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光武秘史 > 序章谁的天下(3)夺玺

序章谁的天下(3)夺玺

长乐宫,永寿殿外。

百官在羽林护拥下,静静伫立。

镇国公刘秀正闭目养神,忽听一人在耳畔轻声道:“陛下独自入殿,殿内是否安全”。

刘秀仍未睁眼,冷冷道:“苏大人,是担心陛下,还是太皇太后?” 那苏献默然片刻,才幽幽道:“天命在陛下,只是太皇太后性子刚烈…” 苏献话未说完,见刘秀双眼微睁,斜斜看向自己,立刻停下了话头。

刘秀见他不再言语,才淡淡道:“陛下与太皇太后,姑侄相谈正欢,苏大人切莫妄自忖度”。

说罢,刘秀再度合上双眼养神,瞬间,殿外静若无人。

永寿殿内。

太皇太后高坐殿上,怀中抱着一个不过一两岁的婴儿。

下首站着一名年轻女子,以匕首抵住自己的脖颈,道:“我毕竟是大汉皇后,爹爹若要夺位,嬿儿也只能为大汉尽忠了” “他如何会惜你的命”王政君叹息道:“摄皇帝陛下可是要登基称帝?容老朽下拜。

”太皇太后说着,似要起身。

王莽作揖道:“莽儿绝不敢有半分觊觎汉室的心思,姑姑明鉴”。

“哦?”太皇太后眉尖冷挑,道:“既然如此,带着外面的人,散了吧,有什么事,你我姑侄二人来日再议”。

话音刚落,王莽便跪倒在地,见此情形,王政君冷冷道:“自加九锡以来,便再也没见你行过叩拜之礼,不知如此大礼,所图何物呢”。

“十三次,加上今天,这半年,您派了十三次人杀我”王莽朗声,字字真切,看向太皇太后,道:“今日王莽舍命前来,是求太皇太后,放刘氏、王氏、百官、天下苍生一条生路”。

未央宫前。

光禄勋王恽看着十余个奉命羽林军,朝着宫外行去,他刚刚下令由他们将羽林左监满门抄斩,心中却觉苍凉。

忽听背后一人道:“王大人,您执掌内宫羽林多少年了?” 这声音尖锐,犹似女声,王恽回头,看着一名年约十八九的少年,王莽第六子王匡。

“自哀帝起,至今恰好十年”王恽抚了抚半白的胡须,淡淡道。

“听说十年前,未央宫之变,助我王氏重夺权柄,您居功至伟啊”。

王匡此刻邪气尽敛,摆出一份真挚恭顺的模样,却说起十年前那场宫廷密闻,令王恽徒生几分心惊。

“只是,如果一条狗养了十年,却不忠心,您说该怎么办呢”话未说完,已邪气尽现,长剑骤然出窍,直逼王恽。

王恽侧身闪过,手扶剑柄,高声道:“殿下这是何意?” “你与太皇太后策反羽林军,刺杀摄皇帝陛下,父王早就知道了”王匡正说话间,众羽林已将王恽围住。

永寿殿内。

“如今,天下生杀,尽在你手,何来求我一说”王政君冷冷道:“你若无僭越之意,就当好摄皇帝,待婴儿长大吧”。

“姑姑,这殿外的满朝文武,您觉得他们是什么?”王莽缓缓起身,抬眼直视王政君。

“世食汉禄,自然是我大汉之臣”王政君道。

“不,我是汉臣,他们却只是群狼,喂饱了,就服服帖帖,供你驱使,喂不饱,就会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王莽神色肃然,继续道:“他们皆请命改朝换代,若我不从,他日皇室掌权,诛灭我全族,就是他们洗脱罪责,对汉室表忠心的最好方式,还是说今日您就要把百官统统杀尽呢”? “亦或者不劳姑姑费心,今日我便为大汉尽忠”王莽斩钉截铁道:“只是我死之后,刘氏、王氏、甄氏还有朝廷里无数的豪门显贵,再无人可压制得住,必然争权夺势,这些年匪患横行,一旦朝廷有变,无力镇压,天下只怕也离大乱不远了”。

王政君默然无语,眼眸似有泪光,一字一顿,道:“如此忧国忧民,真不枉全天下都道你是圣人,只是王家出了你这个孽障,怕…怕是要灭族了” “我立誓,保刘婴一生荣华富贵,刘氏一族香火不绝,若有违背,五马分尸”王莽正色道:“恳请太皇太后,交出传国玉玺”。

未央宫前。

王恽奋力与羽林军厮杀,他年逾五十,却仍勇不可挡,数十名羽林精锐竟近身不得,片刻之间,已倒地七八人。

“停”王匡眼神异动,一声令下,羽林皆推开三五余步。

“老将军悍勇不减啊”王匡笑道:“如此猛将,若你投效于我,我定求陛下开恩赦免你,你知道,陛下最是宠我”。

此番围困,王恽本已抱必死之心,却没想到王匡却要招降,骤然有了一线生机,不免微微怔神,就在这须臾之间,胸前一痛,却是已中一剑。

王匡看着自己长剑上的血,邪笑一声,道:“骗你的”。

说罢抢攻过来。

永寿殿内。

“姑姑仍是下不了决心”王莽淡淡道。

太皇太后王政君面色颓然,道:“你让我如何对得起刘氏列祖列宗”。

“姑姑提醒得是,莽儿这就命人拆除汉室宗庙”王莽依旧淡然道:“若再不交出传国玉玺,怕是只有让婴儿去向高祖皇帝请命了,求太皇太后开恩”。

王政君闻听此言,面如死灰,盛怒之下,拿起玉玺掷向王莽,此刻王莽仍是作揖的动作,这玉玺正砸在他前额之上,登时鲜血流淌,随后玉玺落地,竟摔碎一角。

王莽虽头破血流,却痴痴的抱起玉玺,目光如火,道:“朕保留太皇太后与皇太后起居规制,许你们自行供奉刘氏列祖列宗牌位。

” 转身,走向殿门,却又温言说了一句:“若嬿儿与太皇太后有失,刘氏祖先,再无人供奉”。

话尽,门开。

群臣见王莽手持传国玉玺,知事已成,纷纷行三跪九叩之礼,苏献在群臣中,微抬眼眸,殿内却是两个无助的妇人,泣不成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