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二十六林冲水寨大并火晁盖梁山小夺泊(上)

二十六林冲水寨大并火晁盖梁山小夺泊(上)

何观察领了知府台旨下厅来,随即到机密房里,与众人商议。

众多做公的道:“若说这个石碣村湖荡,紧靠着梁山泊,都是茫茫荡荡,芦苇水港。

若不得大队官军,舟船人马,谁敢去那里捕捉贼人?” 何涛听罢,说道:“这一论也是。

” 再到厅上禀复府尹道:“原来这石碣村湖泊,正傍着梁山水泊,周围尽是深港水汊,芦苇草荡。

闲常时也兀自劫了人,莫说如今又添了那一伙强人在里面。

若不起得大队人马,如何敢去那里捕获得人?” 府尹道:“既是如此说时,再差一员了得事的捕盗巡检,点与五百官兵人马,和你一处去缉捕。

” 何观察领了台旨,再回机密房来,唤集这众多做公的,整选了五百余人,各各自去准备什物器械。

次日,那捕盗巡检领了济州府帖文,与同何观察两个,点起五百军兵同众多做公的,一齐奔石碣村来。

晁盖、公孙胜自从把火烧了庄院,带同十数个庄客,来到石碣村,半路上撞见三阮弟兄,各执器械,却来接应到家。

七个人都在阮小五庄上。

那时阮小二已把老小搬入湖泊里。

七个商议要去投梁山泊一事。

吴用道:“现今李家道口有那旱地忽律朱贵在那里开酒店,招接四方好汉。

但要入伙的,须是先投奔他。

我们如今安排了船只,把一应的物件装在船里,将些人情送与他引进。

” 安千诺道:“此番洒家出来,并未告知王伦等人…你们可以押了我去梁山。

” 吴用看了看她,说:“教头,不可。

” 她感到莫名其妙。

大家正在那里商议投奔梁山泊,只见几个打鱼的来报道:“官军人马,飞奔村里来也!” 安千诺道:“等什么,走啊各位!” 晁盖起身叫道:“这厮们赶来,我等休走!” 阮小二道:“不妨!我自对付他。

叫那厮大半下水里去死,小半都搠杀他。

” 安千诺准备拦。

公孙胜道:“休慌!且看贫道的本事!” 晁盖道:“刘唐兄弟,你和吴用先生且把财赋老小装载船里,径撑去李家道口左侧相等。

我们看些头势,随后便到。

” 安千诺道:“洒家去把把风,这些人不曾见过我。

” 阮小二选两只棹船,把娘和老小,家中财赋,都装下船里。

吴用、刘唐各押着一只,叫七八个伴当摇了船,先到李家道口去等。

又分付阮小五、阮小七撑驾小船,如此迎敌。

两个各棹船去了。

而安千诺直奔村口。

何涛并捕盗巡检带领官兵,渐近石碣村,但见河埠有船,尽数夺了。

便使会水的官兵且下船里进发。

岸上人马,船骑相迎,水陆并进。

安千诺拦住,问:“官爷且慢,茅房在何处?” 官兵头头给她一指,她道谢,“对了,有纸吗?” 那人问:“什么?” 她打哈哈,“没什么,多谢相告!” 她便闪了。

官兵到阮小二家,一齐呐喊,人兵并起,扑将入去,早是一所空房,里面只有些粗重家火。

何涛道:“且去拿几家附近渔户。

” 问时,说道:“他的两个兄弟阮小五、阮小七,都在湖泊里住,非船不能去。

” 何涛与巡检商议道:“这湖泊里港汊又多,路径甚杂,抑且水荡坡塘,不知深浅,若是四分五落去捉时,又怕中了这贼人奸计。

我们把马匹都教人看守在这村里,一发都下船里去。

” 捕盗巡检并何观察,一同做公的人等都下了船。

那时捉的船非止百十只,也有撑的,亦有摇的,一齐都望阮小五打鱼庄上来。

行不到五六里水面,只听得芦苇中间有人嘲歌。

何观察并众人听了,尽吃一惊。

只见远远地一个人,独棹一只小船儿唱将来。

有认得的指道:“这个便是阮小五。

” 何涛把手一招,众人并力向前,各执器械挺着迎将去。

只见阮小五大笑骂道:“你这等虐害百姓的贼官,直如此大胆!敢来引老爷做甚么!却不是来捋虎须!” 何涛背后有会弓箭的,搭上箭,曳满弓,一齐放箭。

阮小五见放箭来,拿着桦楸,翻筋斗钻下水里去。

众人赶到跟前,拿个空。

又行不到两条港汊,只听得芦花荡里打唿哨,众人把船摆开,见前面两个人棹着一只船来。

船头上立着一个人,头戴青箬笠,身披绿蓑衣,手里拈着条笔管枪,口里也唱着道:老爷生长石碣村,禀性生来要杀人。

先斩何涛巡检首,京师献与赵王君。

何观察并众人听了,又吃一惊。

一齐看时,前面那个人拈着枪,唱着歌,背后这个摇着橹。

有认得的说道:“这个正是阮小七。

” 何涛喝道:“众人并力向前,先拿住这个贼!休教走了!” 阮小七听得笑道:“泼贼!” 便把枪只一点,那船便使转来,望小港里串着走。

众人发着喊,赶将去。

这阮小七和那摇船的,飞也似摇着橹,口里打着唿哨,串着小港汊中只顾走。

众官兵赶来赶去,看见那水港窄狭了,何涛道:“且住!把船且泊了,都傍岸边。

” 上岸看时,只见茫茫荡荡,都是芦苇,正不见一些旱路。

何涛心内疑惑,却商议不定,便问那当村住的人。

说道:“小人们虽是在此居住,也不知道这里有许多去处。

” 何涛便教划着两只小船,船上各带三两个做公的,去前面探路。

去了两个时辰有余,不见回报。

何涛道:“这厮们好不了事!” 再差五个做公的,又划两只船去探路。

这几个做公的,划了两只船,又去了一个多时辰,并不见些回报。

何涛道:“这几个都是久惯做公的,四清六活的人,却怎地也不晓事,如何不着一只船转来回报?不想这些带来的官兵,人人亦不知颠倒!” 天色又看看晚了,何涛思想:“在此不着边际,怎生奈何!我须用自去走一遭。

” 拣一只疾快小船,选了几个老郎做公的,各拿了器械,桨起五六把桦楫,何涛坐在船头上,望这个芦苇港里荡将去。

那时已是日没沉西,划得船开,约行了五六里水面,看见侧边岸上一个人,提着把锄头走将来。

何涛问道:“兀那汉子,你是甚人?这里是甚么去处?” 那人应道:“我是这村里庄家。

这里唤做断头沟,没路了。

” 何涛道:“你曾见两只船过来么?” 那人道:“不是来捉阮小五的?” 何涛道:“你怎地知得是来捉阮小五的?” 那人道:“他们只在前面乌林里厮打。

” 何涛道:“离这里还有多少路?” 那人道:“只在前面望得见便是。

” 何涛听得,便叫拢船,前去接应。

便差两个做公的,拿了叉上岸来。

只见那汉提起锄头来,手到把这两个做公的一锄头一个,翻筋斗都打下水里去。

何涛见了吃一惊,急跳起身来时,却待奔上岸,只见那只船忽地搪将开去,水底下钻起一个人来,把何涛两腿只一扯,扑通地倒撞下水里去。

那几个船里的却待要走,被这提锄头的赶将上船来,一锄头一个,排头打下去,脑浆也打出来。

这何涛被水底下这人倒拖上岸来,就解下他的搭膊来捆了。

看水底下这人,却是阮小七。

岸上提锄头的那汉,便是阮小二。

弟兄两个看着何涛骂道:“老爷弟兄三个,从来只爱杀人放火。

量你这厮,直得甚么!你如何大胆,特地引着官兵来捉我们!” 何涛道:“好汉!小人奉上命差遣,盖不由己。

小人怎敢大胆,要来捉好汉?望好汉可怜见家中有个八十岁的老娘,无人养赡,望乞饶恕性命则个!” 阮家弟兄道:“且把他来捆做个粽子,撇在船舱里。

” 把那几个尸首,都撺去水里去了。

个个胡哨一声,芦苇丛中钻出四五个打鱼的人来,都上了船。

阮小二、阮小七各驾了一只船出来。

安千诺早已去找晁盖。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