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三智怼高太尉妙解白虎堂之灾

三智怼高太尉妙解白虎堂之灾

安千诺喝道:“你给洒家滚!” 那高衙内一愣,平白挨了一拳,鼻血开始流下来…… 安千诺指着他的鼻子大喝:“说!光天化日竟调戏本汉子,该当何罪!” 高衙内忙打开楼窗,跳墙跑了。

安千诺把陆谦家打个粉碎,大骂道:“靠!陆虞候你小子够!” 然后她下楼,林冲夫人在楼下焦虑不安,一见林冲下来了,忙迎上去道:“官人,你没事吧!不曾被这厮玷污了?” 安千诺嘴边一抽,什么鬼?这话不应该由我林冲问吗?难道一切全反了? 于是安千诺平淡道:“娘子放心,不曾。

除了那厮将洒家按在墙上,然后被老子打揍了顿。

” 林冲夫人便靠在安千诺身上,“官人…” 女使锦儿接着,三个人一处归去了。

安千诺带了把解腕尖刀径奔到樊楼前去寻那陆虞候,也不见了。

到他门前,等了一晚上,也没见人,只好先回了。

安千诺一连等了三天,还是没见到陆虞候。

第四天时,鲁智深来找林冲,问道:“教头如何连日不见面?” 安千诺想了想,道:“小弟少冗…不曾探得师兄。

且和师兄一同上街闲玩一遭,市沽两盏如何?” 于是他们一起去酒楼,喝了一天酒。

又约了明天再一起出门。

于是时间一久,安千诺还真的假装像书上说的一样,每日与智深喝酒,将此事“放”下了。

她在等,等时机。

骗林冲带刀去白虎堂?丫的,做梦! 高衙内自从那天的事后,在府上卧病不起,竟心念起林冲来。

陆虞候和富安出了一个计策,要害死林冲,呈报给高太尉。

高太尉看后,依照计划行事。

被高衙内得知。

“父亲,把林冲交予我便好。

” “你看你被他害成什么样子了!不就调戏了他娘子嘛!” “不,是他!” “什,什么?” “调戏的是他林冲!而非林冲夫人!” 那一日,安千诺和智深两人到阅武坊巷口,见一个汉子头套一顶头巾,穿一领旧战袍,手持一把宝刀,插了个草标,立在街上。

安千诺想,这人的刀就是卖给林冲的,然后才有了白虎堂的灾事。

于是她走上前去,“汉子呦,刀不错。

” 那汉子说:“好口宝刀,可惜不遇识者。

” 安千诺说:“呵,只怕…不遇伯乐啊,可惜洒家不识刀,可惜了。

” 智深说:“可是听闻兄弟最识军器。

” 安千诺大笑,堂堂二十一世纪杀手千影,什么军器没见过,于是对那汉子道:“洒家奔驰天下,见过的兵器比你年岁还多,来,老子看看,什么神刀让你叹息没有伯乐!” 那汉子飕地一下把那口刀掣将出来,明晃晃的夺人眼目。

安千诺假装看了一会,不过一把普通刀,和现代新疆刀一样,说:“给我拿过来。

” 那汉子递过来,安千诺也将计就计,接过,“好刀!你卖几钱?” 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把刀,但林冲喜欢,而且剧情需要,林冲要买下这刀。

那汉子道:“索价三千贯,实价二千贯。

” 安千诺说:“那便罢了,就是问问,洒家一千贯,你卖不卖?” 她看着那人,那人说:“金子做生铁卖了!罢,罢!一文也不要少了我的。

” 安千诺勾唇一笑,告别智深。

与那汉子一起回家取钱。

安千诺问:“你这刀哪来的?” 那汉子道:“小人祖上留下。

因为家道消乏,没奈何,将出来卖了。

” 安千诺心里想,呵,小样。

又问:“那,谁让你来卖刀给我林冲的?” 那人说:“若说时,辱没杀人。

” 安千诺狠狠将那汉子按倒,说:“中计了吧?洒家没问你祖上是谁!说,得了那姓高的多少好处!” 那汉子不承认,安千诺说:“罢了,给你银子,给我滚!” 那汉子得了银两,走了。

安千诺将这刀看了一会,长叹:“好刀?高太尉也有把好刀,平日不叫人看,哦呵呵,一会骗我林冲去找你,让你见识一下二十一世纪的科技!” 那夜,安千诺将那刀改造了下,又作了折叠功能,还有其它隐藏着的功能…… 次日,安千诺将刀先弄成原样,等着人来叫林冲。

果然,有两个承局在门口叫:“林教头,太尉钧旨,道你买了一口好刀,就叫你将去比看。

太尉在府内专等。

” 安千诺听了,说:“哦?你们怎么认为洒家买了刀?明明买的长矛好吗?” 她想逗逗这两人。

这两人改口:“哦,那就是长矛,太尉传你带上长矛!” “呵呵,你们又错了,就是刀,青龙偃月刀!”安千诺说。

“哦,林教头,那带上它快走吧。

” 安千诺拍了拍两人,说:“什么青龙偃月刀,洒家胡乱说的,三国兵器怎么可能在洒家这里,行了,在这等我一等,马上来。

” 安千诺带上那刀与两人一起走。

一路上,她问:“我不记得见过二位,面孔生哪。

” “小人刚来的。

” 到府前,进到厅前,安千诺停住,那两人说:“太尉在里面后堂内坐地。

” 安千诺心里面想,这计够深,便说:“罢了,洒家自个先进去,二位去找找高太尉。

” 那两人有些犹豫,还想带林冲往里走走,她大喝:“大胆,不听教头的话!” 那两人只好跑了。

安千诺看四周无人,便将刀折叠了,组装成束腰,径直走到堂前。

她探头入帘看,只见檐前四个青字,“白虎节堂”。

安千诺说:“这节堂是商议军机大事处,无故不入,可今儿我林冲,有要事呐。

” 待她回身,一个人从外面进来。

安千诺一看,是高太尉,说:“大人,来啦?” 太尉大喝:“林冲,你又无呼唤,怎的敢来白虎节堂!你知道法度吗?你手里拿刀,来刺杀下官?有人给我说,你前几日,拿刀在府前伺候,必有歹心!” 安千诺说:“恩相,方才有承局呼唤林冲,将刀来比看。

” 太尉喝道:“承局在哪里?” 安千诺心想早他妈跑了,说:“恩相,首先,我手里并未拿刀,其次,承局已跑了。

” 太尉道:“刀哪?” 安千诺说:“刀啊…在这。

”她拍了拍腰带。

“呵,那是刀嘛?” 安千诺说:“回恩相,若无他事,我先退下了。

” “胡说!左右,与我拿下这厮!” 旁边耳房冲出二十余人,安千诺大笑,飞身一跃,拿出弹弓,又拿出小炸药包,发了出去。

炸药炸了,许多人受伤。

高太尉大怒:“你既是禁军教头,法度也不知道!” 安千诺说:“恩相,洒家带刀了,看好了,各位渣渣,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神奇。

” 她将腰带解开,飞快组拼成刀,说:“看!与恩相你的那把如何!”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