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强势女入水浒 > 十五吴用荐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中)

十五吴用荐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中)

那三个狼餐虎食,吃了一回。

阮小五动问道:“教授到此贵干?” 阮小二道:“教授如今在一个大财主家做门馆教学,今来要对付十数尾金色鲤鱼,要重十四五斤的,特来寻我们。

” 阮小七道:“若是每常,要三五十尾也有,莫说十数个,再要多些,我弟兄们也包办得。

如今便要重十斤的也难得。

” 阮小五道:“教授远来,我们也对付十来个重五六斤的相送。

” 吴用道:“小生多有银两在此,随算价钱,只是不用小的,须得十四五斤重的便好。

” 阮小七道:“教授,却没讨处,便是五哥许五六斤的,也不能够,须是等得几日才得。

我的船里有一桶小活鱼,就把来吃酒。

” 阮小七便去船内取将一桶小鱼上来,约有五七斤,自去灶上安排,盛做三盘,把来放在桌上。

阮小七道:“教授胡乱吃些个。

” 五个又吃了一回,看看天色渐晚,吴用寻思道:“这酒店里须难说话,今夜必是他家权宿,到那里却又理会。

” 阮小二道:“今夜天色晚了,请教授和教头在我家宿一宵,明日却再说。

” 吴用道:“小生来这里走一遭,千难万难,幸得你们弟兄今日做一处,眼见得这席酒不肯要小生还钱,今晚借二郎家歇一夜,小生有些须银子在此,相烦就此店中沽一瓮酒,买些肉,村中寻一对鸡,夜间同一醉如何?” 安千诺从口袋中摸了半天,嘟囔道:“卡呢?卡呢?” 四个人问:“什么卡?” 安千诺反应上来,道:“没有,没有,洒家糊涂了。

” 阮小二道:“哪里要教授坏钱,我们弟兄自去整理,不烦恼没对付处。

” 吴用道:“径来要请你们三位。

若还不依小生时,只此告退。

” 阮小七道:“既是教授这般说时,且顺情吃了,却再理会。

” 吴用道:“还是七郎性直爽快!” 吴用取出一两银子,付与阮小七,就问主人家沽了一瓮酒,借个大瓮盛了,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

阮小二道:“我的酒钱,一发还你。

” 店主人道:“最好!最好!” 五人离了酒店,再下了船,把酒肉都放在船舱里,解了缆索,径划将开去,一直投阮小二家来。

到得门前,上了岸,把船仍旧缆在桩上,取了酒肉,五人一齐都到后面坐地,便叫点起灯来。

原来阮家弟兄三个,只有阮小二有老小,阮小五、阮小七都不曾婚娶,五个人都在阮小二家后面水亭上坐定。

阮小七宰了鸡,叫阿嫂同讨的小猴子在厨下安排。

约有一更相次,酒肉都搬来摆在桌上。

吴用劝他弟兄们吃了几杯,又提起买鱼事来,说道:“你这里偌大一个去处,却怎地没了这等大鱼?” 阮小二道:“实不瞒教授说,这般大鱼,只除梁山泊里便有,我这石碣湖中狭小,存不得这等大鱼。

” 吴用道:“这里和梁山泊一望不远,相通一派之水,如何不去打些?” 阮小二叹了一口气道:“休说!” 吴用又问道:“二哥如何叹气?” 阮小五接了说道:“教授不知,在先这梁山泊是我弟兄们的衣饭碗,如今绝不敢去。

” 吴用道:“偌大去处,终不成官司禁打鱼鲜。

” 阮小五道:“甚么官司,敢来禁打鱼鲜!便是活阎王,也禁治不得!” 吴用道:“既没官司禁治,如何绝不敢去?” 阮小五道:“原来教授不知来历,且和教授说知。

” 吴用道:“小生却不理会得。

” 安千诺却心一揪,望着阮小七。

阮小七接着便道:“这个梁山泊去处,难说难言。

如今泊子里新有一伙强人占了,不容打鱼。

” 吴用道:“小生却不知,原来如今有强人,我这里并不曾闻得说。

” 阮小二道:“那伙强人,为头的是个落第举子,唤做白衣秀士王伦,第二个叫做摸着天杜迁,第三个叫做云里金刚宋万。

” 安千诺点头,道:“是了。

” 阮小二看了她一眼,继续道:“以下有个旱地忽律朱贵,现在李家道口开酒店,专一探听事情,也不打紧。

” 安千诺看着远处,听着阮小二说,“如今新来一个好汉,是东京禁军教头,什么豹子头林冲,十分好武艺。

” 安千诺忙起身拱手,道:“是了,正是在下。

” 阮小五道:“对了,你不好好待在你的梁山泊,来这干嘛?” 安千诺道:“你们且继续讲。

在下一会说与各位听。

” 阮小二道:“这几个贼男女聚集了五七百人,打家劫舍,抢掳来往客人。

我们有一年多不去那里打鱼,如今泊子里把住了,绝了我们的衣饭,因此一言难尽。

” 吴用看了安千诺一眼,轻轻将手搭在她肩上,道:“小生实是不知有这段事,如何官司不来捉他们?” 阮小五道:“如今那官司一处处动弹,便害百姓,但一声下乡村来,倒先把好百姓家养的猪、羊、鸡、鹅尽都吃了,又要盘缠打发他。

如今也好教这伙人奈何!那捕盗官司的人,那里敢下乡村来!若是那上司官员差他们缉捕人来,都吓得尿屎齐流,怎敢正眼儿看他!” 阮小二道:“我虽然不打得大鱼,也省了若干科差。

” 吴用道:“恁地时,那厮们倒快活!” 安千诺道:“所以,洒家这不是出来了吗,和青面兽杨志一同上京城卖刀……” 她开始讲这些日子的经历,从杨志下山开始,直到与他们饮酒为止。

“误会了,教头!”仨人向她敬酒。

阮小五道:“这些人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

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如何不快活?我们弟兄三个空有一身本事,怎地学得他们!” 吴用听了,暗暗地欢喜道:“正好用计了。

” 阮小七说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我们只管打鱼营生,学得他们过一日也好!” 吴用道:“这等人学他做甚么?他做的勾当,不是笞杖五七十的罪犯,空自把一身虎威都撇下。

倘或被官司拿住了,也是自做的罪。

” 安千诺道:“是了,洒家同意!” 阮小二道:“如今该管官司没甚分晓,一片糊涂,千万犯了迷天大罪的,倒都没事!我弟兄们不能快活,若是但有肯带挈我们的,也去了罢。

” 阮小五道:“我也常常这般思量,我弟兄三个的本事,又不是不如别人!谁是识我们的?” 吴用道:“假如便有识你们的,你们便如何肯去!” 阮小七道:“若是有识我们的,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若能够受用得一日,便死了开眉展眼。

” 吴用暗暗喜道:“这三个都有意了,我且慢慢地诱他。

” 吴用又劝他三个吃了两巡酒。

吴用又说道:“你们三个敢上梁山泊捉这伙贼么?” 阮小七道:“便捉的他们,那里去请赏?也吃江湖上好汉们笑话!” 吴用道:“小生短见,假如你们怨恨打鱼不得,也去那里撞筹却不是好?” 阮小二道:“先生,你不知,我弟兄们几遍商量要去入伙,听得那白衣秀士王伦的手下人都说道他心地窄狭,安不得人。

” 安千诺点头,道:“前番我林冲上山,怄尽他的气。

王伦那厮,不肯胡乱招人,所以你们不找那厮,是对的。

” 阮小七道:“他们若似老兄这等慷慨,爱我弟兄们便好!” 阮小五道:“那王伦若得似教授这般情分时,我们也去了多时,不到今日!我弟兄三个,便替他死也甘心!” 吴用道:“量小生何足道哉!如今山东、河北多少英雄豪杰的好汉!” 阮小二道:“好汉们尽有,我弟兄自不曾遇着。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