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三十八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冈武松打虎(上)

三十八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冈武松打虎(上)

安千诺看着那汉子。

柴进指着道:“这人是清河县人氏。

姓武,名松,排行第二。

已在此间一年了。

” 宋江道:“江湖上多闻说武二郎名字,不期今日却在这里相会。

多幸!多幸!” 柴进道:“偶然豪杰相聚,实是难得。

就请同做一席说话。

” 宋江大喜,携住武松的手,一同到後堂席上,便唤宋清与武松相见。

柴进便邀武松坐地。

宋江连忙让他一同在上面坐。

武松那里肯坐。

谦了半晌,武松坐了第三位。

柴进教再整杯盘,来劝四人痛饮。

宋江在灯下看了武松这表人物,心中欢喜,便问武松道:“二郎因何在此?” 武松答道:“小弟在清河县,因酒後醉了,与本处机密相争,一时间怒起,只一拳打得那厮昏沉,小弟只道他死了,因此,一迳地逃来投奔大官人处来躲灾避难。

今已一年有馀。

後来打听得那厮却不曾死,救得活了。

今欲正要回乡去寻哥哥,不想染患疟疾,不能够动身回去。

却才正发寒冷,在那廊下向火,被兄长踩了锨柄;吃了那一惊,惊出一身冷汗,敢怕病到好了。

” 安千诺笑了几声。

武松看向她问:“不知足下大名?” 安千诺道:“在下林冲。

” 当夜饮至三更。

酒罢,宋江就留武松在西轩下做一处安歇。

次日起来,柴进安排席面,杀羊宰猪,管待宋江。

过了数日,宋江取出些银两与武松做衣裳。

柴进知道,那里肯要他坏钱;自取出一箱段匹绸绢,门下自有针工,便教做三人的称体衣裳。

柴进因何不喜武松? 原来武松初来投奔柴进时,也一般接纳管待;次後在庄上,但吃醉了酒,性气刚,庄客有些管顾不到处,他便要下拳打他们;因此,满庄里庄客没一个道他好。

众人只是嫌他,都去柴进面前,告诉他许多不是处。

柴进虽然不赶他,只是相待得他慢了。

却得宋江每日带挈他一处,饮酒相陪,武松的前病都不发了。

相伴宋江住了十数日,武松思乡,要回清河县看望哥哥。

安千诺心一抽,想到了潘金莲和西门庆那对狗男女,不由得担忧地望向武松。

柴进、宋江两个都留他再住几时。

武松道:“小弟因哥哥多时不通信息,只得要去望他。

” 宋江道:“实是二郎要去,不敢苦留。

如若得闲时,再来相会几时。

” 武松相谢了宋江。

柴进取出些金银送与武松。

武松谢道:“实是多多相扰了大官人!” 武松缚了包裹,拴了哨棒要行,柴进又治酒食送路。

武松穿了一领新衲红绣袄,戴着个白范阳毡笠儿,背上包裹,提了哨棒,相辞了便行。

宋江道:“贤弟少等一等。

” 回到自己房内,取了些银两,赶出到庄门前来,说道:“我送兄弟一程。

” 宋江和兄弟宋清两个和安千诺等武松辞了柴大官人,宋江也道:“大官人,暂别了便来。

” 四个离了柴进东庄,行了五七里路,武松作别道:“尊兄,远了,请回。

柴大官人必然专望。

” 宋江道:“何妨再送几步。

” 路上说些闲话,不觉又过了三二里。

武松挽住宋江手道:“尊兄不必远送。

尝言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 宋江指着道:“容我再行几步。

兀那官道上有个小酒店,我们吃三锺了作别。

” 四个来到酒店里,宋江上首坐了;武松倚了哨棒,下席坐了;宋清横头坐定;安千诺也坐在边上。

便叫酒保打酒来,且买些盘馔果品菜蔬之类,都搬来摆在桌上。

四人饮了几杯,看看红日半西,武松便道:“天色将晚;哥哥不弃武二时,就此受武二四拜,拜为义兄。

” 宋江大喜。

武松纳头拜了四拜。

宋江叫宋清身边取出一锭十两银子送与武松。

武松那里肯受,说道:“哥哥客中自用盘费。

” 宋江道:“贤弟,不必多虑。

你若推却,我便不认你做兄弟。

” 武松只得拜受了,收放缠袋里。

宋江取些碎银子还了酒钱,武松拿了哨棒,四个出酒店前来作别。

武松堕泪拜辞了自去。

“且慢!洒家也正闲,不如一同前去。

”安千诺赶上武松。

宋江和宋清立在酒店门前,望两人不见了方才转身回来。

行不到五里路头,只见柴大官人骑着马,背後牵着两匹空马来接。

“林冲呢?” “他同武松一起走了。

” “也罢,一路上是个伴。

” 几人一同上马回庄上来。

下了马,请入後堂饮酒。

宋江弟兄两个自此只在柴大官人庄上。

武松和安千诺自与宋江分别之後,当晚投客店歇了。

次日早,起来打火吃了饭,还了房钱,拴束包裹,提了哨棒,便走上路。

武松道:“江湖上只闻说及时雨宋公明,果然不虚!结识得这般弟兄,也不枉了!” 安千诺点头,却不知在想什么。

武松二人在路上行了几日,来到阳谷限地面。

此去离县治还远。

当日晌午时分,他们走得肚中饥渴望见前面有一个酒店,挑着一面招旗在门前,上头写着五个字道:“三碗不过冈”。

安千诺马上扭头看向武松,心想,要开始了… 武松入到里面坐下,把哨棒倚了,叫道:“主人家,快把酒来吃。

” 安千诺也便跟进去。

只见店主人把三只碗,一双箸,一碟热菜,放在武松面前,满满筛一碗酒来。

安千诺道:“我不吃,你好生吃着。

” 武松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主人家,有饱肚的,买些吃酒。

” 酒家道:“只有熟牛肉。

” 武松道:“好的切二三斤来吃酒。

” 店家去里面切出二斤熟牛肉,做一大盘子,将来放在武松面前;随即再筛一碗酒。

武松吃了道:“好酒!” 又筛下一碗。

恰好吃了三碗酒,再也不来筛。

武松敲着桌子,叫道:“主人家,怎的不来筛酒?” 酒家道:“客官,要肉便添来。

” 武松道:“我也要酒,也再切些肉来。

” 酒家道:“肉便切来添与客官吃,酒却不添了。

” 武松道:“却又作怪!” 便问主人家道:“你如何不肯卖酒与我吃?” 酒家道:“客官,你须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道:‘三碗不过冈’。

” 武松道:“怎地唤作‘三碗不过冈’?” 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因此唤作‘三碗不过冈’。

若是过往客人到此,只吃三碗,便不再问。

” 安千诺看向武松,武松笑道:“原来恁地;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 酒家道:“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倒。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