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二十四美髯公智稳插翅虎宋公明私放晁天王(中)

二十四美髯公智稳插翅虎宋公明私放晁天王(中)

拔涛道:“不瞒押司说,是贵县东溪村晁保正为首。

更有六名从贼,不识姓名,烦乞用心。

” 宋江听罢,吃了一惊,肚里寻思道:“晁盖是我心腹。

他如今犯了迷天大罪,我不救他时,捕获将去,性命便休了。

” 心内自慌,却答应道:“晁盖这厮奸顽役户,本县内上下人没一个不怪他。

今番做出来了,好教他受!” 拔涛道:“相烦押司便行此事。

” 宋江道:“不妨,这事容易。

瓮中捉,手到拿来。

” 他又道:“只是一件,这实封文须是观察自己当厅投下,本官看了,便可施行发落,差人去捉。

小吏如何敢私下擅开?这件公事非是小可,不当轻泄於人。

” 拔涛道:“押司高见极明,相烦引进。

” 宋江道:“本官发放一早晨事务,倦怠了少歇。

观察略待一时,少刻坐厅时,小吏来请。

” 拔涛道:“望押司千万作成。

” 宋江道:“理之当然,休这等说话。

小吏略到寒舍分拨了些家务便到,观察少坐一坐。

” 拔涛道:“押司尊便,小弟只在此专等。

” 安千诺忙起身,径直先出了门去。

宋江也起身,出得阁儿,分付茶博士道:“那官人要再用茶,一发我还茶钱。

” 离了茶坊,飞也似跑到下处,先分付伴当去叫直司在茶坊门前伺候,“若知县坐堂时,便可去菜坊里安抚那公人道“押司稳便,”叫他略待一待。

” 却自槽上了马,牵出后门外去,袖了鞭了,慌忙的跳上马,慢慢地离了县治;出得东门,打上两鞭,那马拨喇喇的望东溪村撺将去。

安千诺早已踩上滑板直奔晁盖等人处。

而宋江没半个时辰便到晁盖庄上。

庄见客了,入去庄里报知。

晁盖正和吴用,公孙胜,刘唐,在后园葡萄树下吃酒。

此时三阮已得了钱财,自回石碣村去了。

安千诺翻墙进来,吓了四人一跳。

吴用问:“教头怎的来了?一起吃酒吧。

” 安千诺急道:“宋江来了!” 不等晁盖做出反应,一个庄客报说宋江在门前。

晁盖问道:“有多少人随从着?” 庄客道:“只独自一个飞马而来,说要见保正。

” 晁盖道:“必然有事!” “是了,保正快去。

” 迸忙出来迎接。

宋江道了一个喏,携了晁盖手,便投侧边小房里来。

晁盖问道:“押司如何来得慌速?” 宋江道:“哥哥不知。

兄弟是心腹,我舍着条性命来救你。

如今黄泥冈事发!白胜被人救走,那人供出你等七人。

济州府差一个何缉捕,带着若干人,奉着太师府钧帖并本州文书来捉你等七人,道你为首。

天幸撞在我手里!我只推说知县睡着,且教何观察在县对门茶坊里等我,以此飞马而来,报道哥哥。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若不快走,更待甚么?我回去引他当厅下了公文,知县不移时便差人连夜下来。

你们不可耽搁。

倘有些疏失,如之奈何?休怨小弟不来救你。

” 晁盖听罢,吃了一惊,道:“那人是谁?” 安千诺走进来,道:“是我,放心,你们没事的。

” 晁盖对宋江道:“贤弟,大恩难报!” 宋江道:“哥哥,你休要多话,只顾安排走路,不要缠障。

我便回去也。

” 晁盖道:“七个人,三个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已得了财,自回石碣村去了,后面有三个在这里,贤弟且见他一面。

还有,这位是林冲。

” 安千诺对宋江拱手,宋江也回敬。

宋江来到后园,晁盖指着道:“这三位,一个吴用;一个公孙胜,蓟州来的;一个刘唐,东潞州人。

” 宋江略讲一礼,回身便走,嘱付道:“哥哥保重!作急快走!兄弟去也!” 宋江出到庄前上了马,打上两鞭,飞也似望县来了。

晁盖与吴用,公孙胜,刘唐,三人道:“你们认得那来相见的这么人么?” 吴用道:“却怎地慌慌忙忙便去了?正是谁人?” 晁盖道:“你三位还不知哩!我们不是他来时,性命只在咫尺休了!” 三人大惊道:“莫不走了消息,这件事发了?” 安千诺点头,“吴用险些被抓,洒家将他藏了,自个替他被抓,说了晁保正。

” 晁盖道:“亏杀这个兄弟,担血海似干系来报与我们!本州差个缉捕何观察将带若干人,奉着太师钧帖来着落郓城县,立等要拿我们七个。

亏了他稳住那公人在茶坊里俟候,他飞马先来报知我们。

如今回去下了公文,少刻便差人连夜到来捕获我们。

却是怎地好?” 吴用道:“若非此人来报,都打在网!这大恩人姓甚名谁?” 晁盖道:“他便是本县押司,呼保义宋江的便是。

” 吴用道:“只闻宋押司大名,小生却不曾得会。

虽是住居咫尺,无缘虽得见面。

” 公孙胜,刘唐都道:“莫不是江湖上传说的及时雨宋公明?” 晁盖点头道:“正是此人。

他和我心腹相交,结义兄弟。

吴先生不曾得会?四海之内,名不虚传!结义得这个兄弟也不枉了!” 安千诺却是无言,谁晓得,宋江才是梁山好汉之首… 晁盖问吴用道:“我们事在危急,却是怎地解救?” 吴学究道:“兄长,不须商议。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晁盖道:“却才宋押司也教我们走为上计。

却是走那里去好?” 吴用道:“我已寻思在肚里了。

如今我们收拾五七担挑了,一齐都奔石碣村三阮家里去。

今急遣一人先与他弟兄说知。

” 晁盖道:“三阮是个打鱼人家,如何安得我等许多人?” 吴用道:“兄长,你好不精细!石碣村那里一步步近去便是梁山泊。

如今山寨里好生兴旺,官军捕盗,不敢正眼儿看他。

若是赶得紧,我们一发入了伙!” 安千诺点头,“可以去!” 晁盖道:“这一论极是上策!只恐怕他们不肯收留我们。

” 吴用道:“我等有的是金银,送献些与他,便入伙了。

” 晁盖道:“既然恁地商量定了,事不宜迟!吴先生,你便和刘唐带了几个庄客,挑担先去阮家安顿了,却来旱路上接我。

我和公孙先生两个打并了便来。

林教头,你…” 安千诺道:“无妨,我与吴先生一行人一道走。

” 吴用,刘唐,把那生辰纲打劫得金珠宝贝做五六担装了,叫五六个庄客一发吃了酒食。

吴用袖了铜链,刘唐提了朴刀,安千诺也提伸缩刀,监押着五七担,一行十数人,投石碣村来。

晁盖和公孙胜在庄上收拾,有些不肯去的庄客,赍发他些钱物,从他去投别主;愿去的,都在庄上并叠财物,打拴行李。

再说宋江到下处,连忙到茶坊里来。

只见何观察正在门前望。

宋江道:“观察久等。

却被村里有个亲戚,在下处说杂务,因此耽搁了些。

” 拔涛道:“有烦押司引进。

” 宋江道:“请观察到县里。

” 两个入得衙门来,正值知县时文彬在厅上发落事务。

宋江将着实封公文,引着何观察,直至书案边,叫左右挂上回避牌,低声禀道:“奉济州府公文,为贼情紧急公务,特差缉捕使臣何观察到此下文书。

” 知县接着,拆开就当厅看了,大惊,对宋江道:“这是太师府遣干办来立等要回话的勾当!这一干贼便可差人去捉!” 宋江道:“日间去,只怕走了消息,只可差人就夜去捉。

拿得晁保正来,那六人便有下落。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