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四十九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下)

四十九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下)

武松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安千诺也盯着那妇人。

那妇人道:“客官,那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

” 武松道:“我见这馒头馅内有几根黑毛,以此疑忌。

” 安千诺立马将馒头丢出去,叫了一声,“啊!我靠!龙门客栈啊!” 几人都看向她。

武松又问道:“娘子,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 那妇人道:“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

” 武松道:“恁地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 那妇人笑着心想道:“这贼配军却不是作死!倒来戏弄老娘,不是我来寻你。

我且先对付那厮!” 这妇人便道:“客官,休要取笑,再吃几碗了,去后面树下乘凉。

要歇,便在我家安歇不妨。

” 武松听了这话,自家肚里寻思道:“这妇人不怀好意了,你看我且先耍她!” 武松又道:“大娘子,你家这酒好生淡薄,别有甚好酒,请我们吃几碗。

” 那妇人道:“有些十分香美的好酒,只是浑些。

” 武松道:“最好,越浑越好。

” 那妇人心里暗笑,便去里面托出一镟浑色酒来。

武松看了道:“这个正是好生酒,只宜热吃最好。

” 那妇人道:“还是这位客官省得。

我烫来你尝看。

” 妇人自笑道:“这个贼配军正是该死!倒要热吃!这药却是发作得快!那厮便是我手里行货!” 烫得热了,把将过来筛作三碗,笑道:“客官,试尝这酒。

” 两个公人那里忍得饥渴,只顾拿起来吃了。

安千诺也端起一碗,偷偷倒了,装作喝了的样子。

武松便道:“娘子,我从来吃不得寡酒,你再切些肉来与我过口。

” 支开那妇人转身入去,他却把这酒泼在僻暗处,只虚把舌头来咂,道:“好酒!还是这个酒冲得人动!” 安千诺见状,憋笑,这武松,还挺聪明,和自己一样都倒酒呢! 那妇人没去切肉,只虚转一遭,便出来拍手叫道:“倒也!倒也!” 那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噤了口,望后扑地便倒。

武松也双眼紧闭,扑地仰倒在凳边。

安千诺也趴在桌子上。

只听得那妇人笑道:“着了,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脚水!” 便叫:“小二,小三,快出来!” 只听得飞奔出两个蠢汉来。

听他先把两个公人先扛了进去,这妇人便来桌上提那包裹并公人的缠袋。

想是捏一捏,约莫里面已是金银,只听得她大笑道:“今日得这四个行货倒有好两日馒头卖,又得这若干东西!” 听得把包裹缠袋提入进去了,随听他出来看这两个汉子扛抬武松,那里扛得动,直挺挺在地下,却似有千百斤重的。

安千诺偷偷去拿伸缩刀,只听得妇人喝道:“你这鸟男女只会吃饭吃酒,全没些用,直要老娘亲自动手!这个鸟大汉却也会戏弄老娘!这等肥胖,好做黄牛肉卖。

那两个瘦蛮子只好做水牛肉卖。

扛进去先开剥这厮用!” 听他一头说,一头想是脱那绿纱衫儿,解了红绢裙子,赤膊着,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

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当胸前搂住,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只见她杀猪也似叫将起来。

那两个汉子急待向前,被武松大喝一声,惊得呆了。

安千诺也爬起身来,拎刀架上两汉子。

那妇人被按压在地上,只叫道:“好汉饶我!” 那里敢挣扎。

只见门前一人挑一担柴歇在门首。

望见武松按倒那妇人在地上,又见安千诺制住了两汉子,那人大踏步跑将进来,叫道:“好汉息怒!且饶恕了,小人自有话说。

” 武松跳将起来,把左脚踏住妇人,提着双拳,那人看着武松,叉手不离方寸,说道:“愿闻好汉大名?” 武松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都头武松的便是!” 那人道:“莫不是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 武松回道:“然也!” 那人纳头便拜道:“闻名久矣,今日幸得拜识。

” 武松道:“你莫非是这妇人的丈夫?” 那人道:“是小人的浑家。

不知怎地触犯了都头?可看小人薄面,望乞恕罪!” 安千诺松了那两汉子,收了伸缩刀。

武松慌忙放起妇人来,便问:“我看你夫妻两个也不是等闲的人,愿求姓名。

” 那人便叫妇人穿了衣裳,快近前来拜了武松。

武松道:“却才冲撞,嫂嫂休怪。

” 那妇人便道:“有眼不识好人,一时不是,望伯伯恕罪。

且请伯伯里面坐地。

” 武松又问道:“你夫妻二位高姓大名?如何知我姓名?” 那人道:“小人姓张,名青,原是此间光明寺种菜园子。

为因一时争些小事,性起,把这光明寺僧行杀了,放把火烧做白地,后来也没对头,官司也不来问。

小人只在此大树坡下剪径。

忽一日,有个老儿挑担子过来,小人欺负他老,抢出去和他厮并,斗了二十馀合,被那老儿一匾担打翻。

原来那老儿年纪小时专一剪径,因见小人手脚活便,带小人归去到城里,教了许多本事,又把这个女儿招赘小人做了女婿。

城里怎地住得,只得依旧来此间盖些草屋,卖酒为生;实是只等客商过住,有那些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

小人每日也挑些去村里卖。

如此度日。

小人因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人都叫小人做菜园子张青。

俺这浑家姓孙,全学得他父亲本事,人都唤他做母夜叉孙二娘。

小人却才回来,听得浑家叫唤,谁想得遇都头!小人多曾分付浑家道:三等人不可坏他:第一是云游僧道,他不曾受用过分了,又是出家的人。

……则恁地,也争些儿坏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人:原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姓鲁,名达;为因三拳打死了一个镇关西,逃走上五台山落发为僧;因他脊梁上有花绣,江湖上都呼他做花和尚鲁智深;使一条浑铁禅杖,重六十来斤;也从这里经过。

浑家见他生得肥胖,酒里下了些蒙汗药,扛入在作坊里。

正要动手开剥,小人恰好归来,见他那条禅杖非俗,却慌忙把解药救起来,结拜为兄。

打听他近日占了二龙山宝珠寺,和一个甚麽青面兽杨志霸在那方落草。

小人几番收得他相招的书信,只是不能够去。

” 武松道:“这两个,我也在江湖上多闻他名。

” 安千诺道:“杨志与鲁智深?巧了。

” 张青道:“只可惜了一个头陀,长七八尺,一条大汉,也把来麻坏了!小人归得迟了些个,已把他卸下四足。

如今只留得一个箍头的铁界尺,一领皂直裰,一张度牒在此。

别的不打紧,有两件物最难得:一件是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一件是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

想这头陀也自杀人不少,直到如今,那刀要便半夜里啸响。

小人只恨道不曾救得这个人,心里常常忆念他。

‘第二是江湖上行院之人,他们是冲州撞府,逢场作戏,陪了多少小心得来的钱物;若还结果了他,那厮们你我相传,去戏台上说得我等江湖上好汉不英雄。

’又分付浑家:‘第三是各处犯罪流配的人,中间多有好汉在里头,切不可坏他。

’不想浑家不依小人的言语,今日又冲撞了都头。

幸喜小人归得早些。

却是如何起了这片心?” 母夜叉孙二娘道:“本是不肯下手;一者见伯伯包裹沈重,二乃怪伯伯说起风话,因此一时起意。

” 武松道:“我是斩头沥血的人,何肯戏弄良人。

我见嫂嫂瞧得我包裹紧,先疑忌了,因此,特地说些风话,漏你下手。

那碗酒,我已泼了,假做中毒。

你果然来提我。

一时拿住,甚是冲撞了,嫂嫂休怪。

” 张青大笑起来,“对了,这位是?” 安千诺拱手:“在下林冲。

” 他便请武松二人直到后面客席里坐定。

武松道:“兄长,你且放出那两个公人则个。

” 张青便引武松到人肉作坊里;看时,见壁上绷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七条人腿。

见那两个公人,一颠一倒,挺着在剥人凳上。

武松道:“大哥,你且救起他两个来。

” 张青道:“请问都头,今得何罪?配到何处去?” 武松把杀西门庆并嫂的缘由一一说了一遍。

张青夫妻两个欢喜不尽,便对武松说道:“小人有句话,未知都头如何?” 武松道:“大哥,但说不妨。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