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1.22镜子与镜灵(上)

1.22镜子与镜灵(上)

其实,在那块碎片第一次向陆晓晨左眼里的碎片发起攻击时,镜酱就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但是,有一点他说的是真的,他是第一次遇到镜面碎裂到这种程度的情况,所以,当时他只以为是因为依附体是个疯子,所以碎片的做法偏向于疯狂。

“虽然我和那个疯子无法交流,但是,通过碎片还可以进行简单的引导,足够控制他行动的方向。

可是,随着碎片的增加,原本应该变得更流畅的沟通却是向着相反方向发展了。

这时,我才发现,那块碎片不是在融合,而是在吞噬。

”镜酱的声音听着有些懊恼。

陆晓晨疑惑,“融合和吞噬有区别?” “当然有,融合是互相成为一体,吞噬则带有强制性。

” “明白了,所以那些碎片会不安和躁动。

不过,镜子不是你的本体吗?同样一面镜子的碎片为什么会区别这么大,你精分了?” 镜酱再次犹豫了片刻道:“我原本以为是依附体导致的,所以,当我的力量恢复了一些时候,便想用强制的方法取出疯子的碎片。

结果遭到了碎片激烈的反抗,这时我才确定那块碎片有了自我意识。

” “等一下,你能取出碎片了?” 镜酱愣了一下,“恩。

但是……” “那我这块你能取出来吗?”陆晓晨期待地问道。

镜酱又愣了愣,“强制的话是可以,但是……” 这次陆晓晨并没有打断镜酱的话,可他却还是停了下来。

过了片刻,镜酱还是说道:“会受伤的。

” “受伤?我吗?” “恩。

” “什么程度?” “会瞎掉哦!”镜酱的语气瞬间180度大转弯,调皮了起来,“这样子,你还想强制取出碎片吗?” 陆晓晨的脑袋立刻摇成了拨浪鼓,随即再次追问,“你以前说的取出碎片不会也是这样的吧?” “当然不是。

”镜酱坚定否认,“我说过,等碎片收集全了,或者我力量恢复足够了,碎片甚至自己就会离开你的眼睛。

自愿和强制,你想想也应该知道区别吧。

” 陆晓晨泄气地叹了口气,然后才问道:“你说到哪了?对了,你说了半天还是没说为什么又回来了?” 镜酱在半空中不自然地转动了一下。

陆晓晨眯了眯眼,镜酱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人说话时心虚的挪开视线。

果然,下一秒镜酱又支支吾吾起来,“那个,我想把碎片取出来,但是失败了嘛!” “恩,这你刚才说了。

”陆晓晨盯着镜酱。

“然后,他不是受伤了嘛!然后,然后……” 简单而言,那块碎片在与镜酱强制对抗中不但完全脱离了镜酱的掌控,还受了伤,受伤了便要吞噬更多的碎片来治疗。

虽然,镜酱是在将疯子引向远离陆晓晨的地方,但是,由于流星轨迹的缘故,这一区域的碎片不说大小,数量是真的不少,所以,其实这一个多月时间里,他们都还在这座城市的周边行动。

这时候,疯子碎片受伤自然是想吞噬更大的碎片,陆晓晨这块亮闪闪的“食物”就算距离远了一些,但是,吸引力是真心大。

“这么说,这还是你给我惹来的麻烦喽!”陆晓晨鄙夷地看着镜酱。

镜酱没有否认,“现在重要的不是追究到底是谁的错,而是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像今天这样子的事情,肯定会再发生的,你也不想再受伤吧!而且,一不小心说不定还会伤害到你身边的人,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毕竟他疯了。

” 陆小晨眯了眯眼,“你这是在威胁我。

” “如果你好接受就这样理解吧!” “戚,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样说话的时候,都很敷衍诶!” “但是你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不是吗?” 陆晓晨捏了捏手指,如果不是在梦里,他一定将镜酱扔出去。

镜酱应该是感觉到了陆晓晨的不怀好意,立刻安抚道:“我这段时间会一直呆在你身边,这样能第一时间知道他是不是来了。

到时,我们一起再把碎片取出来。

” “你不是失败了吗?” “可这次有你在啊!用你眼睛里的碎片对其进行融合,他绝对会忍不住从疯子那里离开的。

”镜酱肯定道。

“我怎么听着自己好像是个诱饵啊?”陆晓晨质疑道,“还有,那块碎片不是疯了吗?你确定融合了他,我不会受影响?” “不会,绝对不会,你要相信我。

” 相信你才有鬼呢!陆晓晨腹诽。

突然,“星空”和镜酱都消失了,然后,陆晓晨在迷茫中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

“晨晨,醒醒,起来吃点东西。

”是爸爸的声音。

陆晓晨揉着眼睛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床边的陆明海,“爸爸,你回来啦!” 陆明海见陆晓晨一脸迷糊的样子,笑了笑,打开了床头灯,掀起陆晓晨的衣服看了看。

“嘶!老爸轻点,疼!”陆晓晨任由陆明海查看身上的淤青,轻声说道,“刚才脏兮兮的,老妈没看出来,你别告诉她。

” 将陆晓晨的衣服重新拉好,陆明海摸了摸他的头,“知道你心疼你妈,不过,这淤青不揉开的话,明天有你哭的。

” 陆晓晨一下子苦了脸。

“没事,一会儿,我帮你揉,不告诉你妈。

”陆明海故意压低声音道。

“恩。

”陆晓晨点点头。

陆明海笑着拍拍儿子的肩膀,“先起来吧!我知道今天是美食节,不过,那么折腾,现在应该也有点饿了吧!你妈煮了面,去吃点。

” 陆晓晨摸了摸肚子,还真是有点饿了呢!当即就下床跑出了房间。

陆明海看着儿子似乎又生龙活虎了起来,欣慰的笑了笑,突然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书桌上的台灯。

明明台灯旁空无一物,可是,陆明海多年刑警的直觉告诉他,那里有东西。

一脸沉重的陆明海抬脚就准备向着书桌走去一探究竟。

“老爸,你怎么这么慢,快点啦!”陆晓晨跑回房间拉着父亲往外走,关上房门前又瞥了一眼书桌。

镜酱已经不见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