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四暗整押送公人智深闹野猪林

四暗整押送公人智深闹野猪林

“什么妖术,怎能与下官的宝刀相提并论!”那高太尉怒道,“解去开封府,吩咐滕府尹好生推问,勘理明白处决!就把那宝刀封了去!” 安千诺想了想,还是自己倒地,然后被冲上来的人推倒压住。

她心想这些古代货色,还不如杀手组织的沙袋管用。

她此时若是用力一反抗,这些营养不良的货色又怎么能与二十一世纪杀手千影对抗! 但左右领了钧旨,监押林冲,投到了开封府来。

好在,安千诺早就知道这些败类要置林冲于死地,所以提前在背上绑了三层猪皮。

虽然林冲是条汉子,但她安千诺不是,她再威猛,本质上也是女子,经不起古人的折磨,尽管现在是林冲的男儿身。

开封府滕府尹说:“断二十脊杖!” 于是安千诺被压倒趴着,打断了二十脊杖,她装出痛苦的样子,却听见断了两层猪皮…… 真狠,古代人下手真黑,若没有猪皮护着,恐怕… 然后又被文笔匠刺了面颊,发配沧州牢城。

安千诺怒火压在心里,靠,可恶,老娘,不,洒家犯了什么错…这不过是一群狗的奸计…… 又被当厅打一面七斤半团头铁叶护身枷给钉了头手,贴上封皮,押了一道牒文。

她试着这枷锁的重量,七斤…好在她在做杀手时,别说七斤,就是七十斤也可以,百斤也一样。

又差了两个防送公人董超,薛霸,监押前去。

二人领了公文,将林冲押出开封府,把林冲在使臣房里寄了监。

二人又各自回家,收拾行李。

安千诺长叹:“唉,他们受了陆狗的贿后,要我林冲的命,可惜,老娘安千诺不是傻子,呵呵,你俩完了。

” 然后将猪皮取下来,休息思考接下来的方向。

陆谦趁机请二人吃酒,送了十两金子,要他们在路上结果林冲性命。

这两人将金子分受入己,送回家中,取了行李,拿了水火棍,便去使臣房里取了林冲,监押上路。

当日出了城,离城三十多里路歇了。

第二日天明起来,打火吃了饭,投沧州路上来。

时至六月,正热。

安千诺又想到过去的日子,与队友们一同穿越沙漠,行走热带雨林的生活。

又过三日,天道盛热,安千诺眼珠一转,道:“棒疮发了,走不动了。

” 董超道:“他好不晓事!此去沧州二千里路,你这样走,几时得到。

” 安干诺心想,谁叫你们苦逼的古代没有汽车火车飞机,活该!便道:“小人在太尉府里折了些便宜。

前日方才吃棒,棒疮举发。

这么炎热,上下只得担待一步。

” 薛霸道:“你自慢慢地走,休听絮叨。

” 董超一路上喃喃咄咄地出口里埋怨叫苦,说道:“却是老爷们晦气,撞着你这个魔头。

” 安千诺心里一笑,呵呵。

当晚三个人投宿村中客店。

到房内,两个公差放了棍棒,解下包裹。

林冲也把包来解了,不等公差开口,去包裹取了些碎银两,让店小二买了些酒肉,籴些米来,安排盘馔,请两个防送公差吃了。

安千诺心想,我今天请你们吃,呵呵,不过是为了林冲罢了。

董超,薛霸又添酒来,让林冲喝,安千诺接了酒,一杯又一杯,然后装醉,倒在一边。

薛霸又烧了一锅百沸滚汤提来,倾倒在脚盆里,“林教头,你也洗了脚好睡!” 安千诺唇角一勾,说:“好啊!” 那薛霸又说:“我替你洗。

” 安千诺假装道:“别急,使不得。

” “出路人哪里计较得许多。

” 安千诺说:“那好吧!麻烦你了。

”然后就伸出了脚,却笑地森。

薛霸准备把林冲的脚按入烫水,安千诺飞快地一脚踩上他的头,按在了滚汤里。

薜霸大叫,“哎呀!” 急得赶忙想起来,但是无奈安千诺腿脚劲太大,一时起不来。

等安千诺收了脚,那人脸上全是水泡,烫得红肿。

安千诺故作惊讶,道:“哎呀,不好意思,刚刚踩错了,我本来要踩盆里的,可是你的脑袋太大了,真是不好意思,可是这水看上去很烫呀,你没事儿吧。

你就当洗了个热水脸吧。

” 安千诺内心却想,活该,谁让你想害林冲。

那薛霸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说:“好心叫你洗脚,却不是好心不得好报。

” 安千诺说:“对啊,没错,你不是好心,哪来好报呢。

” 于是安千诺便倒在一边睡去了。

这两个人倒了这水,自个换了水,去外面洗了脚。

睡到四更,同店人都未起。

薛霸起来烧了面汤,安排打火做饭吃。

安千诺起来装晕,吃不得,又走不动。

薛霸拿了水火棍,催促动身。

董超去腰里解下一双新草鞋,耳朵并索却是麻编的,叫林冲穿。

安千诺看着薛霸被烫得像猪头的脸,强忍着笑。

安千诺回忆了一下,本来林冲的脚被烫伤了,出了泡,穿这个鞋简直是折磨。

但是现在她自己呢,脚没事儿,所以她欣然的接受了。

找店小二算过酒钱,两个公差带着林冲出店,却是五更天气。

走了不到三里,安千诺看着脚上的新草鞋,心想林冲的脚被新草鞋磨了很多泡,鲜血淋漓,走不动。

但是她没有,所以她看着薛霸说:“”你的脸没事吗?昨天的热水怕是为洒家准备的。

” 薛霸说:“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 安千诺说:“这就不对啦,我在关心你,帮你洗脸的。

算了,继续走吧。

” 于是,又走了四五里路,眼看正走动了,早望见前面烟笼雾锁,一座猛恶林子,这林子唤作野猪林。

此是东京去沧州路上第一个险峻去处,宋时这座林子里,但有些冤仇的,使用些钱与公人,带来这里,不知结果了多少好汉。

今日这两个公差带林冲奔入这林子里来。

董超道:“走了一五更,走不得十里路程,似此沧州怎的得到。

” 薛霸道:“我也走不动了,且就林子里歇一歇。

” 安千诺心想,今天在这里,哼哼,怕就是你们杀林冲的地方吧,不过晚了,是我安千诺杀你们的地方。

三个人走到里面,解下行李包裹,都搬在树根头。

安千诺道:“唉叹。

“靠着一棵大树,坐在地上了。

只见董超说,“行一步,等一步,倒走的我困倦起来,且睡一睡。

” 于是这两个人将林冲绑起来了,然后两个人跳起来,转过身,拿了水火棍看着林冲说,“不是我们要结果你,而是前日来时,那陆虞侯传着高太尉钧旨,叫我们俩到这里杀了你,立等金印回去回话。

便多走几日,也是死数。

只今日就这里,倒作成我两个回去快些。

休要怨我弟兄两个。

只是上司差遣,不由自己。

” 安千诺说:“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动手吧,不过能不能等一会儿。

” 那两个人问:“为什么?说什么闲话。

” 薛霸便提起水火棍来,望着林冲脑袋上打来。

安千诺却很冷静,想着,马上就会有人来了。

薛霸的棍恰举起来,只见松树背后雷鸣也似一声,那条铁禅杖飞将来,把水火棍一隔,丢出九霄云外。

鲁智深跳出来,喝道:“洒家在此等候你们多时!” 提起排杖,抡起来打两个公人。

安千诺叫道:“师兄,不可下手,我有话说。

” 然后安千诺轻轻地解开了绑她的绳,对了,那枷也被我们的杀手弄开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以为老子不会杀你,妈的,放屁!来,智深兄,刀给我。

”安千诺大喝。

智深把戒刀给她,她接过,听智深说他一路寻过来的,便说:“多谢,不过接下来,洒家自己办!” 她把戒刀对着那两个人的头,说:“把水火棍拿出来。

” 那两个人很听话,拿了出来。

安千诺说:“给你们机会,自己打自己,我说停你们再停!” 那两个人很害怕,她又道:“自己不想打自己,那就互相对打,只要打的少了或打的轻了,我告诉你们,洒家一刀下去,动手。

” 那两个人只好互打,很是费劲。

“好啦,别打了,别打了。

来来来,老子给你们痛苦一刀。

你们是头掉还是身子断?” 她又一刀,两人颈上流血。

她说:“这是我最轻的招数,一招致命,怎么样?” 两个人慢慢的倒下了。

于是林冲告别了鲁智深,鲁智深便离开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