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历史 > 重生项羽之破釜沉舟 > 第十三假章最新资料蒲将军是谁

第十三假章最新资料蒲将军是谁

巨鹿之战不但深刻影响了历史的进程,而且借助司马迁的生花妙笔,也记录下了创造这一历史的英雄群体,可是在这本英杰谱中,司马迁却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那就是在巨鹿之战中立下了不世之功的楚军将领“蒲将军”,在战役胜利后,却踪迹全无,神秘的消失了,两千年来后世为此百思不得其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那么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蒲将军”到底哪里去了呢? 要研究这个问题,我们先要从头梳理一下“蒲将军”的事迹。

“蒲将军”最先登场是在陈胜兵败,项梁起兵渡淮时,“项梁渡淮,黥布、蒲将军亦以兵属焉。

”而后章邯定陶大破项梁,项梁兵败身死,章邯北上攻赵后,楚怀王遣宋义领项羽、范增,辖“诸别将”北救赵,在“安阳”驻留期间,项羽杀宋义夺军,“怀王因使项羽为上将军”,作为“诸别将”的“当阳君、蒲将军皆属项羽”。

再而后,项羽“乃遣当阳君、蒲将军将卒二万渡河,救钜鹿。

”黥布和蒲将军作为楚军前锋,西渡清河后,“数绝”章邯巨鹿南大营和清河间的甬道,不但断绝了秦军的粮草,而且成功将章邯军主力从巨鹿南大营吸引到了甬道上驻防,为联军分割章邯和王离创造了前提条件。

随后,以陈余为首的诸侯救赵联军将巨鹿南城下的王离大营包围,项羽则带领楚军在外围与前来解救王离的章邯等进行了难分胜负的死战,这时,负责袭扰甬道的黥布和蒲将军最终完全断绝了秦军甬道,使章邯彻底断粮,终于导致了秦军最后的全面溃败。

陈余等消灭王离后,与追击章邯的项羽会合,再次击退章邯进入漳南,在漳南,由于受到驻守在“邺之西冈”上的秦军牵制,项羽统领的联军无法前出进攻洹南的章邯棘原大本营,只能困守漳南数月而无法进退,这时章邯由于秦庭的内部矛盾,开始主动向项羽求和。

项羽抓住时机,先是假装应允和谈,再使驻扎在漳北的蒲将军,“日夜引兵度三户,军漳南,与秦战,再破之。

”而后项羽和蒲将军两面夹击秦军于“汙水”,彻底将邺之西冈上的秦军消灭。

洹南柴库村会盟后,项羽由于担心秦军哗变,在进军关中的路上,使黥布和蒲将军趁夜将二十余万秦军击杀坑埋于新安城南,《史记》对此记载说,“项羽乃召黥布、蒲将军计曰:‘秦吏卒尚众,其心不服,至关中不听,事必危,不如击杀之,而独与章邯、长史欣、都尉翳入秦。

’于是楚军夜击坑秦卒二十馀万人新安城南。

” 这次惨案之后,“蒲将军”就再无见于史册了,从此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蒲将军”的离奇失踪,称得上是中国历史上最引人入胜的谜团之一,后世对此做了多方的猜测,首先是“蒲将军”是他的名字吗?“蒲将军”真的失踪了吗?他到底是谁呢? 从《史记》记述秦汉之交这段历史的写作风格来看,有将人记做“姓“加”将军”的习惯,如“吕臣”,记做“吕将军”,“吕将军走,收兵复聚。

”灌婴记做“灌将军”,“绛侯、灌将军等曰”,等等不胜枚举,可见“蒲将军”应该也是一种称谓,并非本名。

那么“蒲将军”是否另有其人呢,后世为此提出了多种说法,例如“黥布说”,认为黥布和蒲将军是一个人,刘宋时裴骃所著《集解》引东汉人服虔曰,“英布起于蒲地,因以为号”,这种说法并不用深辩,唯一值得注意的是,这说明到东汉时,人们就已经搞不清楚蒲将军是谁了。

此外还有“陈武说”,认为蒲将军是汉高祖所封的棘蒲候陈武,南宋吴仁杰在《两汉刊误补遗》中说,“蒲将军,陈武也。

蒲者,其封国”。

近世又有“梅鋗说”、“吴芮说”等等。

总的来看,这些说法都难以自圆其说,对此笔者委实难以一一论证,笼统的说就是这些说法都有“形而上”之嫌,之间的联系非常的表面和牵强,缺乏内在的逻辑性。

笔者认为,要想搞清楚“蒲将军”是谁,首先是要找准正确的方向,如果研究的方向不对,必然南辕北辙,谬之千里,那么这个所谓的“方向”是什么呢?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蒲将军”的事迹,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蒲将军”自出场到消失,始终有一个如影随形的好基友,此人就是英布,又称黥布,作为一名在秦汉之际异常活跃的悍将,英布在《史记》中被单独列传,名留青史,这也给我们破解蒲将军之谜提供了莫大的方便。

英布是今安徽六安人,因罪被黥面发配骊山服苦役,而后带着一帮追随者逃亡江中为盗,陈胜起事后,英布投奔番君吴芮,共同起事反秦,随后又做了吴芮的女婿,领军投奔了项梁。

吴芮是秦末百越地区的番阳令,号番君,“天下之初叛秦也,黥布歸芮,芮妻之,因率越人舉兵以應諸侯”。

英布统领的“百越兵”,是一支非常强悍的少数民族武装,文化习性与中原士卒迥异,蒲将军始终与英布为伴,这说明蒲将军也是百越人,应该是番君吴芮派给英布,帮助领导百越士卒的将领,毕竟英布是江淮平原上的人,与山南的百越人文化不同。

巨鹿之战中,英布和蒲将军表现极为突出,为消灭章邯和王离统领的秦军主力做出了难以替代的贡献,入关后,项羽主持戏下分封时,英布因功被立为“九江王”。

由此可见,与英布一同出生入死,立下同等功劳的蒲将军,从逻辑上说结局只能有两个,要么是在新安南至咸阳的行军路上暴毙,要么就是在戏下被立为王,不可能有别的结果,当然如果说蒲将军与人私奔更对一些人胃口的话,那就不属于正常人所讨论的范畴了。

由于史书中并无有关蒲将军暴毙的说法,所以上面一开始所说的“方向”,至此已经初露端倪了。

戏下分封,在项羽的主持下,群雄推举了一个“义帝”,拥立了十八个王,封了两个候,项羽自立“西楚霸王”,在这些诸侯中,参与了巨鹿之战的楚军将士,是取得这一灭秦关键一役胜利的决定性力量,但项羽统领的楚军这一系,却仅仅只有项羽和英布两人被拥立为王,甚至还不如原秦军章邯一系多,不知大家有没有想过,这符合“卒存钜鹿者,楚力也”的实际情况吗? 我们把这二十二个诸侯分一下类,一类是灭秦以前推举出的诸侯,计有楚怀王熊心、韩王成、赵王歇、燕王韩广、齐王田市、魏王豹六人,一类是参加了巨鹿之战的诸侯将,计有章邯、司马欣、董翳、申阳、司马卬、张耳、黥布、臧荼、田都、田安、项羽、陈馀,共十二人,剩下四人中刘邦、吴芮、梅鋗三人是进入关中的将领。

原诸侯六人,属于既成事实,被立为王,自无疑问,参加了巨鹿之战的十二人,履历清楚,也自不必说,刘邦、吴芮也有来龙去脉,剩下的还有梅鋗和共敖两人,有人说梅鋗可能就是“蒲将军”,但《高祖本纪》说,刘邦是在进攻南阳附近的胡杨时,遇到的梅鋗,并且兼并了他的队伍,根据《秦楚之际月表》记载,这时是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八月,而“蒲将军”受项羽指使在新安南屠杀二十余万秦军时,是在五个月后的汉元年(公元前206年)十一月,所以时间上并不吻合,而且我们前面说了,以“蒲将军”的功劳必当被立为王,而梅鋗只是被封为“十万户候”,所以梅鋗不可能是“蒲将军”。

那么共敖呢?共敖是原楚柱国,因“将兵击南郡,功多,”被立为临江王,都江陵。

这个事情非常蹊跷,在被立的王中,去掉六个原诸侯王,我们看到剩下的人,除共敖外,都明确是入关参加了戏下分封的,在这个坐地分赃的关键时刻,如果没有亲自参加分封大会,怎么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呢?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陈余,在巨鹿之战第一阶段立下大功,与常山王张耳功等,但由于未从入关,戏下分封时被遗忘了,虽经故门客争取,但最后也仅落得个南皮侯,从而让陈余愤懑不已。

所以,共敖既然能被立为王,应当是入关参加了戏下分封的,那么问题就来了,共敖是如何入关的呢,入关只有两路人马,一路是从刘邦,从武关先行入关,另一路是从项羽,从函谷关进入,所以共敖要么是跟随刘邦,要么是跟随项羽。

刘邦一系,除刘邦自己外,在戏下分封时并无人被立为王,这在史籍中有明确记载,所以共敖只能是随同项羽入的关,既然共敖是随同项羽行动的,那么共敖很可能就是我们寻找了两千多年的“蒲将军”,可是大家一定要问了,这个结论是否武断,如果共敖是蒲将军,那共敖“将兵击南郡”又是怎么回事呢? 要想搞清这个问题,就需要一些历史地理的知识。

“天下之初叛秦也,黥布歸芮,芮妻之,因率越人舉兵以應諸侯。

”黥布是六安人,因罪黥面后发配修骊山陵,后逃亡江上为盗,在陈胜起兵反秦时,黥布去番陽投奔了番君吴芮,这个番阳就是今天鄱阳湖西的鄱阳县,吴芮不但将自己女儿嫁给了黥布,而且分兵给黥布去佐诸侯攻秦,作为吴芮的手下将领,蒲将军也和黥布一起行动,帮助带领这些百越士卒。

当时,陈胜的手下周文已经从函谷关攻入了关中,另一支宋留带领的部队也已经平定了南陽,准备从武關进入关中,所以受到这种形势的感召,黥布首先也是想攻入关中,作为从骊山陵逃出的刑徒,黥布显然是熟悉入关的道路的,所以,黥布和蒲将军一路向西,攻入了江汉平原,也就是南郡,然后准备西北出南阳,与宋留会合,攻克武关,进入关中。

但这时周文在戏水被章邯击败,而后章邯东出函谷关,剿灭了陈胜,接着章邯一直围攻临济不下,时间长达五个月。

陈胜死后,“南陽復為秦。

宋留不能入武關,乃東至新蔡”,随后宋留投降秦军被杀。

也就是说,黥布和蒲将军在南郡鏖战时,西北通道上的南阳,竟又被秦所封闭了,但其实江汉平原的北出通道,还有一条夹在桐柏山和大别山之间南北贯穿的险道,这就是著名的“义阳三关”,武胜关、九里关和平靖关。

当年吴国的伍子胥和孙武攻楚,就是在孙武的建议下,突然从这里南下,进入楚国的。

于是黥布和蒲将军又掉头北出大别山,正好遇到吕臣败走陈县,吕臣一路南逃,秦左右校在后追击,吕臣和黥布、蒲将军会合后,“復擊秦左右校,破之青波,復以陳為楚。

”这个“清波”,就是“清陂”,在今河南省新蔡县东南。

而后黥布和蒲将军“引兵而東。

聞項梁定江東會稽,涉江而西。

”“渡淮南,英布、蒲將軍亦以兵屬項梁。

”再而后,“項梁涉淮而西,擊景駒、秦嘉等,布常冠軍。

項梁至薛,聞陳王定死,迺立楚懷王。

項梁號為武信君,英布為當陽君。

” 楚怀王被拥立后,大行封赏有功之臣,项梁为武信君,英布为当阳君,蒲将军自然也不会拉下,这就是“义帝柱国”的由来。

也许大家可能觉得这里面脑补的情节太多了,对蒲将军就是共敖的说法还是不太认同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再看看临江王共敖的所作所为是否能够证明这点。

首先临江王共敖、衡山王吴芮、九江王英布的封地一字排开,紧密相连,显示了三者的关系非同一般,这符合三者同源的实际情况。

其次是项羽要谋杀义帝熊心,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临江王、衡山王和九江王。

“項氏立懷王為義帝,徙都長沙,乃陰令九江王布等行擊之。

其八月,布使將擊義帝,追殺之郴縣。

”“(項羽)乃陰令衡山王、臨江王擊之,殺義帝江南。

”如果临江王共敖是出自义帝门下,或临江王不是项羽特别信任的人的话,项羽必不会让临江王参与这一行动。

再有就是楚汉相争初起时,临江王、九江王都明显倾向于项王,而临江王更是始终未加入汉王刘邦的阵营,更显示出了两者之间关系的特殊性。

另外建汉后,刘邦所封的“踬嚴侯”黃極忠(《史记》做“邔侯”)“以故群盜長為臨江將”,而黥布在投奔番君吴芮前曾“亡之江中為群盜”,从中也多少能透露出一些临江王、蒲将军两者之间的关系。

所以,“蒲将军”就是临江王共敖,他的真正名字应该叫“蒲敖”,“蒲”就跟黥布的“黥”一样,都是一个有来历的别称。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蒲将军”的一生。

蒲将军本姓共,名敖,可能年轻时曾编织贩卖过蒲席,所以人们又称其为蒲敖,后去鄱阳投奔到了鄱君吴芮账下,秦末乱世时,吴芮派蒲敖与黥布领兵一同攻秦,两人先是击南郡,意图西北出南阳,佐宋留入武关,进攻咸阳,但因陈胜败亡,南阳失守,遂折回北出武胜关,遇吕臣败走陈县,遂合吕臣反击秦军,败秦左右校于清陂,复夺陈县。

此时反秦起义正处于低潮期,仅凭英布、蒲将军的力量,是无力向西进攻关中的,向北又有章邯,所以只能东向,后听闻项梁起兵涉江西渡,遂行投奔,会于淮南,又跟从项梁渡淮向西,擊景駒、秦嘉等,入薛,与项梁拥立楚怀王,都盱眙,封柱国。

項梁敗死定陶,懷王徙都彭城,蒲将军、英布亦聚于彭城。

此时,接赵国求救,楚怀王以宋义为上将军,范曾为末将,项羽为次将,英布、蒲将军为将军,统归宋义号令,往救赵。

蒲将军与英布作为别将前锋,先抵巨鹿外围,驻清河上,宋义领项羽、范曾驻留安阳四十六日不进,项羽怒斩宋义,夺军北上救赵。

英布和蒲将军在巨鹿之战中,作为先锋,为击败章邯,逼迫章邯率军反秦立下了不世之功,而后蒲将军与英布又在新安南趁夜击杀了二十余万起义的秦军。

入关后,蒲将军在戏下分封时被立为临江王,王南郡,都江陵。

蒲将军之国后,项羽又使其与吴芮、英布杀义帝与郴。

楚汉相争时,蒲将军闭关锁国,未参与战事。

汉三年(公元前204年)七月,蒲将军病亡。

八月,子共尉(驩)继临江王位。

垓下之战时,汉王招天下诸侯共击项羽,临江王共尉(驩)不从,汉王乃使卢綰別將,與劉賈擊臨江王,数月不下,汉五年(公元前202年)十二月,项羽死后,共尉(驩)乃降,解之洛阳被殺。

在《史记》中,人为割裂“蒲将军”与共敖之间联系的痕迹还是非常明显的,这里面的原因,在下以为主要还是为了刻意突出其身为“义帝柱国”,却受项羽指使而杀害义帝熊心的历史污点,其实这个所谓的“义帝柱国”身份与跟从项羽一路征战灭秦的战斗友谊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自明。

故意强调这一点的目的,显然是为汉王刘邦攻打临江王制造舆论借口。

毕竟在楚汉相争中,两代临江王都未参与,并且蒲将军在巨鹿之战中,功勋显著,但最后却无故遭汉王刘邦灭国,师出不能无名,没有一个据有说服力的理由,实在说不过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