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1.4镜子与喷水池

1.4镜子与喷水池

就这样,镜酱在陆晓晨身边呆了下来. 没错,是“镜酱”,陆晓晨坚定的认为,某镜原来的名字就是叫这个,而不是他的大脑翻译错了。

既然决定要帮忙,陆晓晨当然需要更加了解一下镜酱口中的“镜子”。

“嗯,你的意思就是说,只要是能够映照出其他物体姿态的东西都可以被称之为‘镜子’,而你的本体碎片会依附在这些‘镜子’上。

” “没错就是这样,你们地球人的眼睛也有这个共同点,所以,那块碎片才会跑到你的眼睛里。

” “所以,如果是水的话,碎片就有可能在水的任何一个角落,因为每滴水都有‘镜子’的共同点。

”陆晓晨看着面前的喷水池,非常郁闷地说道。

在初步理解了“镜子”的含义后,当然是需要实践来证明。

于是,陆晓晨决定先从身边的碎片找起,他记得进小区时,眼睛也是会疼的。

果然,闭目感应后,他看到了一颗离他并不远的“星星”,认真的再探索了一会儿,这片区域竟然只有小区里这一个。

当他偷偷跑下楼,顺着感觉找到碎片所在地时就傻眼了。

因为碎片在喷水池里。

喷水池直径大约2米,并不是很大,可是,水是流动的——喷水池24小时不间断的循环喷水。

所以,陆晓晨趴在喷水池边上,感应了半天也没找到更精确的位子。

下水去摸? 虽说如今秋老虎正盛,就算是夜里,温度还是挺高的,但是,那边的保安叔叔已经瞄了这边好几次了。

陆晓晨敢保证,他一下水,保安就会杀过来把他拎出来,不会给他足够摸碎片的时间,还会直接将他拎到他家母上大人面前进行批斗。

“镜酱,你怕水不?” “嗯?” “如果不怕,就把你扔进去,这样我就有借口……你别跑啊!” 原本被放在喷水池边上当摆设的镜酱,在陆晓晨话才说一半时就“咕噜咕噜”向着远离他的方向滚去。

陆晓晨吓得急忙看了眼不远处的监控,长吐了口气,“还好,摄像头没看这边。

有没搞错,我在帮你诶,你还跑这么快。

” 抱怨归抱怨,陆晓还是要继续想方法。

回家拿东西捞? 厄,好像更不可能,虽然他有个之前和潘曦去摸鱼时留下的网兜,可问题是他怎么从他老妈眼皮子底下拿出来。

踌躇间,陆晓晨继续对着喷水池绕圈,“镜酱,既然不下水你倒是想想别的方法,能不能让那碎片别动啊?” 镜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可以试试把碎片叫出来。

” “哈?” 镜酱解释道:“还记得你在学校里的梦吗?碎片之间不仅能互相感应到对方,还会彼此吸引,正好这附近也没有其他的碎片,这块碎片也比你眼睛里的碎片小,距离又这么近,你直接想着让碎片过来就好了。

” “诶,还有这作?”陆晓晨惊疑道,“真的只要想就行了?” 陆晓晨将信将疑地闭上了眼睛,“碎片碎片快过来,碎片碎片快过来……” 在陆晓晨边想边碎碎念中,左眼传来一阵刺痛。

“哎呦!”陆晓晨吃疼地捂住了左眼,下意识地睁开了右眼,然后就看到眼前一片水波荡漾。

“啊!”陆晓晨舞动双手,终于在一头栽进喷水池前,一手拉住边缘,一手撑在水底。

陆晓晨此刻心中万(只艹泥)马奔腾。

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应该站在边上的吗? 保安小哥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边将陆晓晨拉起来,边责问道:“你是哪家的小孩,怎么在这里玩?虽然这里水不深也是很危险的。

” 陆晓晨半边袖子和肩膀的衣服都湿透了,水渍更是全身上下星星点点的,这是刚才挣扎时弄到的。

保安小哥见陆晓晨狼狈又惊魂未定的样子,想着他自己应该也被吓坏了,便嘱咐他赶快回家,没再追究。

陆晓晨还是跟保安小哥说了声“谢谢。

”才握紧拳头往自家的楼层走去。

他没去管镜酱,这家伙能自己追到他家,也丢不了。

一直走到无人的地方,陆晓晨才摊开了手。

眼睛中的碎片又传来了那种喜悦之情,然后,陆晓晨再次目睹了碎片飞向自己眼睛的一幕。

虽然知道根本没用,陆晓晨还是下意识地去闭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次碎片比较大的缘故,还是下午在医务室时,他受到惊吓而没去感觉的缘故,这次竟然有点痛,不过,只是一瞬间,之后便有一种舒缓的感觉传出来。

再睁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晓晨觉得周围的景物更清晰了些。

晚风吹过,陆晓晨成功打了个喷嚏,惊得他急忙跑回家。

陆晓晨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发现老妈还在房间里看电视,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偷跑出去过,便蹑手蹑脚地回到屋里。

不出所料,镜酱果然已经回到了房间里。

“你到底是怎么上来的?直接飞吗?”陆晓晨一边将湿衣服换下来一边问道,“你不怕被监控拍到啊!先说好哦,你要是被科学家发现,我可装作不知道哦!” 陆晓晨将脱下来的湿衣服挂到窗口去吹风,又望了眼楼下,“镜酱,刚才融合了那块碎片后,我的眼睛好像看得更清楚了,碎片有这作用?” 虽然没戴眼镜,但是陆晓晨还是有着两三百度的近视的。

“有这可能,不过,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镜子碎掉的情况,所以不能肯定。

”镜酱道。

陆晓晨不由担心道:“那是不是有副作用你也不知道,那我眼睛以后会不会变得很奇怪啊!刚你说那块碎片比我眼睛里的小个,那可是有黄豆大小,我眼睛里面多了这么大的东西,真的没问题吗?” 镜酱突然一僵,见陆晓晨又站在镜子前看眼睛,似乎没有留意到这句话中真正的关键点,便跳到陆晓晨身边,用一副“拍着胸口保证”的口气说道:“没问题的,用你们地球上的词汇来解释,我的镜身是相当于灵魂一样的存在,所以不会改变依附体的外部形状的。

” 陆晓晨用怀疑的目光看向镜酱,“我总觉得你在坑我。

” “呵呵,怎么会呢!坑了你,谁帮我找碎片啊!” “别呵呵,呵呵准没好事儿。

” 客厅传来电话铃声,陆晓晨没去管,只是,不一会儿,母上大人的魔音在外面响起,“陆,晓,晨。

” 听到这一字一顿的喊全名,陆晓晨就明白有坏事临头了,果然…… “你刚才是不是跑楼下去了,还摔进喷水池里了,开门,躲房间里做什么?” “woc,还以为那保安小哥是好人呢!竟然告状,不对啊,他怎么会知道我是哪家的?” 容不得陆晓晨多想,老妈已经用钥匙开门起来了,一眼就看到了窗口上挂着的湿衣服。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