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光武秘史 > 序章谁的天下(2)杀伐决断

序章谁的天下(2)杀伐决断

如玉的石阶路上,尸横遍地,叛军非死即伤,不少羽林军已开始清扫战场、清点俘虏。

王莽六子王匡剑指跪倒在地的光禄勋王恽,声音低沉:“皇宫羽林尽归你统领,今日之事,该当何罪”。

王莽却背对二人,面向那巍峨耸立的未央宫。

十年前,未央宫,承明殿。

夜已深至四更时分,殿外火把通明,兵甲侍卫往来之声不绝,殿内烛光熠熠,照在仅有的两人身上。

“太皇太后仁德!”王莽恭敬的跪拜于地,道:“傅氏、丁氏这几年对我们一族多加打压,今夜又想借先帝驾崩,假传圣旨,联合大司马丁明将我全族铲除”。

话至此处,王莽深吸一口气,才轻轻道:“您也是将她二人发配回封国,却…”。

“却为何偏要置赵飞燕于死地,是吗”太皇太后王政君平静的看着伏倒在脚下的王莽。

“启禀太皇太后,今夜之事,多亏有她内应”说到此处,王莽将头伏得更低,道:“两年前,她告知先帝已患不治之症时,您曾许赦免其罪”。

“傻”王政君眼里满是慈祥,依旧冷言道:“我不杀傅氏、丁氏,只因她们毕竟是先帝嫡亲生母,眼下先帝尸骨未寒,若死于我手,朝廷百官、天下儒生难免与我们离心离德,况且,只要将这两族在朝廷的势力尽数剿灭,她们两个妇人,能耐我何!” “可这赵飞燕,当年她与赵合德祸乱宫闱,百官早已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如今先帝待她如亲母一般,傅氏、丁氏亦待她不薄,”王政君眯起双眼,道:“他却为自保,出卖傅氏、丁氏,今日不杀,将来迟早是祸患”。

“姑姑”王莽以头贴地,道:“莽儿已许诺保她周全,不愿食言,求褫夺赵飞燕太后的封号,让她去皇陵为先帝守灵吧”。

“你这是要忤逆我吗?”王政君突然呵斥,她一贯和声细语,此刻威势尽显,惊得王莽额头渗汗,“莽儿,你可知上位者,千万条性命系于一身,杀伐决断,容不得半点妇人之仁,今日之事若再重演,被连根拔起的,只怕就是我们了。

” “哀家绝不能留这个隐患”。

太皇太后字字如冰。

未央宫前 “下官必彻查主谋,求摄皇帝陛下容我将功折罪。

”光禄勋王恽眼见王邑那滴血的长剑,已缓缓贴近自己,忙大声疾呼。

百官骇然,此刻那支叛乱的羽林军,仍有不少人只是重伤倒地,若严刑逼供之下,胡乱指认,或主审之人有心借助此事剿灭异己… “逆军罢了,有什么可查的”王莽神色自若的转过身,对着台阶下跪拜的百官说道:“今日突生异变,诸位大人受惊了”。

说罢,又和颜问光禄勋王恽:“刚才那叛军首领,似乎武艺不错”。

光禄勋道:“此人乃羽林左监,名叫…” 王莽未待光禄勋说完,便问道:“可还有家人亲属?” 光禄勋王恽道:“他原是孤儿,父母早亡,家中只有一妻两子和一个女儿,平日一贯沉稳踏实,实在想不到…”。

王莽微微点头,并未在理会光禄勋,对王匡道:“你留下,与光禄勋来督办此事,切莫牵连无辜,大事化小吧”。

说罢,大步朝长乐宫方向而去,王邑、刘秀、百官、羽林军大队自王匡、王恽身侧而过。

待众人远去,王恽方才缓缓站起,拱手问道:“陛下说大事化小,是否将叛军先关押到天牢?” 王匡用眼角瞥了他一眼,邪然一笑:“陛下的意思是切莫牵连百官,这些叛军俘虏,就地处决吧”。

说到这里又补了一句:“对了,那羽林左监,满门抄斩”。

王恽一怔,望着王莽远去的背影,未央宫前,寒风扫过石阶上,还未流尽的鲜血,在腥冷的空气里弥漫,未央宫上的霾天空,一群乌鸦飞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