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十六吴用荐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下)

十六吴用荐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下)

吴用道:“只此间郓城县东溪村晁保正,你们曾认得他么?” 阮小五道:“莫不是叫做托塔天王的晁盖么?” 吴用道:“正是此人。

” 阮小七道:“虽然与我们只隔得百十里路程,缘分浅薄,闻名不曾相会。

” 安千诺便起了身,刚准备走,被吴用一把抓住手腕,她叫了一声,另一手下意识地飞快打向吴用,吴用淡然地偏头躲开。

安千诺意识到有些不对,便道:“对不住,教授。

” 吴用缓缓松开了她手腕,对阮家兄弟道:“这等一个仗义疏财的好男子,如何不与他相见!” 阮小二道:“我弟兄们无事也不曾到那里,因此不能够与他相见。

” 吴用道:“小生这几年也只在晁保正庄上左近教些村学。

如今打听得他有一套富贵待取,特地来和你们商议,我等就那半路里拦住取了,如何?” 阮小五道:“这个却使不得。

他既是仗义疏财的好男子,我们却去坏他的道路,须吃江湖上好汉们知时笑话。

” 吴用道:“我只道你们弟兄心志不坚,原来真个惜客好义。

我对你们实说,果有协助之心,我教你们知此一事。

我如今现在晁保正庄上住,保正闻知你三个大名,特地教我来请你们说话。

” 阮氏兄弟看向安千诺,“教头如何想?” 安千诺点头,手却一直紧握着刚才吴用抓着的手腕,吴用淡然瞥了她一眼。

阮小二道:“我弟兄三个,真真实实地并没半点儿假!晁保正敢有件奢遮的私商买卖,有心要带挈我们,一定是烦老兄来。

若还端的有这事,我三个若舍不得性命相帮他时,残酒为誓,教我们都遭横事,恶病临身,死于非命!” 安千诺忙说:“阮兄这话有些过了!林冲知你们三人是好汉。

” 阮小五和阮小七把手拍着脖项道:“这腔热血,只要卖与识货的!” 吴用道:“你们三位弟兄在这里,不是我坏心术来诱你们,这件是非同小可的勾当!目今朝内蔡太师是六月十五日生辰,他的女婿是北京大名府梁中书,即日起解十万贯金珠宝贝与他丈人庆生辰。

今有一个好汉姓刘,名唐,特来报知。

如今欲要请你们去商议,聚几个好汉,向山凹僻静去处,取此一套富贵不义之财,大家图个一世快活。

因此特教小生只做买鱼来请你们三个计较,成此一事,不知你们心意如何?” 阮小五听了道:“罢!罢!” 叫道:“七哥,我和你说甚么来!” 阮小七跳起来道:“一世的指望,今日还了愿心!正是搔着我痒处!我们几时去?” 吴用道:“请三位即便去来,明日起个五更,一齐都到晁天王庄上去。

” 阮家三弟兄大喜。

当夜过了一宿,次早起来,吃了早饭,阮家三弟兄吩咐了家中,跟着吴用和林冲,五个人离了石碣村,拽开脚步,取路投东溪村来。

行了一日,早望见晁家庄,只见远远地绿槐树下晁盖和刘唐在那里等,望见吴用,林冲引着阮家三兄弟直到槐树前,两下都厮见了。

晁盖大喜道:“阮氏三雄名不虚传,且请到庄里说话。

” 七人俱从庄外入来,到得后堂,分宾主坐定。

吴用把前话说了,晁盖大喜,便叫庄客宰杀猪羊,安排烧纸。

阮家三弟兄见晁盖人物轩昂,语言洒落,三个说道:“我们最爱结识好汉,原来只在此间。

今日不得吴教授相引,如何得会?” 三个弟兄好生欢喜。

当晚且吃了些饭,说了半夜话。

次日天晓,去后堂前面列了金钱、纸马、香花、灯烛,摆了夜来煮的猪羊、烧纸。

众人见晁盖如此志诚,尽皆欢喜,个个说誓道:“梁中书在北京害民,诈得钱物,却把去东京与蔡太师庆生辰,此一等正是不义之财。

我等七人中但有私意者,天地诛灭,神明鉴察。

” 安千诺道:“在下不与王伦这厮为伍,也憎恨高太尉,今生此仇不报,誓死不休!就是到了二十一世纪,也要拿枪崩了这些混帐!” 几人都有些惊讶,但也并未多问。

安千诺又道:“还有,各位好汉,待上了梁山,请勿向王伦说起认得在下。

” 她向众汉拱手。

大伙便问:“教头这是为何?” 安千诺笑道:“只因在下在梁山泊有排位序,若大家认识林冲,恐怕…有些事情,会比较麻烦。

” 其他六人点头,答应了。

七人都说誓了,烧化纸钱。

七筹好汉,正在后堂散福饮酒,只见一个庄客报说:“门前有个先生要见保正化斋粮。

” 晁盖道:“你好不晓事!见我管待客人在此吃酒,你便与他三五升米便了,何须直来问我!” 庄客道:“小人化米与他,他又不要,只要面见保正。

” 晁盖道:“一定是嫌少!你便再与他三二斗米去。

你说与他,保正今日在庄上请人吃酒,没工夫相见。

” 安千诺一想这个时候,且又一心只求见晁盖,对了,一定是公孙胜! 庄客去了多时,只见又来说道:“那先生,与了他三斗米,又不肯去。

自称是一清道人,不为钱米而来,只要求见保正一面。

” 晁盖道:“你这厮不会答应,便说今日委实没工夫,教他改日却来相见拜茶。

” 安千诺准备劝,听得那个庄客道:“小人也是这般说,那个先生说道:‘我不为钱米斋粮,闻知保正是个义士,特求一见。

’” 果然是公孙胜!她更确定了。

晁盖道:“你也这般缠,全不替我分忧!他若再嫌少时,可与他三四斗去,何必又来说!我若不和客人们饮时,便去厮见一面,打甚么紧!你去发付他罢,再休要来说!” 庄客去了没半个时,只听得庄门外热闹,又见一个庄客飞也似来报道:“那先生发怒,把十来个庄客都打倒了。

” 安千诺道:“晁兄还是去看看吧。

” 晁盖听得,吃了一惊,慌忙起身道:“众位弟兄少坐,晁盖自去看一看。

” 便从后堂出来,到庄门前看时,只见那个先生身长八尺,道貌堂堂,生得古怪,正在庄门外绿槐树下打那众庄客。

那先生一头打,一头口里说道:“不识好人。

” 晁盖见了,叫道:“先生息怒,你来寻晁保正,无非是投斋化缘,他已与了你米,何故嗔怪如此?” 那先生哈哈大笑道:“贫道不为酒食钱米而来。

我觑得十万贯如同等闲,特地来寻保正,有句话说。

叵耐村夫无理,毁骂贫道,因此性发。

” 晁盖道:“你可曾认得晁保正么?” 那先生道:“只闻其名,不曾会面。

” 晁盖道:“在下便是,先生有甚话说?” 那先生看了道:“保正休怪,贫道稽首。

” 晁盖道:“先生少请,到庄里拜茶如何?” 那先生道:“多感。

” 两人入庄里来,吴用见那先生入来,自和刘唐、三阮一处躲过,安千诺却不动一下,看着那道人。

晁盖请那先生到后堂吃茶已罢,那先生道:“这里不是说话处。

别有甚么去处可坐?” 晁盖见说,便邀那先生又到一处小小阁儿内,分宾坐定。

安千诺也悄悄跟着。

晁盖道:“敢拜问先生高姓?贵乡何处?” 那先生答道:“贫道复姓公孙,单讳一个胜字,道号一清先生。

小道是蓟州人氏,自幼乡中好习枪棒,学成武艺多般,人但呼为公孙胜大郎。

为因学得一家道术,亦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江湖上都称贫道做入云龙。

贫道久闻郓城县东溪村晁保正大名,无缘不曾拜识,今有十万贯金珠宝贝,专送与保正,作进见之礼,未知义士肯纳受否?” 晁盖大笑道:“先生所言,莫非此地生辰纲么?” 那先生大惊道:“保正何以知之?” 晁盖道:“小子胡猜,未知合先生意否?” 公孙胜道:“此一套富贵,不可错过。

古人有云:‘当取不取,过后莫悔。

’晁保正心下如何?” 正说之间,只见一个人从阁子外抢将入来,劈胸揪住公孙胜说道:“好呀!明有王法,暗有神灵,你如何商量这等的勾当!我听得多时也!” 安千诺松口气,来了。

而公孙胜被吓得面如土色。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