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四十六偷骨殖何九送丧供人头武二设(中)

四十六偷骨殖何九送丧供人头武二设(中)

武松收了刀,藏了骨头银子,算还酒钱,便同何九叔望郓哥家里来。

却好走到他门前,只见那小子挽着个柳笼栲栳在手里,籴米归来。

何九叔叫道:“郓哥,你认得这位都头麽?” 郓哥道:“解大虫来时,我便认得了!你两个寻我做甚麽?” 郓哥那小厮也瞧了八分,便说道:“只是一件,我的老爹六十岁没人养赡,我却难相伴你们吃官司耍。

” 武松道:“好兄弟!” 便去身边取五两来银子。

“你把去与老爹做盘缠,跟我来说话。

” 郓哥自心里想道:“这五两银子如何不盘缠得三五个月?便陪待他吃官司也不妨!” 将银子和米把与老儿,便跟了二人出巷口一个饭店楼上来。

武松叫过卖造三分饭来,对郓哥道:“兄弟,你虽年纪幼小,倒有养家孝顺之心。

却才与你这些银子,且做盘缠。

我有用着你处,事务了毕时,我再与你十四五两银子做本钱。

你可备细说与我:你恁地和我哥哥去茶坊里捉奸?” 郓哥道:“我说与你,你却不要气苦。

我从今年正月十三日提得一篮儿雪梨要去寻西门庆大郎挂一钩子,一地里没寻他处。

问人时,说道:他在紫石街王婆茶坊里,和卖炊饼的武大老婆做一处,如今刮上了他,每日只在那里。

我听得了这话,一径奔去寻他,叵耐王婆老猪狗拦住,不放我入房里去。

吃我把话来侵他底子,那猪狗便打我一顿栗暴,直叉我出来,将我梨儿都倾在街上。

还好那林兄提了刀威胁。

我气苦了,去寻你大郎,说与他备细,他便要去捉奸。

我道:你不济事,西门庆那厮手脚了得!你若捉他不着,反吃他告了倒不好。

我明日和你约在巷口取齐,你便少做些炊饼出来。

我若张见西门庆入茶坊里去时,我先入去,你便寄了担儿等着。

只看我丢出篮儿来,你便抢入来捉奸。

我这日又提了一篮梨儿,径去茶坊里,被我骂那老猪狗,那婆子便来打我,吃我先把篮儿撇出街上,我一头顶住那老狗在壁上,林兄用刀吓她。

武大郎却抢入去时,婆子要去拦截,却被我顶住了,只叫得武大来也!原来倒吃他两个顶住了门。

大郎只在房门外声张,林兄飞腿踢开门,那奸夫奔出来,把大郎一脚踢倒了。

我见那妇人随后便出来,扶大郎不动,我慌忙也自走了。

过得五七日,说大郎死了。

我却不知怎地死了。

” 武松问道:“你这话是实了?你却不要说谎。

” 郓哥道:“便到官府,我也只是这般说!” 武松道:“说得是,兄弟。

” 便讨饭来吃了,还了饭钱。

三个人下楼来。

何九叔道:“小人告退。

” 武松道:“且随我来,正要你们与我证一证。

” 把两个一直带到县厅上。

知县见了,问道:“都头告甚麽?” 武松告说:“小人亲兄武大被西门庆与嫂通奸,下毒药谋杀性命。

小人兄弟林冲也遭毒害,尸体还在灵台。

这两个便是证见。

要相公做主则个。

” 知县先问了何九叔并郓哥口词,当日与县吏商议。

原来县吏都是与西门庆有首尾的,官人自不必说。

因此,官吏通同计较道:“这件事难以理问。

” 知县道:“武松,你也是个本县都头,不省得法度?自古道:捉奸见双,捉贼见赃,杀人见伤。

你那哥哥的尸首又没了,你又不曾捉得他奸;如今只凭这两个言语便问他杀人公事,莫非忒偏向麽?你不可造次。

还有,你怎断定那林兄是被害的?须要自己寻思,当行即行。

” 武松怀里去取出两块酥黑骨头,十两银子,一张纸,告道:“覆告相公:这个须不是小人捏合出来的。

” 知县看了道:“你且起来,待我从长商议。

可行时便与你拿问。

” 何九叔、郓哥都被武松留在房里。

当日西门庆得知,却使心腹人来县里许官吏银两。

次日早晨,武松在厅上告禀,催逼知县拿人。

谁想这官人贪图贿赂,回出骨殖并银子来,说道:“武松,你休听外人挑拨你和西门庆做对头;这件事不明白,难以对理。

圣人云: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後之言,岂能全信?不可一时造次。

” 狱吏便道:“都头,但凡人命之事,须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俱全,方可推问得。

” 武松道:“既然相公不准所告,且却又理会。

” 收了银子和骨殖,再付与何九叔收下了;下厅来到自己房内,叫士兵安排饭食与何九叔同郓哥吃,“留在房里相等一等,我去便来也。

” 又自带了三两个士兵,离了县衙,将了砚瓦笔墨,就买了三五张纸藏在身边,就叫两个士兵买了个猪首,一只鹅,一只鸡,一担酒,和些果品之类,安排在家里。

约摸也是巳牌时候,带了个士兵来到家中。

那妇人已知告状不准,放下心不怕他,大着胆看他怎的。

武松叫道:“嫂嫂,下来,有句话说。

” 那婆娘慢慢地行下楼来问道:“有甚麽话说?” 武松道:“明日是亡兄断七;你前日恼了诸邻舍街坊,我今日特地来把杯酒,替嫂嫂相谢众邻。

” 那妇人大剌剌地说道:“谢他们怎地?” 武松道:“礼不可缺。

” 唤士兵先去灵床子前,明晃晃的点起两枝蜡烛,焚起一炉香,列下一陌纸钱,把祭物去灵前摆了,堆盘满宴,铺下酒食果品之类,叫一个士兵後面烫酒,两个士兵门前安排桌凳,又有两个前后把门。

武松自吩咐定了,便叫:“嫂嫂,来待客。

我去请来。

” 先请隔壁王婆。

那婆子道:“不消生受,教都头作谢。

” 武松道:“多多相扰了乾娘,自有个道理。

先备一杯菜酒,休得推故。

” 那婆子取了招儿,收拾了门户,从后门走过来。

武松道:“嫂嫂坐主位,乾娘对席。

” 婆子已知道西门庆回话了,放心着吃酒。

两个都心里道:“看他怎地!” 武松又请这边下邻开银铺的姚二郎姚文卿。

二郎道:“小人忙些,不劳都头生受。

” 武松拖住便道:“一杯淡酒,又不长久,便请到家。

” 那姚二郎只得随顺到来,便教去王婆肩下坐了。

又去对门请两家。

一家是开纸马桶铺的赵四郎赵仲铭。

四郎道:“小人买卖撇不得,不及陪奉。

” 武松道:“如何使得;众高邻都在那里了。

” 不由他不来,被武松扯到家里,道:“老人家爷父一般。

” 便请在嫂嫂肩下坐了。

又请对门那卖冷酒店的胡正卿。

那人原是吏官出身,便瞧道有些尴尬,那里肯来,被武松不管他,拖了过来,却请去赵四郎肩下坐了。

武松道:“王婆,你隔壁是谁?” 王婆道:“他家是卖馉饳儿的。

” 张公却好正在屋里,见武松入来,吃了一惊道:“都头没甚话说?” 武松道:“家间多扰了街坊,相请吃杯淡酒。

” 那老儿道:“哎呀!老子不曾有些礼数到都头家,却如何请老子吃酒?” 武松道:“不成微敬,便请到家。

” 老儿吃武松拖了过来,请去姚二郎肩下坐地。

说话的,为何先坐的不走了?原来都有士兵前后把着门,都是监禁的一般。

武松请到四家邻舍并王婆,和嫂嫂共是六人。

武松掇条凳子,却坐在横头,便叫士兵把前后门关了。

那後面士兵自来筛酒。

武松唱个大喏,说道:“众高邻休怪小人粗卤,胡乱请些个。

” 众邻舍道:“小人们都不曾与都头洗泥接风,如今倒来反扰。

” 武松笑道:“不成意思,众高邻休得笑话则个。

” 士兵只顾筛酒。

众人怀着鬼胎,正不知怎地。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