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1.23镜子与镜灵(中)

1.23镜子与镜灵(中)

看着眼前熟悉的“星空”,陆晓晨正想骂街,发现镜酱似乎不在,反而有一股不安的情绪在弥漫。

“小碎,是你吗?” 可能是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变久,陆晓晨对于碎片想表达的意思越来越清楚,仿佛就是在和另一个人,或者说在交流,也因此他给碎片取了一个不怎么样却亲昵的名字——小碎。

“小碎,你在害怕吗?”陆晓晨摸了摸自己的左眼,他已经感觉到了,小碎没有像平时一样出现在他面前,而是仍然躲在他的眼睛里,这在梦中是极不正常的事。

小碎继续传递出躁动与不安。

“你是害怕那个碎片对不对?”陆晓晨继续轻声细语地询问着。

小碎传来肯定的答复。

陆晓晨沉默了片刻,问道:“镜酱又撒谎了对不对?” 小碎这次却没有正面回应,不过,明确表达了不想融合那块碎片的意愿。

“恩,我明白了。

”说完,陆晓晨迟疑了一下又问道,“小碎,你不会骗我的吧?” 这一次,小碎终于再次出现在了陆晓晨的面前,亲昵地蹭着他的脸。

小碎的大小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形状也依然是不规则的多边形,可是,她的边缘摸上去却很光滑,镜面的部分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全是裂纹,有了点小镜子的感觉。

陆晓晨无奈笑笑,“你就知道撒娇。

”说着,还伸手轻轻摸了摸小碎,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梦中触碰碎片了。

“说起来,镜酱好像说过那块碎片有自我意识了,你这样子算不算有自我意识了?……好好好,我不说那个疯子了,不管镜酱到底想做什么,我都会想办法不去融合那块碎片的。

”不管镜酱有没有撒谎,小碎的反应都更加坚定了陆晓晨不去融合那疯狂的碎片的决心。

说着,陆晓晨想起傍晚的事问道,“对了,小碎,那个疯子抓我眼睛时,是你保护了我对吗?” 当时,疯子的手已经挖向他的左眼了,可是他没有感觉到疼痛,虽然,眼睛周围还是被抓伤了,但是,以那疯子的力量,那时候竟然没有伤到他的左眼。

小碎当即很骄傲地绕着陆晓晨转了一圈,随即又有些不好意思。

陆晓晨安慰道:“这些伤比起失去眼睛来说只是小事,毕竟,你的力量比对方弱。

真的谢谢你了。

” 当陆晓晨在梦中与小碎交谈的时候,林景和陆明海也在谈论着傍晚的事。

“老陆,你说周末要不要带晨晨去拜拜菩萨什么的,这最近太不顺了。

”林景担忧地说道。

陆明海失笑道:“你平时不是不信这个的吗?这些说到底只不过是心理安慰,还不如你给他买个玩具,多陪陪他,更能安抚的情绪。

” 林景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只是……说起来,这次又是眼睛受伤。

老陆,你说,不会真有外星人吧!” “怎么?你之前不是不信吗?” “这不是太巧了吗?对了那个疯子是哪跑出来的,家里人也不看好。

”林景抱怨道。

“我不知道有没有外星人,不过,这个疯子的身份,我问了派出所的同事,是岭村那边的,早年小夫妻一起旅游时遇到劫匪,丈夫为了保护她死了,当时她还怀着身子,结果伤心过度也没了,之后就疯了。

” 林景听了愣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都是可怜人啊!不过,再可怜也不能伤害我们家晨晨。

老陆,你那同事有没有说怎么处理那疯子的?” “先送城南的精神病院了。

”至于那疯子的家人,陆明海没说,林景也没再问。

第二天,陆晓晨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些也是感慨了一番,不过,一想到疯子被送进精神病院了,那再找他的可能性就低了,顿时也轻松了许多。

镜酱却在这时很不合时宜的跟陆晓晨说,“那家伙没这么容易被关住的。

” 问其原因,镜酱却装死。

陆晓晨这天早上是被林景亲自送到学校的。

“老妈,放学我自己走就好了,你要不放心,我不走小路了,从大路绕一圈回去,街上都是人,不会有危险的。

我还会拉上潘曦的,他那么壮,当肉盾绝对是够的。

”陆晓晨得知母亲要接他上下学,一下子想出各种理由来拒绝,“你看,我都六年级了,这么近的路还要家长接,同学们会笑话我的。

” “哪来这么多废话,隔壁齐家小子上高中了不还是他爸天天开车接,谁笑话他了。

” “你就笑话过。

”陆晓晨一说完就被林景没好气戳了一下脑门,“行行行,我不来就是了,就你理由多。

放学了打电话给我,到家了如果我还没回来你也要打电话给我。

” “是是是,保证让您老随时知道我的行踪。

”陆晓晨应下所有条件,才终于在老妈关切的目光中跑进校门。

一到班上,陆晓晨就再次感受到集体的关怀,这次倒真的是关心居多。

“陆晓晨,听说你昨天被疯子偷袭了,没事吧?” “我怎么听说是丧尸啊!你没被咬吧!” “你傻啊!那是形容词,不然,早就全城生化危机了。

” “对了,听说你被按倒了,嘿嘿嘿!” “陆晓晨,班长是不是真的很厉害啊!听说一脚就把那人踢飞了。

” “这叫什么,美救帅哥?” “不是巾帼救帅吗?” 可能是见陆晓晨还来上学,看着精神也不错,话题很快就歪了。

不过,这还是让陆晓晨很郁闷,虽然昨天是有好几个同学看到现场,可是,现在会一下子全班皆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死胖子,当初真是给你取错外号了,应该叫你潘大嘴,不对,是潘八婆才对。

”陆晓晨没好气地讨伐潘曦。

“胖子那外号本来就不适合我,我哪里胖了,明明是强壮。

”潘曦说着还比划了自己的肌肉,然后才略带歉意地说道,“我没想宣传的,只是,昨天不是也有同学看到了嘛!早上来就问我情况,我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谁知道大家都这么感兴趣。

嘿嘿嘿!” 陆晓晨翻了个白眼,他都能想到那个说书般的场景了。

“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陆晓晨急忙避开了了潘曦伸过来的手,“别乱碰,要是感染了,留疤了怎么办?” 曾经,陆晓晨觉得男人有几道疤没什么,但是,现在他是万分希望自己能好好当个美少年,别再破相了。

当然,不让潘曦碰的原因不在这里,而是,伤口出了点意外。

不是变严重了,而是不见了。

早上洗脸时,陆晓晨发现昨晚还在的血印子全都消失了,仿佛他从未受过伤一样,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结果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小碎很兴奋地表示是她做的。

他能怎么办?只好在老妈发现前拿笔划了点痕迹出来,然后,自己再涂了层药膏上去,顶着一脸药膏也比被人当怪物强。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