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四十三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下)

四十三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下)

西门庆听罢大笑道:“虽然上不得凌烟阁,端的好计!” 王婆道:“不要忘了许我的十两银子!” 西门庆道:“‘但得一片橘皮吃,莫便忘了洞庭湖。

’这条计几时可行?” 王婆道:“只在今晚便有回报。

我如今趁武大未归,走过去细细地说诱她。

你却便使人将绫绣绢匹并绵子来。

” 西门庆道:“得乾娘完成得这件事,如何敢失信。

” 作别了王婆便去市上绣绢铺里买了绫绣绢缎并十两清水好绵;家里叫个伴当,取包袱包了,带了五两碎银,迳送入茶坊里。

王婆接了这物,分付伴当回去,自踅来开了后门,走过武大家里来。

那妇人接着,请去楼上坐地。

那王婆道:“娘子,怎地不过贫家吃茶?” 那妇人道:“便是这几日身体不快,懒走去的。

” 安千诺也走来,道:“王婆?” 那王婆惊了,“你,你是她偷…藏的汉子?” 安千诺道:“不是,洒家是豹子头林冲,乃武松之兄弟。

” 王婆便道:“娘子家里有历日麽?借与老身看一看,要选个裁衣日。

” 那妇人道:“乾娘裁甚麽衣裳?” 王婆道:“便是老身十病九痛,怕有些山高水低,预先要制办些送终衣服。

难得近处一个财主见老身这般说,布施与我一套衣料,绫绣绢段,又与若干好绵。

放在家里一年有馀,不能够做;今年觉道身体好生不济,又撞着如今闰月,趁这两日要做;又被那裁缝勒掯,只推生活忙,不肯来做;老身说不得这等苦!” 安千诺冷笑,死了倒好。

那妇人听了,笑道:“只怕奴家做得不中乾娘意;若不嫌时,奴出手与乾娘做,如何?” 那婆子听了,堆下笑来,说道:“若得娘子贵手做时,老身便死来也得好处去。

久闻娘子好手针线,只是不敢相央。

” 那妇人道:“这个何妨。

许了乾娘,务要与乾娘做了。

将历头叫人拣个黄道好日,便与你动手。

” 王婆道:“若得娘子肯与老身做时,娘子是一点福星,何用选日?老身也前日央人看来,说道明日是个黄道好日;老身只道裁衣不用黄道日,了不记他。

” 那妇人道:“归寿衣正要黄道日好,何用别选日。

” 王婆道:“既是娘子肯作成老身时,大胆只是明日,起动娘子到寒家则个。

” 那妇人道:“乾娘,不必,将过来做不得?” 王婆道:“便是老身也要看娘子做生活则个;又怕家里没人看门前。

” 那妇人道:“既是乾娘恁地说时,我明日饭后便来。

” 那婆子千恩万谢下楼去了。

安千诺却无言。

王婆当晚回复了西门庆的话,约定后日准来。

次日,清早,王婆收拾房里乾净了,买了些线索,安排了些茶水,在家里等候。

武大吃了早饭,打当了担儿,自出去卖炊饼。

那妇人把帘儿挂了,从后门走过王婆家里来。

那婆子欢喜无限,接入房里坐下,便浓浓地点道茶,撒上些出日松子胡桃肉,递与这妇人吃了;抹得桌子乾净,便将出那绫绣绢段来。

妇人将尺量了长短,裁得完备,便缝起来。

婆子看了,口里不住声价喝采,道:“好手段!老身也活了六七十岁,眼里真个不曾见过这般好针线!” 那妇人缝到日中,王婆便安排些酒食请他,下了一斤面与那妇人吃了;再缝了一歇,将次晚来,便收拾起生活,自归去,恰好武大归来,挑着空担儿进门。

那妇人拽开门,下了帘子。

武大入屋里来,看见老婆面色微红,便问道:“你那里吃酒来?” 那妇人应道:“便是间壁王乾娘央我做送终的衣裳,日中安排些点心请我。

” 武大道:“啊呀!不要吃他的。

我们也有央及他处。

他便央你做得件把衣裳,你便自归来吃些点心,不直得搅恼他。

你明日倘或再去做时,带了些钱在身边,也买些酒食与他回礼,休要失了人情。

他若是不肯要你还礼时,你便只是拿了家来做去还他。

” 那妇人听了,当晚无话。

安千诺摇头。

王婆设计已定,赚潘金莲来家。

次日饭后,武大自出去了,王婆便踅过来相请。

去到他房里,取出生活,一面缝将起来。

王婆自一边点茶来吃了。

看看日中,那妇人取出一贯钱付与王婆,说道:“乾娘,奴和你买杯酒吃。

” 王婆道:“啊呀!那里有这个道理?老身央及娘子在这里做生活,如何颠倒教娘子坏钱?” 那妇人道:“却是拙夫分付奴来!若还乾娘见外时,只是将了家去做还乾娘。

” 那婆子听了,连声道:“大郎直恁地晓事。

既然娘子这般说时,老身权且收下。

” 这婆子生怕打脱了这事,自又添钱去买些好酒好食,希奇果子来,殷勤相待。

王婆安排了点心,请那妇人吃了酒食,再缝了一歇,看看晚来,千恩万谢去归了。

第三日早饭后,王婆只待武大出去了,便走过后门来,叫道:“娘子,老身大胆……” 那妇人从楼上下来道:“奴却待来也。

” 两个厮见了,来到王婆房里坐下,取过生活来缝。

那婆子随即点盏茶来,两个吃了。

那妇人看看缝到晌午前后,却说西门庆巴不到这一日,裹了顶新头巾,穿了一套整整齐齐衣服,带了三五两碎银子,迳投这紫石街来,到得茶房门首便咳嗽道:“王乾娘,连日如何不见?” 那婆子瞧科,便应道:“兀!谁叫老娘!” 西门庆道:“是我。

” 那婆子赶出来看了,笑道:“我只道是谁,却原来是施主大官人。

你来得正好,且请你入去看一看。

” 把西门庆袖子一拖拖进房里,对着那妇人道:“这个便是那施主,与老身那衣料的官人。

” 西门庆见了那妇人,便唱个喏。

那妇人慌忙放下生活,还了万福。

王婆却指着这妇人对西门庆道:“难得官人与老身段匹,放了一年,不曾做得。

如今又亏杀这位娘子出手与老身做成全了。

真个是布机也似好针线!又密又好,其实难得!大官人,你且看一看。

” 西门庆把起来看了,喝采,口里说道:“这位娘子怎地传得这手好生活!神仙一般的手段!” 那妇人笑道:“官人休笑话。

” 西门庆问王婆道:“乾娘,不敢问,这位是谁家宅上娘子?” 王婆道:“大官人,你猜。

” 西门庆道:“小人如何猜得着。

” 王婆哈哈的笑道:“便是间壁武大郎的娘子;前日叉竿打得不疼,大官人便忘了。

” 那妇人脸便红红的道:“那日奴家偶然失手,官人休要记怀。

” 西门庆道:“说那里话。

” 王婆便接口道:“这位大官人一生和气,从来不会记恨,极是好人。

” 西门庆道:“前日小人不认得,原来却是武大郎的娘子。

小人只认的大郎,一个养家经纪人。

且是在街上做买卖,大大小小不曾恶了一个人,又会赚钱,又且好性格,真个难得这等人。

” 王婆道:“可知哩;娘子自从嫁得这个大郎,但是有事,百依百随。

” 那妇人应道:“他是无用之人,官人休要笑话。

” 西门庆道:“娘子差矣;柔软是立身之本,刚强是惹祸之胎。

似娘子的大郎所为善良时,‘万丈水无涓滴漏。

’” 王婆打着猎鼓儿道:“说的是。

” 西门庆夸奖了一回,便坐在妇人对面。

王婆又道:“娘子,你认的这个官人麽?” 那妇人道:“奴不认的。

” 婆子道:“这个大官人是这本县一个财主,知县相公也和他来往,叫做西门庆大官人,万万贯钱财,开着个生药铺在县前。

家里钱过北斗,米烂陈仓,赤的是金,白的是银;圆得是珠,光的是宝。

也有犀牛头上角,亦有大象口中牙。

……” 那婆子只顾夸奖西门庆,口里假嘈。

那妇人就低了头缝针线。

西门庆看得潘金莲十分情思,恨不就做一处。

王婆便去点两盏茶,来递一盏与西门庆,一盏递与这妇人;说道:“娘子相待大官人则个。

” 吃罢茶,便觉有些眉目送情。

王婆看着西门庆把一只手在脸上摸。

西门庆心里瞧科,已知有五分了。

王婆便道:“大官人不来时,老身也不敢来宅上相请;一者缘法,二者来得恰好。

大官人便是出钱的,这位娘子便是出力的;不是老身路歧相烦,难得这位娘子在这里,官人好做个主人,替老身与娘子浇手。

” 西门庆道:“小人也见不到,这里有银子在此。

” 便取出来,和帕子递与王婆。

那妇人便道:“不消生受得。

” 口里说,又不动身。

王婆将了银子要去,那妇人又不起身。

婆子便出门,又道:“有劳娘子相陪大官人坐一坐。

” 那妇人道:“乾娘,免了。

” 却亦是不动身。

西门庆这厮一双眼只看着那妇人;这婆娘一双眼也偷睃西门庆,见了这表人物,心中倒有五七分意了,又低着头自做生活。

王婆买了些见成的肥鹅熟肉,细巧果子归来,尽把盘子盛了,果子菜蔬尽都装了,搬来房里桌子上。

看着那妇人道:“乾娘自便相待大官人,奴却不当。

” 依旧原不动身。

那婆子道:“正是专与娘子浇手,如何却说这话?” 王婆将盘馔都摆在桌子上,三人坐定,把酒来斟。

这西门庆拿起酒盏来,说道:“娘子,满饮此杯。

” 那妇人笑道:“多感官人厚意。

” 王婆道:“老身得知娘子洪饮,且请开怀吃两盏儿。

” 西门庆拿起箸来道:“乾娘,替我劝娘子请些个。

” 那婆子拣好的递将过来与那妇人吃。

一连斟了三巡酒,那婆子便去烫酒来。

西门庆道:“不敢动问娘子青春多少?” 那妇人应道:“奴家虚度二十三岁。

” 西门庆道:“小人痴长五岁。

” 那妇人道:“官人将天比地。

” 王婆走进来道:“好个精细的娘子!不惟做得好针线,诸子百家皆通。

” 西门庆道:“却是那里去讨!武大郎好生有福!” 王婆便道:“不是老身说是非,大官人宅里枉有许多,那里讨一个赶得上这娘子的!” 西门庆道:“便是这等一言难尽;只是小人命薄,不曾招得一个好的。

” 王婆道:“大官人,先头娘子须好。

” 西门庆道:“休说!若是我先妻在时,却不怎地家无主,屋到竖!如今枉自有三五七口人吃饭,都不管事!” 那妇人问道:“官人,恁地时,殁了大娘子得几年了?” 西门庆道:“说不得。

小人先妻是微末出身,却倒百伶百俐,是件都替得小人;如今不幸,她殁了已得三年,家里的事都七颠八倒。

为何小人只是走了出来?在家里时,便要怄气。

” 那婆子道:“大官人,休怪老身直言:你先头娘子也没有武大娘子这手针线。

” 西门庆道:“便是小人先妻也没有此娘子这表人物。

” 那婆子笑道:“官人,你养的外宅在东街上,如何不请老身去吃茶?” 西门庆道:“便是唱慢曲儿的张惜惜;我见她是路歧人,不喜欢。

” 婆子又道:“官人,你和李娇娇却长久。

” 西门庆道:“这个人见今取在家里。

若是他似娘子时,自册正了他多时。

” 王婆道:“若有娘子般中得官人意的,来宅上说没妨事麽?” 西门庆道:“我的爹娘俱已殁了,我自主张,谁敢道个‘不’字。

” 王婆道:“我自说要,急切那里有中得官人意的。

” 西门庆道:“做甚麽了便没?只恨我夫妻缘分上薄,自不撞着!” 西门庆和这婆子一递一句,说了一回。

王婆便道:“正好吃酒,却又没了。

官人休怪老身差拨,再买一瓶儿酒来吃。

如何?” 西门庆道:“我手帕里有五两来碎银子,一发撒在你处,要吃时只顾取来,多的乾娘便就收了。

” 那婆子谢了官人,起身睃这粉头时,一锺酒落肚,又自两个言来语去,都有意了,只低了头,却不起身。

那婆子满脸堆下笑来,说道:“老身去取瓶儿酒来与娘子再吃一杯儿,有劳娘子相待大官人坐一坐。

注子里有酒没?便再筛两盏儿和大官人吃,老身直去县前那家有好酒买一瓶来,有好歇儿耽阁。

” 那妇人口里说道:“不用了。

” 坐着,却不动身。

婆子出到房门前,便把索儿缚了房门,却来当路坐了。

安千诺见状,无佘,这对狗男女,也还是混在一起了。

西门庆自在房里,便斟酒来劝那妇人;却把袖子在桌上一拂,把那双箸拂落地下。

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箸正落在妇人脚边。

西门庆连忙蹲身下去拾,只见那妇人尖尖的一双小脚儿正翘在箸边。

西门庆且不拾箸,便去那妇人绣花鞋儿上捏一把。

那妇人便笑将起来,说道:“官人,休要罗唣!你真个要勾搭我?” 西门庆便跪下道:“只是娘子作成小人!” 那妇人便把西门庆搂将起来。

当时两个就王婆房里,脱衣解带,无所不至。

两人正欲各整衣襟,只见王婆推开房门入来!怒道:“你两个做得好事!” 西门庆和那妇人,都吃了一惊。

那婆子便道:“好呀!好呀!我请你来做衣裳,不曾叫你来偷汉子!武大得知,须连累我;不若我先去出首!” 回身便走。

那妇人扯住裙儿道:“乾娘饶恕则个!” 西门庆道:“乾娘低声!” 安千诺冲撞进来,大喝:“三个厮哪里去!” 三人皆愣。

安千诺提了伸缩刀,顷刻间伸长半米。

吓得三人不敢动。

安千诺喝道:“你们接着说便是。

” 王婆只得道:“若要我饶恕你们,都要依我一件!” 那妇人道:“休说一件,便是十件奴也依!” 王婆道:“你从今日为始,瞒着武大,每日不要失约,负了大官人,我便罢休,若是一日不来,我便对你武大说。

” 那妇人道:“只依着乾娘便了。

” 王婆又道:“西门大官人,你自不用老身多说,这十分好事已都完了,所许之物不可失信。

你若负心,我也要对武大说!” 西门庆道:“乾娘放心,并不失信。

” 安千诺大笑,道:“西门庆,破鞋感觉如何?还有你,新欢很好是吗?得,得,洒家不管了,告辞。

” 潘金莲迎上来,“求林大哥不要告诉别人!” 安千诺冷声道:“罢了,罢了,自求多福吧。

” 待安千诺刚转身,西门庆便扑上来,安千诺冷冷地抬起左臂,向后一击,听得惨叫,她回头,扬扬伸缩刀,道:“告诉你,别打老子的主意,呵,这样你们的烂事还能继续。

” 安千诺飞身出了房门。

“这小子是什么人?”西门庆问。

无人答话。

那妇人忙起身道:“武大那厮将归了,奴自回去。

” 便踅过后门归家,先去下了帘子,武大恰好进门。

王婆看着西门庆道:“好手段麽?” 西门庆道:“端的亏了乾娘!我到家便取一锭银送来与你,所许之物,岂敢昧心。

只是,那汉子,下手也太狠了些。

” 王婆道:“不要叫老身棺材出了讨挽歌郎钱!” 西门庆笑了去。

那妇人自当日为始,每日踅过王婆家里来和西门庆做一处,恩情似漆,心意如胶。

不到半月之间,街坊邻舍都知道了,只瞒着武大一个不知。

本县有人年方十五六岁,本身姓乔,因为做军在郓州生养的,就取名叫做郓哥,家中有一个老爹。

那小厮生得乖觉,自来只靠县前这许多酒店里卖些时新果品,时常得西门庆赍发他些盘缠。

其日,正寻得一篮儿雪梨,提着来绕街寻问西门庆。

又有一等的多口人说道:“郓哥,你若要寻他,我教你一处去寻。

” 郓哥道:“聒噪阿叔,叫我去寻得他见,赚得三五十钱养活老爹也好。

” 那多口的道:“西门庆他如今刮上了卖炊饼的武大老婆,每日只在紫石街上王婆茶坊里坐地,这早晚多定正在那里。

你小家只顾撞入去不妨。

” 那郓哥得了这话,谢了阿叔指教。

这小子提了篮儿,一直望紫石街走来,迳奔入茶坊里去,却好正见王婆坐在小凳儿上绩绪。

郓哥把篮儿放下,看着王婆道:“乾娘,拜揖。

” 那婆子问道:“郓哥,你来这里做甚麽?” 郓哥道:“要寻大官人赚三五十钱养活老爹。

” 婆子道:“甚麽大官人?” 郓哥道:“乾娘情知是那个,便只是他那个。

” 婆子道:“便是大官人,也有个姓名。

” 郓哥道:“便是两个字的。

” 婆子道:“甚麽两个字的?” 郓哥道:“乾娘只是要作耍我。

我要和西门大官人说句话。

” 望里面便走。

那婆子一把揪住,道:“小子!那里去?人家屋里,各有内外!” 郓哥道:“我去房里便寻出来。

” 王婆道:“含鸟猢狲!我屋里那得甚麽‘西门大官人’!” 郓哥道:“不要独自吃呵!也把些汁水与我呷一呷!我有甚麽不理会得!” 婆子便骂道:“你那小猢狲!理会得甚麽!” 郓哥道:“你正是水泄不漏,半点儿也没有落地!直要我说出来,只怕卖炊饼的哥哥发作!” 那婆子吃他这两句道着他真病,心中大怒;喝道:“含鸟猢狲!也来老娘屋里放屁辣臊!” 郓哥道:“我是小猢狲,你是马泊六!” 那婆子揪住郓哥,凿上两个栗暴。

郓哥叫道:“做甚麽便打我!” 婆子骂道:“贼猢狲!高做声,大耳刮子打你出去!” 郓哥道:“老咬虫!没事得便打我!” 这婆子一头叉,一头大栗暴凿直打出街上去。

安千诺出现,伸缩刀一挥,“呦,欺负人呢?” “林好汉,我…” 安千诺一刀劈开门前石,道:“看到没?洒家的刀有多厉害!下次,定拿你做刀下鬼!” 那婆子道:“是,是,好汉,再不敢了。

” 而那小孩雪梨篮儿也丢出去;那篮雪梨四分五落,滚了开去。

这小猴子打那虔婆不过,一头骂,一头哭,一头走,一头街上拾梨儿,指着那王婆茶坊骂道:“老咬虫!我教你不要慌!我不去说与他!不做出来不信。

” 他提了篮儿,迳奔去寻这人。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