,必定会有你一个。

”蓝袍青年双手负背,看着李祤缓缓说道。

“怎么,这第一场比武现在就已经开始了吗?”李祤从地上爬起,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多说无益,亮兵器吧!”蓝袍青年双目闪过一丝光芒,微笑的对李祤说道。

李祤闻之便不再多言,伸手去摘腰中佩剑,可这伸手一摸,李祤的面色顿时僵住了,秋水剑又不见了! “咳咳,我的双臂便是钢刀利剑,我的双腿便是千斤之锤,你出招吧!”李祤发现秋水剑又丢失不见,便摆出一个架势,装腔作势道。

“哦!既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蓝袍青年眉头一蹙,随后说道。

只见他长袖一甩,手中便多出三柄明晃晃飞刀,二话不说朝李祤飞掷过来。

面对疾驰而来的三柄飞刀,李祤并不惊慌,身形如同燕雀灵活自如,竟徒手将其接了下来。

“原来是你!”李祤看着的手中飞刀,立刻想到昨日被偷袭的那一幕。

而蓝袍青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同时又掷出五柄飞刀。

李祤抬手将手中接下的飞刀随手掷出,只听得“乓乓乓”三声,便有三柄激而来的飞刀被其拦下,随后身形左右闪动,又躲过了另外两柄飞刀的攻击。

“不错不错,这是你第三次躲过我的飞刀了,就凭你有如此实力,也配知道我的名字了,记住了,你今天是败在我冷清寒手中的。

”那个蓝袍青年哈哈一笑说道,似乎李祤能躲过他三次攻击,是他这辈子遇到最开心的事。

“可能你对眼前的情况还不是太清楚,今天获胜之人不是你,而是我李祤。

”李祤嘴角微微上扬,冷笑道。

下一刻,便看见李祤如同一条毒蛇,身形左右飘忽不定,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冷清寒。

冷清寒嘴角也泛起一丝讥笑,两条手臂同时摆动,十几柄飞刀瞬间激而出,从四面八方同时围攻李祤。

面对来势汹涌的飞刀,李祤猛地停住身形,向后连翻数个跟头后,又猛然停下,朝着另一个方向夺路而去,一连串的闪身将激而来的十几柄飞刀纷纷避开。

而李祤也不是单纯躲避飞刀的攻击,在躲避飞刀攻击的同时,已经悄悄拉近了与冷清寒的距离。

就在李祤即将再次动身的时候,只觉得一阵微风不经意的吹过,李祤下意识的再次向一旁闪躲,可在其移位的一瞬间,又是一柄飞刀紧随而来,错不及防之下,李祤拼尽全力,将还在继续向前冲去的身体强行止住,堪堪躲过了致命一击,但随着“噗嗤”一声,飞刀还是刺入李祤肩膀。

看着李祤接二连三的躲过自己的飞刀,冷清寒又是惊叹又是高兴,竟站在那里大模大样的抚手大笑起来。

李祤忍着肩膀上的剧痛,再次开始移动,心说也不知此人是不是变戏法的,身上的飞刀用之不尽,如果不拉近与其的距离,自己早晚得被他飞刀的犀利攻击灭杀。

看见身形再次移动的李祤,冷清寒突然解开衣带,只见其长袍之中竟明晃晃的闪耀着上百柄飞刀。

李祤见到这一幕,大吃一惊,心说此人是卖飞刀的吧。

就在李祤为之震惊,身形骤然一缓的时候,冷清寒再次出手,只见其单膝独立,将身上长袍脱下置于腿上,追寻着李祤的轨迹,犹如弹奏古筝一般将一柄柄飞刀拨出。

一时间飞刀犹如淋盆大雨,每一柄激而来的飞刀都能快上李祤一步,提前封住他的去路。

几个呼吸之后,李祤便伤痕累累,浑身血肉模糊不堪,雪白的劲装更是被鲜血渗透,变得婉如新娘的嫁衣一般。

此时,飞刀的数量也在减少,而李祤的行动也变得迟缓,他气喘吁吁的注视着飞刀的轨迹,不再主动靠近。

就在这时,只听得“噹”的一声,李祤被一柄刀中刀击中心口,被其所带的巨力冲击,向后倒而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