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重生项羽之破釜沉舟 > 第十章刘邦在行动

第十章刘邦在行动

刘邦,姓刘氏,字季,沛丰邑中阳里人。

父曰太公,母曰刘媪。

刘邦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

刘邦仁义而有爱心,喜欢施舍,为人豁达大度。

不喜从事生产作业。

到了三十多岁,试着考核成为吏,通过并成为泗水亭长,亭中的小吏没有不被他欺侮的,喜好喝酒和美色。

常常到武负、王媪得酒肆赊酒喝,醉了就睡。

刘邦每次留在酒肆里喝酒,买酒的人就会增加,售出去的酒达到平常的几倍。

到了年终,这两家就把记帐的简札折断,不再向刘邦讨帐。

刘邦曾经到咸阳去服徭役,有一次秦始皇出巡,允许人们随意观看,他看到了秦始皇,长叹一声说:“唉,大丈夫当如此!” 单父人吕公跟沛县令交好,为躲避仇家投奔到沛县令家中坐客,于是就在沛县安了家。

沛中的豪杰、官吏们听闻县令有贵客,皆前往道贺。

萧何为县令主薄,主持宴会,使令诸宾客道:“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

”刘邦为亭长,素来轻视诸吏,于是在进见的名帖上谎称“贺万钱”,其实身上一钱都没有。

名帖递进去,吕公大惊,赶快起身,到门口迎接刘邦。

吕公者,喜好给人相面,见刘邦的相貌其特,因而重敬之,引刘邦入堂内。

萧何对吕公说道:“刘季固多好大言,少成事。

”刘邦趁机戏弄诸宾客,遂座于上坐,一点也不怯场。

酒宴结束,吕公给刘邦递眼色,让他宴后留下来。

刘邦喝完酒后,吕公对他说道:“经我给相面的人多了,没有谁能比得上你刘季的面相,希望你好自珍爱。

我有一个亲生女儿,愿意许给你做你的洒扫妻妾。

”酒宴散了,吕媪对吕公大为恼火,说:“你起初总是想让这个女儿出人头地,把他许配给个贵人。

沛县县令跟你要好,想娶这个女儿你不同意,今天你为什么随随便便地就把她许给刘季了呢?”吕公说:“这不是女人家所懂得的。

”终于把女儿嫁给刘季了。

刘邦以亭长身份为沛县送囚徒前往郦山,在押解的路上逃走了很多囚徒。

刘邦自度就算达到郦山,路上囚徒都逃光了。

到丰县西边的沼泽中,刘邦就趁夜把所有的刑徒都放了,对刑徒们说:“汝等都离开吧,因为将尔等解纵逃跑,吾也要逃亡了”刑徒中有壮士愿从者十余人。

刘邦隐於芒砀山泽戈壁之间为盗。

秦二世元年秋,陈胜等在蕲县起义,行至陈县而称王,号称为“张楚”。

诸郡县皆多杀其县令秦吏以响应陈涉。

沛县令很恐惧,欲以沛县响应陈涉。

主薄萧何和狱掾(管理沛县司法)曹参于是向沛县令建议道:“君为秦吏,今欲背离秦朝庭,率领沛县子弟反秦,沛县子弟恐不听从君的命令。

愿君召集诸多逃亡在外的人,可得数百人,依靠这些人劫持沛县众子弟,众子弟不敢不听。

”乃令樊哙召刘邦。

刘邦之众已数十百人矣。

于是樊哙随从刘邦来到沛县。

沛令后悔,惟恐城内有变,乃紧闭城门城守,欲诛杀萧何、曹参。

萧何、曹参知道县令要杀他们,就从城内逃出来找到了刘季。

刘季乃书帛城上,谓沛父老曰:“天下苦秦久矣。

今父老虽为沛令守城,诸侯并起,恐怕会屠杀沛。

沛县现在共同诛杀县令,选择子弟可立者立之,以应诸侯,则家室可保全。

不然,沛县父子俱要被诸候所屠,勿为也。

” 父老乃率子弟共杀沛县令,开城门迎刘季,欲以刘季为沛令。

刘季曰:“天下方扰,诸侯并起,今置将不善,一败涂地。

吾非敢自爱,恐才能浅薄,不能完成父兄子弟所托。

此大事,愿更相推选更有才能的人来带领交兄子弟。

”萧何、曹参等皆文吏,自爱,恐事有不就,败后秦朝诛杀连坐其家族,尽推让于刘季。

诸父老皆曰:“平生所闻刘季面相珍怪,当富贵,且占卜筮卦之,莫如刘季最吉。

”于是刘季数让。

众人都莫敢为沛令,乃立刘季为沛公。

祠黄帝,祭蚩尤于沛县校场,然后血祭鼓旗,旗帜皆赤。

于是沛县豪吏如萧何、曹参、樊哙等皆为军中官吏。

收沛子弟二三千人。

秦二世二年,陈涉之将周章军率军西行至关中戏下,在戏下被章邯击溃而还。

燕、赵、齐、魏皆自立为王。

项氏起吴。

秦泗川监李平率秦兵围困丰城,第二日,刘邦率军出与战,破之。

刘帮命雍齿守卫丰城,自己引兵进攻薛城。

泗州守将陈壮被刘邦击败于薛城,逃到戚城,沛公左司马曹无伤捕获泗川守将陈壮,杀之。

沛公还军亢父,至方与。

陈涉使魏人周市略地,周市立魏国王室后裔魏咎为王。

周市使人谓雍齿曰:“丰,故大梁城迁徙而来也。

今魏地已定者数十城。

雍齿今降魏,魏封雍齿为镇侯守丰县。

不降,且屠戮丰县。

”雍齿本不欲隶属沛公刘邦,及魏招之,即反为魏守卫丰县。

沛公刘邦引兵攻丰县,不能取。

沛公病,还之沛县。

沛公怨恨雍齿与丰县子弟叛之,听闻东阳甯君、秦嘉立景驹为楚王,在留县,乃前往从之,欲请兵以攻丰县。

是时秦将章邯攻略陈郡,别将司马夷将兵北定楚地,屠戮相县,兵至砀县。

东阳甯君、沛公引兵西进,与司马夷会战于萧县西。

战事不利,东阳甯君、沛公收兵还聚留县,刘邦乃引兵攻打砀县,三日乃攻取砀县。

趁势收得砀县兵,得五六千人。

接着攻打下邑县,拔之。

还军丰县。

闻项梁在薛地,从骑百余人前往见项梁。

项梁益增沛公兵卒五千人,将十人。

沛公还,引兵攻丰城。

刘邦从项梁月余,项羽已拔襄城而还。

项梁在薛城召集别将。

闻陈涉败死,采纳范增建言,立楚後怀王孙心为楚王,都盱台。

项梁号武信君。

居数月,北攻亢父,救东阿,破秦军。

齐军归,楚军独追北,使沛公、项羽另攻城阳,屠之。

项梁陈军濮阳城之东,与秦军会战,破之。

秦军复振,守濮阳,环水。

楚军见攻不下,便转去而攻打定陶城,定陶城未下。

沛公与项羽西略地至雍丘城之下,与秦军战,大破之,斩三川郡守李由。

回军攻外黄城,外黄城未下。

项梁再破秦军,有骄色。

宋义谏,不听。

秦益章邯兵,衔枚夜袭项梁,大破项梁军于定陶,项梁死。

沛公与项羽方才准备攻打陈留城,听闻项梁死,乃引兵与吕臣军俱向东退却。

吕臣驻军彭城东,项羽驻军彭城西,沛公驻军砀县。

章邯已破项梁军,则以为楚地兵不足忧,乃渡河,北击赵,大破之。

当是之时,赵歇为王,秦将王离围之于巨鹿城。

秦二世三年,楚怀王见项梁军破,恐,从盱台徙都彭城,吞并吕臣、项羽军自将之。

以沛公为砀郡长,封为武安侯,将砀郡兵。

封项羽为长安侯,号为鲁公。

授命吕臣为司徒,其父吕青为令尹。

赵王数遣使请求救援,楚怀王乃以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率军北救赵国。

命令沛公向西略地,伺机入关。

与诸将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当是时,秦兵强,常乘胜逐北,诸将莫敢先入关。

唯独项羽怨恨秦军破项梁军杀项梁,愿与沛公一起率军西入关。

怀王诸老将皆曰:“项羽为人强悍猾贼。

项羽曾攻襄城,襄城无遗类,皆坑之,诸所过无不残灭。

且楚国数次进取西进,之前陈王、项梁皆败。

不如更换作法,遣长者扶义而西,告谕秦父兄。

秦父兄苦其主久矣,今诚得长者往,切毋侵暴百姓,宜可下。

今项羽强悍,今不可遣。

独沛公素宽大长者,可遣。

”所以不许项羽西行,而遣沛公西略地,收陈王、项梁散卒。

乃从砀县至成阳县,与杠里秦军夹壁对峙,破秦军。

秦二世三年二月,此时项羽率诸候军与章邯军大战于漳水之南,破之,章邯军退却。

沛公引兵向西,遇彭越在昌邑县,因而与彭越俱攻秦军,战不利。

还至栗县,遇柴武,夺其军,可四千余人,并之。

与魏将皇欣、魏申徒武蒲所率之军并攻昌邑城,昌邑未拔。

西过高阳里。

郦食其为监门,曰:“诸将过此者多,吾视沛公大人长者。

”乃求见沛公。

沛公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

郦食其不拜,长揖,曰:“足下必欲诛无道秦,不宜踞见长者。

”于是沛公起,摄衣谢之,庭上坐。

郦食其游说沛公袭击陈留城,与郦商里应外合,下陈留,得秦积粟。

乃以郦食其为广野君,郦商为将,将陈留兵,与之偕攻开封城,开封未拔。

率西行与秦将杨熊战白马,又战曲遇东,大破之。

杨熊逃往荥阳,二世遣使者斩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