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二十七林冲水寨大并火晁盖梁山小夺泊(中)

二十七林冲水寨大并火晁盖梁山小夺泊(中)

这捕盗巡检,领着官兵,都在那船里说道:“何观察他道做公的不了事,自去探路,也去了许多时,不见回来。

” 那时正是初更左右,星光满天。

众人都在船上歇凉。

忽然只见起一阵怪风。

黑漫漫堆起乌云,昏邓邓催来急雨。

倾翻荷叶,满波心翠盖交加;摆动芦花,绕湖面白旗缭。

吹折昆仑山顶树,唤醒东海老龙君。

那一阵怪风从背后吹将来,吹得众人掩面大惊,只叫得苦,把那缆船索都刮断了。

正没摆布处,只听得后面胡哨响。

迎着风看时,只见芦花侧畔,出一派火光来。

众人道:“今番却休了!” 那大船小船,约有四五十只,正被这大风刮得你撞我磕,捉摸不住,那火光却早来到面前。

原来都是一丛小船,两只价帮住,上面满满堆着芦苇柴草,刮刮杂杂烧着,乘着顺风直冲将来。

那四五十只官船,屯塞做一块,港汊又狭,又没回避处。

那头等大船也有十数只,却被他火船推来,钻在大船队里一烧。

水底下原来又有人扶助着船烧将来,烧得大船上官兵都跳上岸来逃命奔走,不想四边尽是芦苇野港,又没旱路。

只见岸上芦苇又刮刮杂杂,也烧将起来。

那捕盗官兵,两头没处走。

风又紧,火又猛,众官兵只得钻去,都奔烂泥里立地。

火光丛中,只见一只小快船,船尾上一个摇着船,船头上坐着一个先生,手里明晃晃地拿着一口宝剑,口里喝道:“休教走了一个!” 众兵都在烂泥里慌做一堆。

说犹未了,只见芦苇东岸,两个人引着四五个打鱼的,都手里明晃晃拿着刀枪走来。

这边芦苇西岸,又是两个人,也引着四五个打鱼的,手里也明晃晃拿着飞鱼钩走来。

东西两岸,四个好汉并这伙人,一齐动手,排头儿搠将来。

无移时,把许多官兵都搠死在烂泥里。

东岸两个是晁盖、阮小五;西岸两个是阮小二、阮小七;船上那个先生,便是祭风的公孙胜。

五位好汉,引着十数个打鱼的庄家,把这伙官兵都搠死在芦苇荡里。

单单只剩得一个何观察,捆做粽子也似丢在船舱里。

阮小二提将上岸来,指着骂道:“你这厮,是济州一个诈害百姓的蠢虫!我本待把你碎尸万段,却要你回去对那济州府管事的贼驴说,俺这石碣村阮氏三雄,东溪村天王晁盖,都不是好撩拨的!我也不来你城里借粮,他也休要来我这村中讨死!倘或正眼儿觑着,休道你是一个小小州尹,也莫说蔡太师差干人来要拿我们,便是蔡京亲自来时,我也搠他三二十个透明的窟窿。

俺们放你回去,休得再来!传与你的那个鸟官人,教他休要讨死!这里没大路,我着兄弟送你出路口去。

” 当时阮小七把一只小快船载了何涛,直送他到大路口,喝道:“这里一直去,便有寻路处。

别的众人都杀了,难道只恁地好好放了你去,也吃你那州尹贼驴笑!且请下你两个耳朵来做表证!” 阮小七身边拔起尖刀,把何观察两个耳朵割下来,鲜血淋漓。

插了刀,解了搭膊,放上岸去。

何涛得了性命,自寻路回济州去了。

晁盖、安千诺、公孙胜和阮家三弟兄,并十数个打鱼的,一发都驾了五七只小船,离了石碣村湖泊,径投李家道口来。

到得那里,相寻着吴用、刘唐船只,合做一处。

吴用问起拒敌官兵一事,晁盖备细说了。

吴用众人大喜,整顿船只齐了,一同来到旱地忽律朱贵酒店里来相投。

朱贵见了许多人来说投托入伙,慌忙迎接。

一见林冲,更是大惊。

吴用将来历实说与朱贵听了,大喜。

逐一都相见了,请入厅上坐定,忙叫酒保安排分例酒来,管待众人。

随即取出一张皮靶弓来,搭上一枝响箭,望着那对港芦苇中去。

响箭到处,早见有小喽罗摇出一只船来。

朱贵急写了一封书呈,备细写众豪杰入伙姓名人数,先付与小喽罗赍了,教去寨里报知;一面又杀羊管待众好汉。

过了一夜,次日早起,朱贵唤一只大船,请众多好汉下船,就同带了晁盖等来的船只,一齐望山寨里来。

行了多时,早来到一处水口,只听的岸上鼓响锣鸣。

晁盖看时,只见七八个小喽罗,划出四只哨船来,见了朱贵,都声了喏,自依旧先去了。

一行人来到金沙滩上岸,便留老小船只并打鱼的人在此等候。

又见数十个小喽罗,下山来接引到关上。

王伦领着一班头领,出关迎接。

晁盖等慌忙施礼。

王伦答礼道:“小可王伦,久闻晁天王大名,如雷灌耳。

今日且喜光临草寨。

” 晁盖道:“晁某是个不读书史的人,甚是粗卤。

今日事在藏拙,甘心与头领帐下做一小卒,不弃幸甚。

” 王伦道:“休如此说,且请到小寨,再有计议。

” 王伦又看见安千诺,一愣,“林教头,终于回来了?” 安千诺冷笑,“不然呢?洒家还没那么容易死。

” 吴用将安千诺护在身后,道:“还请王头领带路。

” 一行从人,都跟着两个头领上山来。

到得大寨聚义厅上,王伦再三谦让晁盖一行人上阶。

晁盖等八人在右边一字儿立下,王伦与众头领在左边一字儿立下。

一个个都讲礼罢,分宾主对席坐下。

王伦唤阶下众小头目声喏已毕,一壁厢动起山寨中鼓乐。

先叫小头目去山下管待来的从人,关下另有客馆安歇。

山寨里宰了两头黄牛、十个羊、五个猪,大吹大擂筵席。

众头领饮酒中间,晁盖把胸中之事,从头至尾都告诉王伦等众位。

王伦听罢,骇然了半晌,心内踌躇,做声不得,自己沉吟,虚应答筵宴。

至晚席散,众头领送晁盖等众人关下客馆内安歇,自有来的人伏侍。

晁盖心中欢喜,对吴用等七人说道:“我们造下这等迷天大罪,那里去安身?不是这王头领如此错爱,我等皆已失所,此恩不可忘报!” 安千诺和吴用只是冷笑。

晁盖道:“你们何故只是冷笑?有事可以通知。

” 吴用道:“兄长性直,你道王伦肯收留我们?兄长不看他的心,只观他的颜色动静规模。

” 安千诺点头,道:“王伦若真心留我林冲,我还能杨志兄一道下山?” 晁盖道:“观他颜色怎地?” 吴用道:“兄长不见他早间席上与兄长说话,倒有交情,次后因兄长说出杀了许多官兵捕盗巡检,放了何涛,阮氏三雄如此豪杰,他便有些颜色变了。

虽是口中应答,动静规模,心里好生不然。

若是他有心收留我们,只就早上便议定了座位。

杜迁、宋万这两个自是粗卤的人,待客之事,如何省得?” 安千诺看了吴用一眼,心想,这么快就到林冲火并梁山了?一想到将亲手杀了王伦,她便激动。

吴用又道:“只有他林冲,原是京师禁军教头,大郡的人,诸事晓得,今不得已,坐了第四位。

早间见林冲看王伦答应兄长模样,他自便有些不平之气,频频把眼瞅这王伦,心内自己踌躇。

我看他,倒有顾盼之心,只是不得已。

小生略放片言,教他本寨自相火并。

林冲…你怎么想?” 几人看向安千诺,她便道:“好吧,看在智多星吴先生的份上,洒家照做,不过,明天早上你们要来找我,假装我不知道此事。

” 安千诺看了看周围,然后压低声音,道:“外面全部都是王伦那厮的眼线,明天我会装的很像。

” 晁盖道:“全仗你们妙策良谋,可以容身。

” 七人虽不解,但还是同意了。

当夜七人安歇了。

次早天明,只见人报道:“林教头相访。

” 阮小二道:“教头演戏真像!” 吴用点头,便对晁盖道:“林冲来相探,记住,假装与他不熟。

” 七个人慌忙起来迎接,邀请安千诺入到客馆里面。

吴用向前称谢道:“夜来重蒙恩赐,拜扰不当。

” 安千诺笑道:“小弟有失恭敬。

虽有奉承之心,奈缘不在其位,望乞恕罪。

” 吴用伸手拍了拍她,道:“我等虽是不才,非为草木,岂不见头领错爱之心,顾盼之意,感恩不浅。

” 晁盖再三谦让安千诺上坐,安千诺道:“晁兄,你上首坐。

” 晁盖便上首坐了,安千诺便在下首坐定。

吴用等六人一带坐下。

晁盖道:“久闻教头大名,不想今日得会。

” 安千诺道:“小人旧在东京时,与朋友交有礼节,不曾有误。

虽然今日能够得见尊颜,不得遂平生之愿,特地径来陪话。

” 晁盖称谢道:“深感厚意。

”心想林教头也装得太像了吧。

抬头却看见外面立了不少寨中的人。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