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二改英雄命运尽显英雄本色

二改英雄命运尽显英雄本色

安千诺磨好刀后,用力往木桌上一劈,桌子断了。

她狠笑,“我安千诺,不,从现在起我是林冲!可要动手了!好戏开始了,一百零八位好汉!are you ready?” 她穿上林冲屋里的衣服,“从此,我安千诺,替你林冲,逆袭成王!” 她将大刀背上,摸了一下头,“糟了,林冲的老婆呢?虽然说她抢了我男神,但是我现在是林冲,要替他保护老婆!” 她快步走出了门。

“东京开封府的破落户子弟,高二,刺枪使棒,踢得好脚气毬,人称高毬。

能诗,书,词,赋却比不上李白杜甫孟浩然,且他的仁,义,礼,智,行,信,忠,良是个屁,放在现代怕是蹲一辈子监狱的货色!”安千诺冷淡地说。

这话很快传了出去… 当时九纹龙史进的事江湖尽知安千诺懒散地说:“好汉,但王进也是条汉子,高俅算什么玩意?万恶的封建官僚,百姓真是苦了!” 她将刚准备好的东西放到一起,快速组装。

“好了,大功告成!”她满意地将弹弓收起来藏在身上,又将简制炸药装好。

“哦了,现在就等九纹龙史进去渭州城了。

等他遇上鲁提辖…果然,一切按照水浒章节进行…”安千诺靠在墙上,说。

鲁提辖救了金氏父女,将镇关西打死以后,回到住处,匆匆带上东西,从南门跑了。

又是半个月,鲁智深做了和尚,还大闹了五台山。

安千诺又摸了摸自己的林冲脸,“哦,好幸福!男神,顶着男神脸真的好开心!” 鲁智深来东京了,拜见了智清禅师。

还与众泼皮比武。

这天,鲁智深接过浑铁禅杖,演武使拳。

众人看了,一齐喝彩。

他正使得活泛,安千诺立在墙外看,心想“嗯,不错嘛,是个苗子。

不过,怎么这么像豹子头和花和尚相遇的情景,难道他就是……鲁智深!” 安千诺便喝彩道:“端的使得好!”学着水浒传林冲的样子。

鲁智深听了,停了手,“何不来见,尝酒一壶!” 她跳下墙,稳落地,“在下林冲,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她向鲁智深拱手。

两人在槐树下相见,一同坐地。

她心里晓得这位是花和尚,但还是问道:“师兄何处人氏?法讳唤作什么?” 他道:“洒家是关西鲁达,只为杀的人多,情愿为僧。

年幼时也曾到东京,认得令尊林提辖。

” 安千诺点头,与鲁智深结为兄弟。

“好,林弟,来,干!” 安千诺一口喝下酒,“智深兄,酒不错,来,林冲我干了!” 她心里数到三,女使锦儿,慌张地急红了脸,在墙边站着,冲着林冲慌忙地叫:“娘子被人调戏了!” 安千诺长叹:“唉,智深兄,在下还有家事,告辞了!”她向智深拱手,跳过墙缺,奔向岳庙。

她边跑边想下来的发展,“林冲夫人被调戏只是开始,接下来……” 她赶到后,把那人反手压住,准备打,一看,果然是高衙内,她心想林冲手软把这厮放了,结果造成以后的事。

安千诺便故作惊讶,“哎呀,这不是高大人的公子嘛?怎的今天跑来我林冲这,看望我夫人来了?” 高衙内不说话,安千诺说:“一下子不说话了啊?大哥,你倒说句话啊!” 高衙内说:“你娘子…” 她笑了,“怎么,我娘子怎么了?”安千诺一把揽过林冲的夫人,“虽然说现在一夫多妻,但我林冲,至死也只忠于这一个女人。

高衙内,你再不走,小心洒家也把你收入后宫,你这小白脸,洒家也不嫌弃,来吧!” 安千诺学着以前那些理工男的调戏方式,也调戏了高衙内一把。

那高衙内反而看了安千诺一眼,她有些惊讶,又一想,不对,现在老娘又不是美少女,而是林冲。

他这么看着自己,反而不自在了。

她装作生气:“喂,你走不走?”那高衙内反笑道:“不走,看你林冲敢不敢收我!” 她愣了一下,这高衙内,居然…看上了…男神林冲!剧情不是这掉发展的吧?姓高的你跑偏了! 她撸起袖子把高衙内提着拎了出去,“高衙内,你给老子滚!你这个断袖!” 虽然说安千诺也喜欢耽美,但…这高衙内不是美男子! 高衙内不解,但他目光再不放在林冲夫人身上了,他看了林冲一会,笑了一下,骑马走了。

安千诺松了口气,跑回去安慰林冲娘子。

她抱着娘子,心里想,这高衙内这次没有得逞,还有下次,而且富安还会给高衙内出点子,然后,陆虞候…会叫林冲去吃酒,富安骗林冲娘子去陆家,与高衙内相见…不行,要提前规划一下。

这几天,安千诺一直待在屋内,与林冲娘子闲聊。

陆谦终于来了。

安千诺说:“怎的?陆兄?请洒家喝酒了?” 陆谦说:“不,找你夫人出去的。

” 安千诺一愣,难道自己记错了不对,这陆谦是找林冲啊,怎么找上林冲夫人了?他记错了? 于是安千诺说:“陆兄,应该是找洒家吧。

” 那陆谦却是找了林冲夫人,一起走向酒楼了… 安千诺有些失神,却又来了个汉子,慌慌张张地说:“我是陆谦的邻舍,你家娘子和陆谦吃酒,一口气不来,倒下了!只叫官人快来看视。

” 安千诺差点昏过去,剧情反了,丫的,叫错人了。

她只好和那汉子一起去,到太府前小巷内一家人家。

到楼上,桌子上有些酒食。

她长叹,高衙内向她走来。

她说:“呵,小白脸,叫爷来有事?你丫叫错人了吧?你不是看上我娘子了吗?” 高衙内快步走向安千诺,不说一句话,把她压在墙上。

她本要大叫,又一想,不对,我现在是林冲,是条汉子。

便挣扎开来,说:“大家都是爷们,动什么手脚,说,叫爷来干嘛?一上来就抱,你以为你英国人啊!” 高衙内又上前抵住安千诺说:“俺是高太尉儿子,家父于你有恩,如今我抱你算什么,让你休了娘子也得休!” 安千诺二话不说,便是一拳抡上那张小白脸!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