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仙侠 > 九元剑仙 > 第三十八章灵脉之地

第三十八章灵脉之地

太一宗的灵脉位于茗山西北面的山脚处,其表面的灵石不知在多少年前就已经被凿空,只剩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坑洞。

位于灵脉最中央的位置,却分布着十余个大小相同,造型一致的巨大矿井,从上往下看去,深不见底,令人生畏。

而每一座矿井旁都有十余名赤裸上身的壮汉,只见他们浑身青筋暴起,汗流浃背,正不停的摇动着一个巨型辘轳,将一筐筐灵石从井底拉上。

忽然,矿井旁的传送阵白光一闪,待白光散去以后,一个人影踉跄而出。

稳住身形之后,人影拍了拍脑袋,随后从传送阵走了出来,环视了眼前的场景。

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前来执行守矿任务的李祤。

“李祤,李师弟?在下马北斗,首先恭喜师弟进阶筑基。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却长着一双鼠目的中年人,冲着李祤拱手大笑道。

“多谢马师兄,在下新进筑基,第一次执行守护灵脉的任务,还望马师兄多多指教。

”李祤也是深深的还了一礼,微微一笑后恭敬的说道。

“好说好说,这边请!”马北斗一摆手,便在前面带起路来。

二人一前一后的朝着井边走去,一路上,马北斗还详细将守护灵脉任务的职责介绍给李祤听。

“李师弟,这守护灵脉的任务其实也简单,每个月,宗门会按时派一位长老前来验收灵石,只要交出相应品质跟数量的灵石,就算完成任务了,如果当月没有完成任务,则会将本月缺少的数量累计到次月,当然,如果当月超出任务数量的,也会累计到次月,直到五年期满后,以完成任务的总产量来进行奖惩!”马北斗双手负背,慢慢道来。

“敢问马师兄,奖惩是怎么计算的呢?”李祤闻言一惊,心说怎么还有这样的要求。

“哈哈,李师弟,奖你就不要想了,由于地底的灵石开采远比地表开采要困难,而任务数量却是按照以前地表开采的数量来定的,所以能够完成任务,那就已经很不错了,我还曾听说以前有一位长老因为没有完成任务,更是被罚了整整五年的俸禄,后来他一气之下,盗走了不少灵石,打算离开太一宗去别处,结果还未等他逃出培元城范围,就被当时的大长老发现灵石数目不对,将其抓回废去一身修为。

”马北斗听李祤这么一问,却有些打击的说道。

“灵石数目的缺少还能被发现?!”李祤闻言是越听越觉得震惊。

“那是自然,每个大型宗门都有一套探查灵脉的阵法,可以随时知晓灵脉中所蕴含灵石的总量,只要产量与总量有出入,便可知晓是否有人盗走灵石。

”马北斗不厌其烦的解释道。

交谈之间,二人便已来到矿井边,李祤探头往矿井里一看,立刻被惊的说不出话来,只见井壁之上镶嵌着无数散发着白光的灵石,将井内照的犹如白昼。

“李师弟莫要惊讶,这些石头叫光辉石,虽然长得跟灵石一样,但并非灵石,除了能够发光以外,也再没其他用处。

”看见李祤的表情,马北斗又随即解释道。

听闻此言李祤才平静下来,心说如果真这么大手笔以灵石作为照明之用,那太一宗的底蕴是何其的丰富。

在马北斗的带领下,李祤将灵脉地表大概参观了一边,随后二人又施展御空术缓缓向井底落去。

来到井底,就见那些外门的凡人弟子正在辛勤开矿,在见到李祤二人来了以后,都纷纷停下手中作业,向他们二人施跪拜礼。

就在这时,李祤看见几个熟悉的身影,赫然是之前与自己一同入门的那些人,而那些人也感受到了李祤投来的目光,神情各异的将头低的更低了些。

看着他们,李祤也是一阵感叹,这些人自己虽然并不熟悉,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但毕竟是一起经历过不少艰难后来到这里,而如今自己却是受人仰望的仙师,他们这些原本在凡人界的氏族子弟或江湖豪杰,如今却过着如同苦役一般的生活。

“李师弟,这交接一事也算是完毕了,我回到宗内之后,这里的生产记录也会被重置,那我也就不再多留,祝师弟一切顺利。

”正当李祤想感慨之际,马北斗突然开口道。

“那就多谢师兄的指点了!”李祤朝着马北斗感激的说道。

随后二人便回到地面,相互施礼后,李祤便目送着马北斗离去了。

“难怪玉虚子要建议我来这里,原来是个不讨好的差事啊。

”看着马北斗远去的身影,李祤苦笑一声,喃喃说道。

马北斗走后,李祤又独自一人在灵脉附近走了走,将整个灵脉的地形都铭记于心。

而与此同时,三霄殿之内,马北斗与玉虚子正在把酒言欢,喝的不亦乐乎。

“师弟,这次可多谢你了,要不然我可至少要被罚一年的俸禄呀!”马北斗殷勤的给玉虚子斟着酒,脸上则是笑容满面,一双豆粒般大小的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让人看着都觉得有些反胃。

“师兄见外了,你我乃是真正同门,如今师傅与其他师兄弟皆已仙逝,咱们这一脉也就只剩你我二人,如今师兄碰到难处,师弟能够帮的上忙,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不过这次也只是运气好,若不是突然冒出个对宗门之事一窍不通的小子,师兄之事恐怕师弟也无能为力,之后我只要再稍作手脚,便可将你亏空的那部分添加在他名下。

”玉虚子抿了口酒,款款说道。

“可听你说那小子虽是新进筑基期,但其可是洛寒笙的徒弟,万一洛寒笙为他出头可如何应对。

”马北斗脸上笑容忽然一凝,继而问道。

“师兄你这几年都在守护灵脉,很多事情可能你不清楚,洛寒笙已经被太上长老亲自从乾元殿除名,而且命令他今后都不许踏入乾元殿半步,这意味着什么师兄你应该很清楚吧。

”玉虚子微微一笑,显然对马北斗说的事一点也不担心。

“哈哈,当真如此!?那岂不是从今往后再也不用看那个老酒鬼的脸色了!”听到玉虚子如此一说,马北斗竟兴奋的蹦了起来。

“虽然太上长老不再庇护他,但他的实力仍旧远远在众长老之上,所以师兄如果碰到他,表面上还是要忍让一二。

”看着马北斗得意忘形的样子,玉虚子一把将他拉回原位,一脸正色的说道。

马北斗闻言则连连称是,但脸上的神情却丝毫没有变化。

经过两天的熟悉,李祤发现这个任务确实空闲,除了偶尔的去督促一下,也就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在巡视了灵脉之后,李祤来到一处相对幽静的地方,盘膝而坐,随后他取出九虚混元剑诀的玉简,将神识探入其中。

李祤看了一会后,发现这套剑诀共分三层,可以修炼到筑基后期,而且练成第一层之后,便可以掌握此剑诀的一门独有神通,影剑攻击。

在对敌之时,可以运用法力幻化出一个气息相貌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虚影来迷惑敌人,虽然虚影没有攻击力,但其跟随本体一同攻击之时,可以让对方分不清楚哪个才是本体,大有可能一招制敌。

而且虚影的数量还可以随着修炼的提升而增加,每提升一层便可以多幻化出一个虚影,如此一来,将三层功法修炼至大成时便可以幻化出三个虚影,那在对战之时绝对可以说是一大助力。

可这剑诀只能修炼到筑基后期,这一点李祤有些犹豫起来。

他从太一令中得知,太一宗有许多成套的上乘功法,可以一直修炼到元婴期,而且以自己筑基期长老的身份,完全可以去典经阁随意挑选筑基期的功法,等到自己修为与贡献值上去以后,便可以去兑换后续功法。

犹豫了好一会儿,李祤还是决定修炼这套九虚混元剑诀,毕竟以自己的资质,能不能修炼到结丹期还未可知,而且虚灵子说要沉睡百年,自己现在三十未到,筑基期修士有两百多年的寿命,还是等得起的,或许等他醒来之时,自己可能还在筑基初期徘徊。

再说以虚灵子元婴后期大修士的身份,不可能只有筑基期的功法,而且这套功法也绝对是上乘中的上乘,不论威力如何,光是那个影剑攻击就已经太吸引人了。

心中既有决断,李祤也不再拖拉,随即两手各执一块灵石,按照剑诀里的法门开始修炼。

没有一刻钟,李祤便已汗流浃背,脸色更是憋得通红。

但隐约可以看见一道谈谈的透明光膜正在其身上慢慢形成,而且越来越清晰。

还未将功法运行一个循环,李祤手中两块灵石所蕴含的灵力就已经被消耗一空。

而此时李祤也已是喘息不止,汗水更是将衣裳全部浸透。

“修炼这部功法竟然如此消耗法力,而且也只是领悟了一些功法的皮毛,若要将这第一层功法练成需要多少灵石。

”李祤两手扶地喘着大气自言自语道。

缓过劲来之后,李祤一咬牙,又取出两块灵石,打算至少要运行完一个循环。

随后他便盘坐起来,调整好气息,又按照剑诀法门开始修炼起来。

突然,“嘭”的一声惊天巨响从矿井那边传来,将李祤吓得一个激灵,紧接着同一个方向不停的传来呼救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