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重生项羽之破釜沉舟 > 第一章重生项羽

第一章重生项羽

秦二世三年十一月秋,项羽矫杀宋义,并其军,楚怀王拜项羽为楚国上将军,当阳君英布、蒲将军都归属项羽。

项羽率楚军五万北上救赵。

项羽军帐内,项羽身着绣衣锦袍,立于铜镜前,顾目自盼,得意洋洋自言自语道:“身高八尺二寸,眼有重瞳,浓眉剑目,这一身的肌肉,可以媲美奥运比赛里的举重冠军,这就是力能扛鼎的身体基础,啧啧。

” 是的,一觉醒来之后,项羽的灵魂已经被一个21世纪的穿越众所取代。

在那个大学生满地走、硕士生多如狗的年代,一所三流大学的穷吊丝毕业即失业。

因为找不到工作,整天看穿越小说打发时间的loser,很快就接受了穿越这个现实。

西楚霸王,青史留名,秦末起义前期的妥妥的人生大赢家。

比点娘里那些穿越成农夫,然后再苦苦打拼,慢慢上进的前辈来说,项羽开局实在好太多了。

项羽前世上网的时候阅读过一篇历史文章,里面观点鲜明的点出,项羽在巨鹿之战后坑杀二十万秦军是他走向失败的根本原因。

项羽在巨鹿之战后,坑了二十万秦军,让三秦子弟家家素稿,人人戴孝。

不共戴天的仇恨让三秦子弟在之后的楚汉争霸中破家输饷的全力支持刘邦,使得刘邦一败再败都能东山再起,最后活生生把项羽拖垮了。

项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坑了秦军,顺把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文章点出,巨鹿之战后最佳的做法就是蹲在敖仓吃好喝好等着摘刘邦的桃子。

秦朝在敖仓屯的粮食在楚汉争霸最后几年都没吃完,蹲在敖仓就不会缺粮,也就没必要因为缺粮动脑子坑杀秦军了。

“上将军,范将军请上将军前往军议大帐议事。

”帐外传来一声醇厚的男声。

项羽收回了漂浮在n年之后的思绪。

项羽闻信走出大帐,见左右有两名持戟郎立于营帐左右。

项羽望向左侧持戟郎,脑中立时记起了这位持戟郎的名字是周兰。

项羽又望向右侧的持戟郎,原来是韩信。

项羽立马睁大了他的虎眼,重瞳里透露着欢喜。

开局就送神将呀,历史上的项羽其实死得一点都不冤。

早前韩信为平民,性格放纵而不拘礼节。

未被推选为官吏,又无经商谋生之道,常常依靠别人糊口度日,许多人都讨厌他。

 韩信的母亲死后,穷得无钱来办丧事,然而他却寻找又高又宽敞的坟地。

当时下乡南昌亭长见韩信非凡夫俗子,韩信曾经多次前往下乡南昌亭亭长处吃闲饭,接连数月,亭长的妻子嫌恶他,一早把饭煮好,在床上就吃掉了。

开饭的时候,韩信去了,却不给他准备饭食。

韩信也明白他们的用意。

一怒之下,最终离去不再回来。

韩信在城下钓鱼,有几位老大娘漂洗涤丝棉,其中一位大娘看见韩信饿了,就拿出饭给韩信吃。

几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完毕。

韩信很高兴,对那位大娘说:“我一定重重地报答老人家。

”大娘生气地说:“大丈夫不能养活自己,我是可怜你这位公子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希望你报答吗?” 淮屠户中有个年轻人侮辱韩信说:“你虽然长的高大,喜欢佩带刀剑,其实是个胆小鬼。

”又当众侮辱他说:“你要不怕死,就拿剑刺我;如果怕死,就从我胯下爬过去。

”于是韩信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低下身去,趴在地上,从他的胯下爬了过去。

满街的人都笑话韩信,认为他胆小。

陈胜、吴广起义后,项梁也渡过淮河北上,韩信此时带着宝剑投奔了项梁,留在部队,默默无闻。

  项梁败死后,又归属项羽,项羽让他做郎中郎中是侍从官的通称,其职责为护卫、陪从,随时建议,备顾问及差遣。

“韩信,现年是秦二世几年几月了?”项羽试探的问道。

“禀上将军话,现在是秦二世三年十一月了。

”韩信被项羽问的一头雾水,不过主君问话,他不敢有丝毫怠慢。

“韩信,我军现处于何处?”项羽接着问道。

“禀上将军话,过了清河,我军就到巨鹿城下了(《战国策·赵策二》苏秦说赵王,‘当今之时,山东之建国,莫如赵强。

赵地方二千里,带甲数十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西有常山,南有河、漳,东有清河,北有燕国。

’)”韩信如实回答道。

项羽自忖着:原来是在巨鹿之战前夕,马上就要破釜沉舟过河跟秦军大战了,不过过河后的细节司马迁根本没有在史记里写详细清楚。

不过有韩信这个一代军神在此,问题应该不大,破釜沉舟后就能打败秦军主力。

项羽又仔细望了望韩信,而后准备转身离去。

“韩信,今日你同我一起前往大帐议事。

”项羽说完整理了一下绣衣锦袍,摆了摆黑色披风,然后大步向帐外走去。

“喏。

”身后韩信将手里的长戟交给对面的周兰后,腰跨长剑,亦步亦趋得跟随着项羽。

“额,韩信,前头开路,今日有些头晕,辨不得军议大帐的方向了。

”项羽停下脚步回头跟韩信随便找了个借口。

由是韩信上前领路。

“上将军到。

”韩信在军议大帐外大声唱名道,然后止步于帐门前。

帐内议事的都是各部校尉和将军,确实不是一个持戟郎中能入内的。

项羽见韩信没有跟随他入帐,觉得自己一个人应付不来之后的场面,便回头对帐外的韩信说道:“韩信,随我入帐,立于本座之后。

” “诺。

”两人先后入内。

项羽在帐内各部校尉和将军的注目中,大步径直走进大帐,一撂披风,正襟危坐于上位。

各部校尉和将军对跟在项羽身后的韩信这个郎中进入大帐十分疑惑。

“上将军,赵王歇又派使者催我军渡河进军,使者言之甚急,说秦军一日三攻,巨鹿城危在旦夕,望我楚军知晓唇亡齿寒,速速进军,不然被秦军各个击破就悔之晚也。

”楚军亚父范增首先发言。

范增是居巢(今安徽巢湖西南)人,平时在家,好出奇计。

陈胜大泽乡起义时,他年届七十。

不久,项梁率会稽子弟兵渡江而西,成为反秦斗争的主力,范增前往投奔,希望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智慧贡献给反秦事业。

范增和项梁相会于薛地。

当时陈胜已被杀害,张楚大旗已倒,反秦斗争陷于低潮,项梁、刘邦等义军首领正相会于薛地,商议挽救时局的方针和策略。

范增的到来适逢其时。

范增见到项梁等将领,首先分析了陈胜所以失败的原因。

他认为,秦灭六国,楚人的仇恨最深,人们至今还怀念被秦人冤死的楚怀王,因而“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预言是有道理的。

而陈胜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不立楚王之后而自立,不能充分利用楚国反秦的力量,导致其势不长。

接着范增论证和提出了反秦的策略,他认为项梁渡江以来,楚地将领纷纷前来依附,就是因为项氏世代为楚将,人们以为他能复立楚国社稷。

他建议应该顺从民众愿望,扶立楚王的后裔。

项梁等人毅然接受了范增的提议,找到了在民间替人放羊的楚怀王熊槐的孙子熊心,复立为楚怀王,草创了楚国政权。

“亚父以为如何?”项羽沉声道,并未发表意见。

“我楚军缺乏粮草,确实应当即刻进军过河救赵,楚军就食赵粟。

”虽然年纪已经七十多了,范增看上去还是老当益壮,不过胡须和头发都已经花白。

“诸位以为如何?”项羽环视诸将及各部校尉还有幕僚文官:范增、英布、蒲将军、恒楚、龙且、季布、钟离昧、项伯、项庄、项声、项它、项悍、项冠、项佗、项襄、项婴、周殷、丁固、利几、萧公角、曹咎、陈平、吕马童、郑君、武涉、灵常、于英。

人名都记起来了,他们过往故事都没有一点头绪,所以项羽也不敢多言,生怕漏出什么破绽,惹出什么是非。

“谨遵上将军号令。

”诸将齐声喝道。

项羽被这场面镇住了,腹诽道:“有个屁令,我又不是真的战神项羽,我知道个毛线,让我指挥打仗,你们一个个通通都得玩完。

”草,敢情这是项羽一言堂呀,这样也好,不至于漏馅。

项羽又转向谋臣望去。

希望能得到一些意见。

“启禀上将军,斥候还报:巨鹿城守将李奇稳守巨鹿,王离秦军几攻不下,现在只能布大军三面围城。

”护军都尉(斥候情报头子)陈平出列奏对道。

项羽盯着陈平看了一会儿,又是一尊大神。

陈平被他盯得莫名其妙。

陈平少时,家中十分贫困,可他又偏偏喜欢读书,尤其喜欢黄帝、老子的学说。

 陈平的哥哥见陈平喜欢交游,便承担了家中的全部劳动,使陈平有时间出外游学。

一年,正逢社祭,人们推举陈平为社庙里的社宰,主持祭社神,为大家分肉。

陈平把肉一块块分得十分均匀。

为此,地方上的父老乡亲们纷纷赞扬他说;“陈平这分祭肉,分得真好,太称职了!”  陈平却感慨地说:“假使我陈平能有机会治理天下,也能像分肉一样恰当、称职。

” 等到陈平长大成人该娶媳妇了,富有的人家没有谁肯把女儿嫁给他,娶穷人家的媳妇陈平又感到羞耻。

 过了好长时间,户牖有个叫张负的富人,他的孙女嫁了五次人,丈夫都死了,没有人再敢娶她。

陈平却想娶她。

乡镇中有人办丧事,陈平因为家贫,就去帮忙料理丧事,靠着早去晚归多得些报酬以贴补家用。

张负在丧家见到他,相中了这个高大魁梧的陈平;陈平也因为这个缘故,很晚才离开丧家。

一次,张负跟着陈平到了陈家,陈家意在靠近外城城墙的偏僻小巷子里,拿一领破席就当门了,但门外却有很多贵人留下的车轮印迹。

张负回家后,对他的儿子张仲说:“我打算把孙女嫁给陈平。

”张仲说:“陈平又穷又不从事生产劳动,全县的人都耻笑他的所作所为,为什么偏把女儿嫁给他?”张负说:“哪有仪表堂堂像陈平这样的人会长久贫寒卑贱呢?”终于将孙女嫁给了陈平。

因为陈平穷,张家就借钱给他行聘,还给他置办酒宴的钱来娶亲。

张负告诫他的孙女说:“不要因为陈家穷的缘故,侍奉人家就不小心。

侍奉兄长陈伯要像侍奉父亲一样,侍奉嫂嫂要像侍奉母亲一样。

” 陈平娶了张家女子以后,资财日益宽裕,交游也越来越广。

公元前209年,陈胜在大泽乡起义,并立魏咎为魏王。

 于是,陈平辞别兄长,前往临济投奔魏王。

过了多时,项羽攻占城池到黄河边上,陈平前往投奔项羽,被项羽任命为护军都尉(护军都尉是斥候营的主官,对内监督各部将军校尉司马,对外探查军事情报)。

“韩信,你且来说说。

”项羽回头询问韩信,有大神在此,我就不班门弄斧。

术业有专攻,军事上的问题就要让军神来解决,项羽直接甩锅。

“遵令。

”韩信走到帛绢地图前,沉思了一会儿。

“上将军请看,秦军现分两部,章邯军二十万驻棘原,王离军十万围巨鹿。

因为秦军太众,粮草不济,章邯军筑甬道为王离军供粮。

”韩信指着白绢上画的蜈蚣一样的图样说是甬道。

“王离军虽围巨鹿,然诸候军亦围王离军,赵相陈余之赵军筑营壁巨鹿北,赵将司马卬、申阳、张敖之赵军筑营壁巨鹿西南,燕将臧荼领燕军筑营壁巨鹿东北,齐将田安、田都领齐军筑营壁巨鹿东。

”韩信又把诸候各军指点了一下。

“我楚军只需打破章邯军之甬道,进即可围王离,王离军乏食,只需月余,王离军士卒饥迫难耐,手足无力,破之易矣。

”不愧是军神,把巨鹿城周围各军情势分析得头头是道。

“啪啪啪,韩信所言甚是,今日就擢升韩信为赞军校尉,为我军参赞军事。

”项羽环顾四周,拍掌下令道。

“谢上将军提拔。

”韩信神色倨傲,淡然处之,做了一下揖便退回了项羽身后。

“亚父以为韩校尉所言如何?”项羽向左侧范增询问。

“韩校尉所言精辟入里,老朽觉得甚为妥当,还请上将军决断。

”范增吹着白胡子在那一直盯着韩信猛看。

从前的军事谋画大多是范增搞的,对一个七十多岁的孤寡老人倒也没必要忌妒一个年轻人。

更何况现在范增在楚军里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全军上下都要尊称他为亚父。

今日军议韩信跟着项羽一起进帐,所以范增以为韩信的谋画是经过项羽授意的,所以也没有提反对意见。

“诸位将军,何人可为我破秦军甬道?”项羽环顾诸将,放声询问道。

看各部校尉将军没有异议,就着手安排。

各部校尉左看右看,大都面有惧色。

楚军刚被章邯大败没多久,连项羽的叔叔项梁都死在了定陶,各部校尉都心有惧意。

当阳君英布出列道:“上将军,余愿率军往破敌。

” 英布是皋陶后裔,乃皋陶五十九世孙,是秦代的六(今安徽省六安市)人。

小时候,有位客人给他看了相说:“当在受刑之后称王。

”到了壮年,犯了法,被判处黥刑。

英布愉快地笑着说:“有人给我看了相,说我当在受刑之后称王,现在,大概就是这种情形了吧?”听到他这么说的人,都戏笑他。

所以又称黥布。

英布后来被带到骊山当役徒,修筑秦始皇陵墓,英布专和罪犯的头目、英雄豪杰来往,其后带领一些人逃到其它地方成为盗贼。

陈胜起义时,英布就去见番县令吴芮,并跟他的部下一起反叛秦朝,聚集了几千人的队伍。

 章邯消灭了陈胜、打败了吕臣的军队之后,英布就带兵北上攻打秦左、右校的军队,在清波一战中击败了他们,然后带兵向东挺进。

听说项梁平定了江东会稽,渡过长江向西进发,陈婴因为项氏世世代代做楚国的将军,就带领着自己的军队归属了项梁,为了壮大反秦力量,英布、蒲将军也带着军队归属了势力最大的项梁。

项梁率师渡过淮河向西进发,攻打景驹、秦嘉等人的战斗中,英布骁勇善战,总是列于众军之首。

项梁到达薛地,听说陈胜的确死了,就拥立了楚怀王。

项梁号称武信君,英布为当阳君。

项梁在定陶战败而死,楚怀王迁都到彭城,将领们和英布也都聚集在彭城守卫。

正当这时,秦军加紧围攻赵国,赵国屡次派人来请求救援。

楚怀王派宋义担任上将军,范增担任末将军,项羽担任次将军,英布、蒲将军都为将军,全部归属宋义统帅,向北救助赵国。

项羽矫杀宋义,并其军,楚怀王拜项羽为楚国上将军,当阳君英布、蒲将军都归属项羽。

蒲将军也出列道:“吾亦原往。

”英布和蒲将军各领一万丹阳剑盾兵,占了五万楚军里五分之二,是楚军当之无愧的两大山头。

项羽拿起案前的令箭沉声下令道:“着令英布,蒲将军各率本部军队即日渡过漳河进攻秦军甬道,务必要将秦军粮道截断,吸引章邯二十万主力救援,为我楚军解巨鹿之围创造机会。

” “领上将军令。

”英布和蒲将军接过令箭大声领命。

下了军议,项羽又拉着韩信的仔细讨论:“如英布、蒲将军不能彻底断绝甬道,我军该如何行事?” “当阳君同蒲将军游击秦甬道,必定会使王离军粮草不足。

王离三代为将,不是从小兵升上来的将军,必然不会顾惜秦军普通士卒性命,当其粮草不济时,肯定会想速战急攻再次强攻巨鹿城。

”韩信沉吟道。

“巨鹿城内有上将李齐领数万赵军据守,再加上招集的民壮辅助,而且外有诸候缓军,城内士气不坠,不是王离急切间能攻下的。

”韩信接着分析。

“王离军如若蚁附攻城,数日后必将士卒疲惫,伤亡惨重。

上将军可以领军过清河,里应外合,内外夹击,十有八九能击退王离军,王离军退,坐上壁观的十几万诸候军便趁胜越垒而出,可进围王离军。

我军即可筑垒以逸待劳,坐等章邯军来救。

上将军领军于垒外驰援,必不得放章邯破围以解救王离。

”韩信把参谋方案剖丝剥茧,娓娓道来。

“今日听君一席话,如读十年书,此战若胜,韩校尉居功至伟,还请日后不吝赐教。

”项羽做揖对着韩信拜了一拜。

“万万不敢当,韩信才是应当感谢上将军知遇之恩。

”韩信上前打算两手托住项羽下拜,不过项羽力能扛鼎,哪里是他可以托得住的,只能生生受了项羽一拜。

“今日长史就随余巡视各军营寨。

”项羽立直了身体后说道。

“诺。

”韩信回道。

楚地中原马少,项羽所领的五万楚军也不过只有五百骑兵。

楚军精锐当属英布、蒲将军所领的两万丹阳剑盾兵,江东山地之民多果敢骁勇,一手提盾一手持剑便舍生忘死。

此外还有项家所训练的江东长戟兵:项氏一族之前避难江东之时,每当有大规模徭役或大的丧葬事时,项梁经常做主办人,并暗中用兵法部署组织宾客和青年。

如此经数年训练,江东子弟所成的八千长戟军阵,长戟密集如林,攻击时浑然一体,防守时军阵坚不可催。

如此这般,项羽穿越的第一天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告别韩信之后,夕阳已经只剩最后的余晖。

项羽拖着疲备的身体回到了寝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