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2.2恶梦中的镜子(中上)

2.2恶梦中的镜子(中上)

陈兰打着哈欠,脚步虚浮的踏进教室。

走到座位上时,还差点被突出来的椅子给绊了一跤。

王嘉琪急忙伸手扶了一下,“你怎么回事儿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 陈兰摆摆手,“别提了,一个晚上老做恶梦。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做什么恶梦了?”王嘉琪问道。

陈兰又打了个哈欠,“我说不知道你信吗?反正黑漆漆的,就是觉得好可怕……对了,好像还有看到镜子什么的,反正我一个晚上没睡好。

哈……” 话没说完,陈兰的哈欠又打上了。

王嘉琪看着直皱眉,“你这样不行啊!趁还没上课,趴桌上眯一会儿吧!” 陈兰摇摇头,“算了,踩点王都到了,也就是说没几分钟了,睡一会儿,说不定更累。

” 王嘉琪看向教室后面,果然看到陆晓晨坐到了位置上。

对于自己进教室被人注视这件事,陆晓晨早已经习惯了,谁叫他是踩点王呢!只要他进教室,也就是告诉大家,“同学们快上课了”大概就是这样吧。

按潘曦的说法,他这时间比上课预备铃还准。

坐到座位上后,陆晓晨看了一眼陈兰所在的方向,拍了拍书包,脑海中问道:“怎么样,还有感觉到吗?” 昨天,镜酱离开没两秒钟就又返回了,原因是他,脸,盲! 镜酱:“你们地球人都长得差不多,认不出来很正常嘛!” 陆晓晨:“那你怎么还能在这么多人里面认出我?” 镜酱:“你有碎片啊!” 陆晓晨:“……” 无奈,陆晓晨只好带着镜酱进寺庙里去找陈兰,本以为就一会儿的时间对方应该没走多远,结果,除了一片人潮涌动,连个鬼也没看到。

而镜酱则表示他只是在靠近陆晓晨时感觉到其他碎片的气息,并且这气息渐渐就散了,但是,他没有感觉到碎片,而距离拉开后,人群中杂乱的气息太多,他就更无能为力了。

所以,很久没来学校的镜酱今天又钻了陆晓晨的书包,通过近距离结合陆晓晨的想法和动作来判断到底是哪个人。

“怎么样,到底有没有啊!”见镜酱半天没反应,陆晓晨再次询问,“明明已经收集了这么多的碎片,我怎么反而觉得你比以前更没用了。

以前跟雷达似的,连坐标都能标出来,现在这么近还要感应半天。

” “别吵,我只是在确定一些事情。

”镜酱受不了陆晓晨的念叨,终于开口,“确实有碎片的气息,比昨天你身上沾上的还要弱些,看来她已经长时间没有接触那个有碎片的人了。

” 陆晓晨:“所以,你就确定了这件事?” 镜酱只是叹了口气。

陆晓晨跟着叹了口气。

自从确定这个城市里的碎片已经被他收集全后,他就做好了长期守株待兔的准备,现在,本以为已经来了的兔子又没了,可不就叹气了。

陆晓晨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

结果,第二天,正上着课的陆晓晨差点又被镜酱的突然出声吓得跳起来。

“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没习惯?”镜酱被骂后无辜道。

陆晓晨没好气地反驳,“那我让你‘吱’一声,你怎么也老忘记?” “好吧!我的错,可这是有原因的。

有了,有了。

”镜酱激动道。

陆晓晨抽了抽嘴角,“你要生小镜子吗?” “啊?什么意思?”镜酱没明白,但这不重要,他继续激动道,“今天,你那个同学身上又有碎片的气息了。

” “你确定?” “当然确定,她绝对是又接触到碎片了。

” “可是,昨天晚上我们都看过了,‘星空’里并没有其他碎片了。

” 镜酱被这一提醒,冷静下来,“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气息跟我的碎片有点不太一样。

” “什么意思?” “我也说不清楚,你知道的,我是第一次……” “停!”陆晓晨直接打断道,“我求你别说那个‘第一次’了,你每次说这个的时候,后面都会出幺蛾子。

” 镜酱反驳道:“你这么理解是不对的,有些事情是必然的,所以你要面对现实。

” “厄……我说,你想了解地球,多看点科学著作和纪录片什么的不好吗?天天看yy小说和动画片,会变成中二少年的。

” 拌嘴归拌嘴,傍晚放学时,陆晓晨还是来到了陈兰家楼下,他听潘曦说过小区的名字,加上有镜酱这个偷窥狂在,跟踪不成问题。

只是,来是来了,怎么上去却成了问题,这种高档小区门禁还是挺严的,就算他直接找陈兰也需要个合适的理由吧! “晓晨?你在这做什么?” 陆晓晨寻声一看,顿时笑开了花,人家想瞌睡有人送枕头,他这则是送来了潘曦同学。

看了看潘曦手上拎着的东西,再想想这里的位置,陆晓晨直接揽过潘曦的肩膀,其实他想揽脖子的,可惜…… “我掐指一算,算到你此时此刻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就在这里等你了。

嘿嘿!是不是又要去你家小兰家啊!” 听到陆晓晨的调侃,壮实的少年顿时涨红了脸,都忘记之前的问题了,“你别乱说,我妈让我送东西给她家的。

”说着,潘曦还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家长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不准早恋”的话常挂嘴边,可是,却常爱开间的这类玩笑。

潘曦的老妈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甚至常买些东西让潘曦送到陈家,美名其曰,“今天看到点好东西,给亲家带一份去。

” 而陈兰的父母似乎也是这样的玩笑心态,这可是苦了潘曦这个大嘴一见到陈兰就怂成了小媳妇。

“哦!那你快去吧!”陆晓晨完全没提要一起上去的话,因为不需要。

果然,潘曦走了两步就回头向陆晓晨发出了邀请,果然还是怂啊! 就这样,陆晓晨光明正大地上了楼。

原本,潘曦在送了东西后就想走的,陆晓晨死皮赖脸地拉住他,以同学的名义要求参观。

陈兰只当陆晓晨搞怪,很大方的将两人让进了门。

陈兰家是三百多平米的复式,装修也很大气。

陆晓晨夸张地做出赞叹。

“就你一个人在家吗?” “保姆阿姨在厨房做饭呢!”陈兰给两人拿了饮料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看跟鸵鸟似的缩在对面沙发的潘曦,又看了看一路东张西望到处看跟猴子似的陆晓晨,觉得很好笑。

“你这卫生间怎么打不开啊!”陆晓晨突然抓着卫生间的门说道。

“怎么可能?刚还好好的。

”陈兰疑惑地走过去试了下,果然打不开。

陆晓晨做出一副尿急的样子,“楼上有卫生间吗?借用下。

” “上楼靠右还有一个公卫。

”陈兰说着就要带陆晓晨上去,被他阻止了,“你陪潘子吧!上楼靠右对吧!我找得到的,放心,我不会乱跑的。

” 说着,陆晓晨还冲潘曦眨了眨眼,俨然一副为好友着想的模样。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