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1.27镜子与小镜子

1.27镜子与小镜子

“你确定这里有碎片?” 陆晓晨推着从潘曦那里借来的捷安特走到石桥的护栏边,朝下看去。

这时节,河水没像夏天一样直接漫到桥底,看着也还算清澈,能看见河底的泥沙和水草,可也有一两米深。

陆晓晨缩回脖子左右看了看,找到了从桥上下到岸边的路。

锁好车,他小心翼翼地来到桥下的空地,虽说是岸边,但是,夏天时这里也全是河底,踩上去还是要注意点,不然掉个水窟窿下去也是有可能的。

看着缓缓流动的河水,陆晓晨再次问道:“你确定那个碎片还在这里,没有被河水冲走?” 镜酱无奈道:“你已经问了不下三次了,请信任我一些,陆晓晨同学。

” “实在是你太不靠谱了,不能怪我对你的信任值降到最低点。

”陆晓晨嘴上说着,却还是开始沟通小碎。

前几天,虽然镜酱说他有了一个新的方法可以让小碎不必冒险融合疯子的碎片,但是,这个基础依然需要有碎片打底,而且,碎片越多成功率越高。

于是,陆晓晨又开始了苦逼的碎片收集之路,可惜,残存的碎片真的是太少了,一个周末陆晓晨把周围几个乡镇转了个大概,也才找到两块不到指甲盖大小的碎片。

今天开始学校举办运动会,陆晓晨借机偷溜了出来,也没跑远,本是想从不同方向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让镜酱感应到了一块碎片。

为了不被疯碎片感应到,在镜酱屏蔽了对方对小碎的感应后,小碎也尽量保持安静的状态,感应其他碎片的工作就交给了小骗子镜酱。

不过,融合碎片依然是要小碎亲自来的。

十来米宽的河流,不管它的深度到底是多少,陆晓晨都不会选择下水的。

他是用的和之前喷水池那次一样的方法,吸引碎片过来。

在小碎呼唤新碎片时,陆晓晨也在不断后退,让自己尽量远离河边,喷水池那次落水他可是记忆犹新。

虽说那时候也有小碎还太小,吸引力太弱的缘故,但还是谨慎些好。

感受的左眼传来的轻微的拉扯感,陆晓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面小镜子,就是他之前作弊时用过的那一面,将它挡在了左眼之上,紧张地盯着河面。

镜酱忍不住提醒道:“镜子反了。

” “什么?”陆晓晨眼睛没离开过河面,不解回应着。

“镜子放反了。

” “哦!”陆晓晨手忙脚乱的将镜子的镜面对着河面。

“手不要挡住镜面的位置。

”镜酱叹了口气。

“诶?!”陆晓晨又是一阵慌乱,镜子还差点掉地上,好不容易才以正确的姿势将镜面完整的覆盖左眼的位置。

也在此时,河面上终于有一道光芒掠出,直直地向着陆晓晨的左眼的方向,此时的小镜子位置来。

这是镜酱想出来的方法,以欺骗的方式将那些小碎片收集到镜子里,最后用这面镜子里的碎片去融合疯碎片。

这方法成功率为五五开,有可能连这些碎片也全丢了,但是,总要试一下,而且,只要能让疯碎片离开疯子,就算是成功一半了。

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先弄出一个新的碎片集合体。

前两次都失败了,碎片依附在小镜子上后又选择了逃离,最后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只能让小碎把它们融合掉了。

见陆晓晨这个样子,镜酱对这一次已经不抱希望了,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的戏剧化。

陆晓晨感觉到小镜子给左眼带来的冲击感后,取下镜子认真看着那块黄豆大小的结晶体。

结晶体在小镜子里转了一圈,似乎是有些疑惑,不过,也许是因为小碎就在边上,也许是性格使然,如果它们有性格的话。

总之,这家伙留下了,就呆在了那面小小的镜子中。

陆晓晨甚至还感应到一阵舒适的情绪传递出来。

不管原因为何,看到终于有碎片成功地留在了镜子中,陆晓晨和镜酱都松了口气。

有了第一块碎片,后面他们就不需要再这么辛苦了。

陆晓晨手脚并用的爬回桥上,看了看自己灰扑扑的裤子和脏兮兮的双手,决定无视它们。

陆晓晨骑上车继续向前行去,可惜,好运气没有再次光临。

赶在天黑之前,陆晓晨把车骑到了潘曦家。

看着同样满是污泥的自行车,陆晓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个,我明天还要再借一下,我保证,明晚一定把你的车洗得跟新的一样再还你。

” 潘曦看了看惨不忍睹的爱车,再看看风尘仆仆的死党,只能叹了口气,“你妈刚才有打我电话,我说你被叫去了,不知道做什么,还有手表是没电了,你自己想好借口,别说漏嘴了。

” 为了不被定位到自己的行踪,陆晓晨把手表电话给关了,听了潘曦的话,顿感庆幸,还好自己事先就跟这死党串过供。

“交友不慎啊!”潘曦一番感慨模样让陆晓晨哭笑不得。

“谢谢啦!下次请你吃鸡腿。

”陆晓晨衷心感谢道。

“记下了,不过,车还是要洗的。

” “我才是交友不慎呢!”陆晓晨没好气地捶了死党一下才离开。

回到家,果然林景已经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了。

看见陆晓晨狼狈的样子,林景不禁皱眉:“你今天是运动会还是上工地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本来一身汗,刚才路上遇上一辆渣土车,尘土飞扬的结果就成这样了。

脏死了,我先去洗个澡。

”陆晓晨说完路上想好的理由后就直接冲进卫生间,把自己扒了个精光,“老妈,帮我拿衣服。

” “臭小子!”林景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去陆晓晨的房间拿换洗衣服给他。

陆明海回来之后,林景便对着他抱怨了一番。

“我现在是信了他们的话了,这男越大就只能让父亲来管才有用,你说说你,管过他几次……” 陆明海被念叨地头痛,只好去敲响了陆晓晨的门。

“臭小子,我不管你放学后偷跑去做什么,但你不能把手表电话给关了,必须让你妈时刻都能找到你,知道了不?” 陆晓晨心虚地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没电的借口。

第二天的运动会陆晓晨只逃了半天,下午班级四百米接力,他虽然没参加,但是,潘曦、李牧和王龙都有份,加油是必须的。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上午依然是一无所获,他已经不对近距离的城郊范围抱希望了,打算着周末找什么理由坐车走远一点,所以,死党的支持更重要了,不然,谁给他打掩护啊! 最终,他们班的接力得了第二名,带着胜利的喜悦,放学时,陆晓晨大出血请了三人一人一根鸡腿。

当然,最后,他还是去潘曦家把那辆捷安特里里外外刷了个干净。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