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仙侠 > 九元剑仙 > 第三十章一击获胜

第三十章一击获胜

一连倒出五六丈,李祤才重重的摔在地上。

只听“哇”的一声,李祤吐出一大口鲜血。

自对战上官天佑后,李祤可说未尝一败,而此时的对手冷清寒,却在毫发无损之下将自己打成重伤。

他努力的抬起头看着向自己缓缓走来的冷清寒,心中一股执念油然而生。

“我不能败,我还要修炼到元婴期,我还要复活爷爷,我还要复活吴越,我还要找回青鸾,我不能败,不能败......”李祤在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败,一定要获胜,一定要加入太一宗。

在这股执念之下,李祤艰难爬起,颤颤巍巍的半跪在地。

“激发木牌吧,你的实力已经很强劲了,只是运气不好,碰上冷清寒这个异类!” “是啊,激发木牌吧,以你的实力,十年之后再来参加试炼必然可以获胜!” “放弃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 台下之人在看见李祤二人的对决后,无不纷纷劝说,其实在场的所有人,虽然都有可能成为敌人,但也都是惺惺相惜,看见李祤不但实力强劲,又如此执着,众人无不纷纷赞叹,更有甚者在台下大声呼喊,希望冷清寒留他一命。

“李祤,你是我这辈子遇到最强劲的对手,你自己主动激发木牌传出擂台吧,现在的你,已经经不住我的一击了,如此白白丢掉性命又何苦呢!”冷清寒走到李祤面前,双手负背,颇有些英雄惜英雄的说道。

而李祤则是一言不发,整个人半跪在地瑟瑟发抖,显然,他能够支撑住身体不倒就已经极为困难了。

“水滴,起!”李祤低着头轻声的说了一句。

“什么?”冷清寒似乎没有听清李祤说的话,向前靠近一步问道。

“疾!”突然李祤拼尽全力大喝一声。

只见他手持剑诀,由下而上快速一提,一滴如同雨点般大小的水滴凭空出现,瞬间洞穿冷清寒眉心。

随着水滴的一击得手,冷清寒的身体缓缓向后倒下,在落地的一瞬间,便被传送出擂台。

“等我修成元婴期,我会将你复活的!”随着冷清寒被传送出擂台,李祤轻不可闻的说了一句,随之也轰然倒地。

台下众人皆面面相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擂台光幕也随之退去,擂台中央凭空浮现出一串光体数字,十八万七千三百六十二。

随着数字的出现,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是李祤赢了这场比武。

原来李祤一直试图拉近与冷清寒的距离,便是为了施展炼水诀中的一个低级法术,由于他现在修为跌落到炼气一层,跟普通凡人相差无几,所以连施展这个最低级的法术都需要在近距离发动,如果距离过远,未等水滴术击中冷清寒便已威能耗尽,而且由于体内法力不多,这一招也只能使用一次。

好在冷清寒主动接近,不然用不了多久,不用冷清寒出手,李祤自己便会支撑不住晕厥过去。

随后,几个太一宗在凡人界招募的大夫迅速赶上擂台,为李祤做了基本治疗,紧接着,又有几人赶上擂台,将李祤置于担架后,便抬了下去。

随着李祤被抬下擂台,下一场比武接踵而至,所有擂抬上的情况都是如此,一场结束,下一场又起。

...... 此时,太一宗主殿乾元殿的大厅内,十余名道骨仙风的修士正围坐在一张长桌前,长桌中央一个磨盘大小的圆形白球正悬浮在半空之中,白球如同一面镜子一般,正显示着比武场里的画面。

忽然,主位上的白发老者开口道:“这个小子不错,看其所用法术,应该是炼气一层的修为,凌云子,你跑一趟,为其送去一粒养心丹,助其恢复伤势。

” “谨遵宗主之命!”凌云子起身对白袍老者十分恭敬的施了一礼,随后便走出大殿。

走出乾元殿,凌云子手中法诀一掐,一柄紫色长剑从他背后剑鞘飞出,一闪之下,便慢慢降落在他身前,随即,凌云子跳上飞剑,驾驭其向山下疾驰而去。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啊,就见那个少年大喝一声,冷清寒就倒了下去!” “这时什么武功,不像狮子吼呀!” “可惜呀,此子实力虽然强劲,但受了这么重的伤,想必接下来的比试他是无力参加了。

” ...... 就在这时,只见一道紫色惊鸿紧贴海面朝着会场疾驰而来,十几息之后,便出现在会场上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给李祤送来丹药的凌云子。

看见凌云子遁至,除了擂台上之人无不纷纷下跪,口中皆称恭迎仙师。

凌云子立于半空随意的点了点头后,便催动脚下飞剑朝一处帐篷缓缓落去。

众人见此也未曾起身,只是窃窃私语,对凌云子的这一举动颇为不解。

进入帐篷后,凌云子径直找到李云的病榻,只见此时数名大夫正围着给李祤上药止血,接筋续骨。

凌云子走到切近,看了一眼病榻上的李祤,便示意众人退下。

随后手心翻转凭空多出一枚红色丹药,将其送入李祤口中。

紧接着,凌云子手中紫芒闪动,缓缓的按在李祤丹田处,一息之后,便看见李祤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体内骨骼更是传出“咯咯”的声响。

做完这一切,看着气息平稳的李祤,凌云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言不发的离开帐篷,催动飞剑朝海面飞了回去。

待凌云子走后,众人这才纷纷起身,只是对凌云子的突然驾到,深感不解,但随即被擂台上的激烈比试所吸引,就将凌云子的事抛之脑后了。

凌云子走出帐篷半盏茶后,李祤从病榻上缓缓起身,他看了看自己完好如初的身体,又赶紧下床活动了一下,满脸的不可置信,所有伤势不但已经痊愈,而且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更轻盈了一些。

“少侠真是好命,刚刚太一宗的凌云子长老突然驾到,为少侠服下一枚仙丹,仙师济世救人的手段我等凡人真是望尘莫及,仅凭一枚仙丹,便能将重伤如此的少侠瞬间治愈!”床边的一位大夫在凌云子走后就一直守候在李祤身边,似乎他想见证仙师们济世救人的手段,此刻又是羡慕又是感叹。

听了大夫的话,李祤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脸上笑意渐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自己的伤势在太一宗长老的救治下已经痊愈了。

李祤冲一旁的大夫施了一礼,随即走出帐篷,看着眼前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比武,心情莫名的舒畅。

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比武的情况,便打算先去换身衣服。

李祤如此想着,便朝着培元城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与百里芷迎面相遇。

二人愣愣的看着对方,百里芷是因为看见李祤突然伤势痊愈,惊讶的发呆。

李祤则是看着眼前的女子似乎有些眼熟,一时间想不起来却愣住了。

“啊!你是昨日那个被包围的女子!”李祤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叫道。

“哝!给你!”百里芷突然眼神中闪过一丝尴尬,将一柄宝剑跟一套崭新的白色劲装扔给李祤。

“我的剑怎么在你那里!”看见对方将自己的秋水剑扔了过来,李祤满是敌意的说道。

“哦!昨日你突然从天而降救我一命,后来你晕倒了,我将你送回城中,刚刚则看你在擂台上手无寸铁,想到你昨日佩戴的宝剑,便回到那里去帮你寻找回来了。

”百里芷用充满好意的口气对李祤说道。

“昨天是不是你送我去找的娼妓?”李祤眼神中敌意渐浓,狠狠的说道。

听李祤这么一问,再看其表情,百里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略一思量后说道:“什么?谁将你送到那种地方的,怎么会有这种事!昨日我将你送回培元城,将你安排在一家酒楼,然后我就走了呀!” 百里芷将眼睛睁的老大,就好像她对此事闻所未闻一样。

听到百里芷这么说,李祤眼中怒火渐退,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后,开口说道:“我想你一个女子也不会做出如此龌龊之事,既然你将我的秋水剑送回,那我救你之事就算扯平了,就此别过吧!” 李祤说完,便往帐篷方向走了回去。

看着李祤渐渐消失的背影,百里芷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原本还以为李祤会感谢她,没想到对方一开口提及此事便火冒三丈,尤其是在见识过李祤的实力后,百里芷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这小子知道是自己送他去找的娼妓。

好在李祤对于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没有半点印象,也就被百里芷糊弄过去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