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光武秘史 > 序章谁的天下(1)宫变

序章谁的天下(1)宫变

暮色已至,房间内烛火恍惚,照得人心忽明忽暗。

“获儿,你怕死吗?”这声音温润和蔼,却又透着几许悲凉之意。

“爹,为了大汉,孩儿不怕死”。

一个跪在地上的年轻人,抬起头,目光炯炯。

“好!”这话音自那青年目光处传来,同时,一柄长剑已刺入年轻人腹中,一片血色中,那刺出长剑的人,悲凉的喘息声,却久久不停。

摄皇帝府,龙椅之上,那只曾握剑刺死亲身骨肉的手,现在却正细细把玩着一支金钗,大殿之上,空无一人,王莽若有所思的呢喃着:“十年了…”。

正思索间,忽听殿外有太监叫嚷:“大人,摄皇帝陛下正在休息,请让奴婢通传一声…” “我见我哥,有什么好通传的”话音未落,殿门已被推开,一名二十八九岁的年轻将军,步入大殿。

此时王莽已将金钗放回怀中,一摆手,那太监诺了一声便退下。

“王邑”王莽瞪了那年轻将军一眼,嘴角却不禁向上轻挑,道:“还是这么不懂规矩”。

那王邑被摄皇帝一瞪,却是笑了起来:“待哥哥做了皇帝,三跪九叩,我必不少”。

接着却又一沉声道:“太皇太后仍旧不肯交出传国玉玺,镇国公刘秀大人已和文武百官在宫门等候了”。

王莽轻轻颔首,似是一叹,道:“罢了,只凭王舜、苏献只怕取不来”。

起身与王邑同出大殿,大殿外,满府满院的羽林军,见到摄皇帝,齐齐跪拜。

天空一片霾,长安皇宫的西安门前,文武百官伫立。

领头一人,年约六旬,面沉似水,正是镇国公刘秀。

他见王莽、王邑的马车,在众羽林军的簇拥下,缓缓而来,一拱手,道:“参见陛下”。

百官皆以他马首是瞻,也纷纷行礼。

王莽微一颔首,道:“有劳镇国公与诸位大人,莽必不负各位”。

说罢,大步而行,王邑、刘秀及百官,便亦步亦趋的跟随。

众人自西安门入,不久,便至于武库,羽林军首领光禄勋早已等候,见王莽即刻跪拜:“王恽拜见陛下,羽林军听候调遣”。

言罢,数百羽林军与王莽带来的那支羽林军汇合,跟从于百官之后,浩浩荡荡向长乐宫而行。

行至未央宫,宫殿前洁白如玉的石阶,却令王莽一阵恍惚,朦胧间,文武百官,羽林军皆已不在,天地之间,空空荡荡,王莽仿佛一袭白衣,独自走上这石阶。

石阶的最上方,一个太监昂首宣旨: “太皇太后子侄王莽,克己奉公,大义灭子,朝野称颂,朕念其失子之痛,特赐宫中行走之权,以便侍奉太皇太后,共享天伦”。

是了,那不正是从前的自己吗,从被罢官归野,到回来,再到走到这权力的最高峰,一步一步,自己竟是走了十余年… “小心!”王莽正恍惚间,却听到王邑一声厉呵,长剑已为他挡下身前一支飞箭。

“王莽!”台阶上一羽林军模样的军官,扔下长弓,怒喝道:“意欲篡夺汉室,其罪当诛!”,话音未落,未央宫前的左右过道,数百羽林军齐齐奔来,就在这未央宫台阶之上,列队,举枪。

“杀!”那军官拔出长剑,向天高举,霎时之间,台阶之上的羽林军也震天高呼“杀、杀、杀…”,举枪严阵走下台阶,齐齐向王莽及百官逼来。

镇国公刘秀面色依旧如水,向前两步,微微作揖,问道:“陛下!是否暂避?” “避?”王邑轻哼一声,未等王莽开口,便一挥手,己方的羽林军迅速以他们三人为中心,自两侧集结,也严阵列队,齐齐与台阶之上的叛军对峙。

王莽轻轻一笑,对刘秀道:“我还要与镇国公共掌天下呢”。

说罢,再度缓步走上台阶,他这一动,台阶上下两队羽林军,即刻厮杀起来,镇国公刘秀见状,也不多言,随王莽缓步,百官亦跟随向前。

此刻,所有人都看清,那台阶之上的羽林军不过最多两三百人,尽管他们自上而下厮杀,占据了地利,却丝毫不能阻挡王莽军的脚步。

那台阶之上的军官却不慌张,眼见王莽已走到台阶一半的路程,竟是嘴角一抹冷笑,大喝道:“护国杀贼,就在今日”!话音方落,数十名躲藏在暗处的弓箭手,齐齐开。

此刻王莽前有己方羽林,后路又被文武百官堵死,更后面的大队羽林仅从两侧上前,与慌乱的众人混在在一起,哪里有他退闪的地方? 王邑以身挡在王莽面前,挥剑击飞数支弓箭,大喝一声:“来”。

己方羽林军中,立刻退下约莫五十名羽林军,护在王莽、刘秀身前,王邑趁第一波剑雨落下,敌方弓箭手重新弯弓之际,纵身而起,这一纵,竟是飞出六七丈,眼看再跃身一次,就能跳入弓箭手中。

那羽林将领先是一惊,即刻夺过身旁弓箭手的长弓,这一夺的同时,王邑再次腾起,弓箭手也再度发出一轮齐,虽大多箭枝仍是朝着王莽去,但亦有不少向了王邑。

天空之上,正当王邑劈下向自己来的数箭,那羽林军官此时已将弓箭拉得圆如满月,一箭破空而来,直王邑胸口,此刻,王邑已然避无可避,眼见就要中箭。

电光火石之间,他胸膛起伏,一口气提到巅峰,翻手一甩,长剑即刻飞驰下来,正将那弓箭直直劈开,余力之下,仍是快如闪电,奔向那羽林军官,那军官大惊,全力闪躲,却仍被贯穿的右腹,一把剑,只剩剑柄露在身体之外。

他一个踉跄,单膝跪地,腹部血流如注,口中也喷出鲜血,正强撑着要站起来,却见一只手已经搭在这剑柄之上。

王邑竟已到眼前! 如此武艺,众军皆惊,眼见王邑就要拔剑,那军官眼神爆出精光,拼死用双手抓住王邑手腕,以身体卡主长剑。

他这一动,身边的羽林军即刻反应过来,十余名后排枪兵,举枪掉头,刺向王邑。

那王邑见无法将剑拔出,也不回头看刺来的长枪,左手按住那将领的头顶,闪身前翻。

众枪兵只觉眼前一虚,王邑已站在将领身后,这翻身带动手臂劲力,竟将那将领右腹向下划开,此刻那将领尽管仍紧握王邑手腕,却已然制不住他了。

那羽林军官的半个身子几乎被血染透,一双血红的眼,却死死盯着王莽。

“逆贼!”自王莽、刘秀两侧上前支援的羽林军中,一名羽林突然向王莽发难,距离之近,猝不及防之际,已然避无可避,王莽也不回头,听刀剑入肉,血流喷溅之声响起,却是身边一名羽林用手握住敌方长剑,自己却一剑刺入对方上腹,随即,一脚将那羽林踢倒,那倒地的羽林却仍紧握长剑,尽力向王莽爬去,挡下这一击的人,一声冷笑,上前一步,举剑将那羽林的手臂,齐肘砍下,一声痛呼之下,那倒地羽林终是不动了。

王莽此刻终于回头,却是看向跟随的百官,百官皆是噤若寒蝉,不知谁带的头,片刻之间皆已跪下,纷纷高呼“万岁”。

“果然如你所言”王莽依旧看向百官,却轻声对镇国公说:“朕才连夜将匡儿调入贴身亲卫中”。

镇国公依旧波澜不惊:“陛下知人善任”。

台阶之上的羽林将领,眼见这一幕,眼神中的光芒,终于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