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三十二虔婆醉打唐牛儿千诺智劝阎婆惜(上)

三十二虔婆醉打唐牛儿千诺智劝阎婆惜(上)

安千诺也终于寻了个机会出去,滑上滑板进城找宋江。

夜黑风高,她却看见了阎婆,便追上去。

看见阎婆赶上前面的人叫道:“押司,多日使人相请,好贵人,难见面!便是小贱人有些言语高低伤触了押司,也看得老身薄面,自教训他与押司陪话。

今晚老身有缘,得见押司,同走一遭去。

” 安千诺一愣,押司?宋江? 听得那人道:“我今日县里事务忙,摆拨不开,改日却来。

” 果然是宋江! 安千诺跳下滑板,拿着,悄悄走近。

阎婆道:“这个使不得。

我女儿在家里专望,押司胡乱温顾他便了。

直恁地下得!” 宋江道:“端的忙些个,明日准来。

” 阎婆道:“我今晚要和你去。

” 那老女人便把宋江衣袖扯住了,发话道:“是谁挑拨你?我娘儿两个下半世过活,都靠着押司。

外人说的闲事闲非,都不要听他,押司自做个主张。

我女儿但有差错,都在老身身上。

押司胡乱去走一遭。

” 安千诺暗骂,老女人,疯婆子,还缠呼保义!看老娘怎么玩你! 宋江道:“你不要缠,我的事务分拨不开在这里。

” 阎婆道:“押司便误了些公事,知县相公不到得便责罚你。

这回错过,后次难逢。

押司只得和老身去走一遭,到家里自有告诉。

” 宋江是个快性的人,吃那婆子缠不过,便道:“你放了手,我去便了。

” 阎婆道:“押司不要跑了去,老人家赶不上。

” “且慢!”从黑暗中传来声音。

两个人皆一愣。

安千诺走出来,笑道:“老婆婆,你这是要把洒家的人往哪带啊?” 宋江道:“你,你…” 安千诺忙说:“我怎么了我?还不是看你许久未归,才上街找你。

” 宋江又道:“可我,我…” 安千诺又打断:“你什么你!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她推开阎婆,拉起宋江,道:“这位老人家,你也知道的,我们家宋江呢,不近女色,所以我劝你,早早和你女儿另寻良人。

” 那老女人愣住了,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安千诺又道:“罢了,我们也一道去看看你女儿。

” 两个跟着来到门前。

宋江立住了脚,阎婆把手一拦,说道:“押司来到这里,终不成不入去了。

” 安千诺厉声道:“放手!” 那阎婆可怜道:“好汉,进一遭吧。

” 两人进到里面凳子上坐了,那婆子是乖的。

只怕宋江走了,便帮在身边坐了,叫道:“我儿,你心爱的三郎在这里!” 那阎婆惜倒在床上,对着盏孤灯,正在没可寻思处,只等这小张三来。

听得娘叫道“你的心爱的三郎在这里”,那婆娘只道是张三郎,慌忙起来,把手掠一掠云髻,口里喃喃的骂道:“这短命,等得我苦也!老娘先打两个耳刮子着!” 飞也似跑下楼来,就槅子眼里张时,堂前琉璃灯却明亮,照见是宋江,那婆娘复翻身转又上楼去,依前倒在床上。

安千诺冷笑。

阎婆听得女儿脚步下楼来了,又听得再上楼去了。

婆子又叫道:“我儿,你的三郎在这里,怎地倒走了去。

” 那婆惜在床上应道:“这屋里多远,他不会来。

他又不瞎,如何自不上来,直等我来迎接他,没了当絮絮聒聒地。

” 阎婆道:“这贱人真个望不见押司来,气苦了。

恁地说,也好教押司受他两句儿。

” 婆子笑道:“押司,我同你上楼去。

” 安千诺拦住,“且慢!洒家问几句话!” 宋江和阎婆同时望过来。

安千诺道:“你女儿,可是真心喜欢我家宋江?我家宋江,又可真心待过你女儿?” 看阎婆不说话,安千诺起身拉过宋江,护在身后,大喝:“呦,大胆刁民,竟敢强人所难!” 那婆娘反问:“你到底哪位好汉?” 安千诺不回答,拉着宋江上楼。

原来是一间六椽楼屋。

宋江和安千诺来到楼上,阎婆便把宋江拖入房里去。

宋江便向杌子上朝着床边坐了。

安千诺抽出伸缩刀,大喝:“女人,马上坐起来,否则,老子不介意拿你练手!” 阎婆把女儿从床上拖起来,说道:“押司在这里,还有一位好汉。

我儿,你只是性气不好,把言语来伤触他,恼得押司不上门,闲时却在家里思量。

我如今不容易请得他来,你却不起来陪句话儿,颠倒使性!” 婆惜把手拓开,说那婆子:“你做甚么这般鸟乱!我又不曾做了歹事!他自不上门,教我怎地陪话!” 宋江听了,也不做声。

婆子便推过一把交椅,把宋江肩一按,便推他女儿过来,说道:“你且和三郎坐一坐。

不陪话便罢,不要焦躁。

你两个多时不见,也说一句有情的话儿。

” 安千诺一把推开那老婆子,道:“别碰他,恶心!” 那女人也不肯过来,便去宋江对面坐了。

宋江低了头不做声。

婆子看女儿时,也别转了脸。

阎婆道:“没酒没浆,做甚么道场?老身有一瓶儿好酒在这里,买些果品来与押司陪话。

我儿,你相陪押司坐地,不要怕羞,我便来也。

” 宋江想道:“我吃这婆子钉住了,脱身不得。

等他下楼去,我随后也走了。

” 安千诺拍了拍宋江,示意他放心。

那婆子瞧见宋江要走的意思,出得房门去,门上却有屈戌,便把房门拽上,将屈戌搭了。

宋江暗忖道:“那虔婆倒先算了我。

” 安千诺低头靠近宋江耳朵,道:“我是林冲,今天特地救你。

” 宋江道:“救我?那我怎么还在这?” 安千诺笑道:“不急。

” 阎婆下楼来,先去灶前点起个灯,灶里现成烧着一锅脚汤,再凑上些柴头,拿了些碎银子,出巷口去买了些食物。

回到家中,都把盘子盛了;取酒倾在盆里,舀半旋子,在锅里烫热了,倾在酒壶里。

收拾了数盆菜蔬,三只酒盏,三双箸,一桶盘托上楼来,放在春台上。

开了房门,搬将入来,摆在桌子上。

看宋江时,只低着头,看女儿时,也朝着别处。

看安千诺时,靠着宋江冲自己笑。

阎婆道:“我儿起来把盏酒。

” 婆惜道:“你们自吃,我不耐烦!” 婆子道:“我儿,爷娘手里从小儿惯了你性儿,别人面上须使不得。

” 婆惜道:“不把盏便怎地?终不成飞剑来取了我头!” 那婆子倒笑起来,说道:“又是我的不是了。

押司是个风流人物,不和你一般见识。

你不把酒便罢,且回过脸来吃盏酒儿。

” 婆惜只不回过头来。

那婆子又把酒来劝宋江,安千诺拦住,道:“不好意思,他吃不得酒,否则一会醉了,洒家可扶不住。

” 婆子笑道:“好汉莫要见责。

闲话都打迭起,明日慢慢告诉。

外人见押司在这里,多少干热的不怯气,胡言乱语,放屁辣臊,押司都不要听,且只顾吃酒。

” 筛了三盏在桌子上,说道:“我儿不要使小孩儿的性,胡乱吃一盏酒。

” 婆惜道:“没得只顾缠我!我饱了,吃不得。

” 阎婆道:“我儿,你也陪侍你的三郎吃盏酒使得。

” 婆惜一头听了,一面肚里寻思:“我只心在张三身上,兀谁耐烦相伴这厮!若不把他灌得醉了,他必来缠我。

” 安千诺狠狠地一瞅,吓得那婆惜手一抖,安千诺道:“你是不是喜欢别人?” 三个人全看向她。

婆惜点头。

安千诺又看向阎婆,“喂她到底是不是你女儿?因为钱才找宋江是吧?”她说着,往桌子上拍了几块金条,“够不够?女人一辈子只想有个意中人开心生活,很明显,她不喜欢宋江!一个女人,若不能与心爱之人一道,那又有什么意义?” 婆惜一愣,走向安千诺,跪下:“好汉,小女喜欢张三,一心只喜欢他一人。

” 安千诺扶起她,“放心,以后,便是可以自主追求爱情了。

” 婆子笑道:“我儿只是醉了,且开怀吃两盏儿睡。

押司也满饮几杯。

” 安千诺大喝:“且慢!老婆子你聋了吗?洒家说了,他不能喝酒。

” 那婆子尴尬,心中不悦,才见女儿回心吃酒,欢喜道:“若是今夜兜得他住,那人恼恨都忘了。

且又和他缠几时,却再商量。

” 婆子一头寻思,一面自在灶前吃了三大钟酒,觉得有些痒麻上来,却又筛了一碗吃,旋了大半旋,倾在注子里。

待爬上楼来,见那宋江又低着头不做声,女儿也别转着脸弄裙子。

这婆子哈哈地笑道:“你两个又不是泥塑的,做甚么都不做声?押司,你不合是个男子汉,只得装些温柔,说些风话儿耍。

” 安千诺冷笑,“不好意思,他的温柔只给我。

” 婆惜看了安千诺一眼,“好汉,莫非你…女扮男装?” 宋江也看向她。

安千诺内心一激,尴尬道:“不,也算是吧。

” 她心想,老娘可是女人魂穿男人身!说出去谁信? 那婆子吃了许多酒,口里只管夹七带八嘈,正在那里张家长,李家短,说白道绿。

安千诺不耐烦,一拍桌子,大呵:“逼逼什么?闭嘴!妈的,吵死了。

” 郓城县一个卖糟腌的唐二哥,叫做唐牛儿,如常在街上只是帮闲,常常得宋江赍助他。

但有些公事去告宋江,也落得几贯钱使。

宋江要用他时,死命向前。

这一日晚正赌钱输了,没做道理处,却去县前寻宋江,奔到下处寻不见。

街坊都道:“唐二哥,你寻谁,这般忙?” 唐牛儿道:“我喉急了,要寻孤老,一地里不见他。

” 众人道:“你的孤老是谁?” 唐牛儿道:“便是县里宋押司。

” 众人道:“我方才见他和阎婆两个过去,还有个好汉跟着,一路走着。

” 唐牛儿道:“是了。

这阎婆惜贼贱虫,他自和张三两个打得火块也似热,只瞒着宋押司一个。

他敢也知些风声,好几时不去了。

今晚必然吃那老咬虫假意儿缠了去。

我正没钱使,喉急了,胡乱去那里寻几贯钱使,就帮两碗酒吃。

” 一径奔到阎婆门前,见里面灯明,门却不关。

唐牛儿捏脚捏手,上到楼上,板壁缝里张时,见宋江和婆惜两个都低着头;那婆子坐在横头桌子边,被一好汉吓得低头。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