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四十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冈武松打虎(下)

四十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冈武松打虎(下)

武松放了手来,松树边寻那打折的哨棒,拿在手里;只怕大虫不死,把棒橛又打了一回。

眼见气都没了,方才丢了棒,寻思道:“我就地拖得这死大虫下冈子去?……” 就血泊里双手来提时,那里提得动。

原来使尽了气力,手脚都苏软了。

安千诺赶来,“武兄!” 武松搭上安千诺的肩,“看,打死了!” “是,是,你最厉害了!”安千诺夸他。

武松再来青石上坐了半歇,说道:“天色看看黑了,傥或又跳出一只大虫来时,却怎地斗得他过?且挣扎下冈子去,明早却来理会。

” 安千诺道:“无妨,洒家有伸缩刀!” 武松在石头边寻了毡笠儿,转过乱树林边,一步步捱下冈子来。

安千诺追上他一道走。

走不到半里多路,只见枯草中又钻出两只大虫来。

武松道:“阿呀!我今番罢了!” 安千诺道:“兄长莫慌!” 只见那两只大虫在黑影里直立起来。

武松定睛看时,却是两个人,把虎皮缝作衣裳,紧紧绷在身上,手里各拿着一条五股叉,见了武松,吃一惊道:“你……你……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狮子腿,胆倒包着身躯!如何敢独自一个,昏黑将夜,又没器械,走过冈子来!你……你……你们……是人?是鬼?” 武松道:“你两个是甚麽人?” 那个人道:“我们是本处猎户。

” 武松道:“你们上岭上来做甚麽?” 两个猎户失惊道:“你们兀自不知哩!今景阳冈上有一只极大的大虫,夜夜出来伤人!只我们猎户也折了七八个,过往客人不记其数,都被这畜生吃了!本县知县着落当乡里正和我们猎户人等捕捉。

那业畜势大难近,谁敢向前!我们为他,正不知吃了多少限棒,只捉他不得!今夜又该我们两个捕猎,和十数个乡夫在此,上上下下放了窝弓药箭等他,正在这里埋伏,却见你大剌剌地从冈子上走将下来,我两个吃了一惊。

你们却正是甚人?曾见大虫麽?” 武松道:“我是清河县人氏,姓武,排行第二。

他是林冲。

却才冈子上乱树林边,正撞见那大虫,被我一顿拳脚打死了。

” 两个猎户听得,痴呆了,说道:“怕没这话?” 武松道:“你不信时,只看我身上兀自有血迹。

” 两个道:“怎地打来?” 武松把那打大虫的本事再说了一遍。

两个猎户听了,又喜又惊,叫拢那十个乡夫来。

只见这十个乡夫都拿着钢叉、踏弩、刀枪,随即拢来。

武松问道:“他们众人如何不随你两个上山?” 猎户道:“便是那畜生利害,他们如何敢上来!” 一夥十数个人都在面前。

两个猎户叫武松把打大虫的事说向众人。

众人都不肯信。

武松道:“你众人不信时,我和你去看便了。

” 众人身边都有火刀、火石,随即发出火来,点起五七个火把。

众人都跟着武松一同再上冈子来,看见那大虫做一堆儿死在那里。

众人见了大喜,先叫一个去报知本县里正并该管上户。

这里五七个乡夫自把大虫缚了,抬下冈子来。

到得岭下,早有七八十人都哄将起来,先把死大虫抬在前面,将一乘兜轿抬了武松,又带上安千诺,投本处一个上户家来。

那上户里正都在庄前迎接。

把这大虫扛到草厅上。

却有本乡上户,本乡猎户,三二十人,都来相探武松。

众人问道:“壮士高姓大名?贵乡何处?” 武松道:“小人是此间邻郡清河县人氏。

姓武,名松,排行第二。

因从沧州回乡来,昨晚在冈子那边酒店吃得大醉了,上冈子来,正撞见这畜生。

” 把那打虎的身分拳脚细说了一遍。

众上户道:“真乃英雄好汉!” 众猎户先把野味将来与武松把杯。

武松因打大虫困乏了,要睡。

大户便叫庄客打并客房,且教武松歇息。

到天明,上户先使人去县里报知,一面合具虎床,安排端正,迎接县里去。

天明,武松起来,洗漱罢,众多上户牵一只羊,挑一担酒,都在厅前伺候。

武松穿了衣裳,整顿巾帻,出到前面,与众人相见。

众上户把盏,说道:“被这畜生正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连累猎户吃了几顿限棒!今日幸得壮士来到,除了这个大害!第一,乡中人民有福,第二,客侣通行,实出壮士之赐!” 武松谢道:“非小子之能,托赖众长上福荫。

” 众人都来作贺。

吃了一早晨酒食,抬出大虫,放在虎床上。

众乡村上户都把段匹花红来挂与武松。

武松有些行李包裹,寄在庄上。

一齐都出庄门前来。

早有阳谷县知县相公使人来接武松。

都相见了,叫四个庄客将乘凉轿来抬了武松,把那大虫扛在前面,也挂着花红段匹,迎到阳谷县里来。

那阳谷县人民听得说一个壮士打死了景阳冈上大虫,迎喝了来,皆出来看,哄动了那个县治。

武松在轿上看时,只见亚肩叠背,闹闹攘攘,屯街塞巷,都来看迎大虫。

到县前衙门口,知县已在厅上专等,武松下了轿。

扛着大虫,都到厅前,放在甬道上。

知县看了武松这般模样,又见了这个老大锦毛大虫,心中自忖道:“不是这个汉,怎地打得这个虎!”便唤武松上厅来。

武松去厅前声了喏。

知县问道:“你那打虎的壮士,你却说怎生打了这个大虫?” 武松就厅前将打虎的本事说了一遍。

厅上厅下众多人等都惊得呆了。

知县就厅上赐了几杯酒,将出上户凑的赏赐钱一千贯给与武松,武松禀道:“小人托赖相公的福荫,偶然侥幸打死了这个大虫,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赏赐。

小人闻知这众猎户因这个大虫受了相公的责罚,何不就把这一千贯给散与众人去用?” 知县道:“既是如此,任从壮士。

” 武松就把这赏钱在厅上散与众人,——猎户。

知县见他忠厚仁德,有心要抬举他,便道:“虽你原是清河县人氏,与我这阳谷县只在咫尺。

我今日就参你在本县做个都头,如何?” 武松跪谢道:“若蒙恩相抬举,小人终身受赐。

” 安千诺长叹,点头一笑。

知县随即唤押司立了文案,当日便参武松做了步兵都头。

众上户都来与武松作庆贺喜,连连吃了三五日酒。

武松自心中想道:“我本要回清河县去看望哥哥,谁想倒来做了阳谷县都头。

” 自此上官见爱,乡里闻名。

又过了三二日,那一日,武松和安千诺走出县前来闲玩,只听得背后一个人叫声:“武都头,你今日发迹了,如何不看觑我则个?” 武松回头来看了,叫声:“阿呀!你如何却在这里?” 安千诺一惊,武大?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