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1.5镜子与厕所里的小女孩

1.5镜子与厕所里的小女孩

这天夜里,陆晓晨被母亲骂了一个多小时,中间完全没有开口解释一句的机会。

同样是这天夜里,陆晓晨又做梦了。

梦中,陆晓晨依然如同茫茫宇宙中的一颗尘埃,远处出现了一个陨石群。

他感觉自己在快速地向陨石群靠近,然后便被闹钟吵醒了。

见到陆晓晨比平时至少提前了半个小时起床,老妈一脸惊讶,之后还关切的问他是不是生病了,陆晓晨只能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谁让他平时都是踩着点去学校的呢! 之所以早起上学,当然是因为这个时间学校的学生比较少,而且,基本都呆在自己的教室里,方便他收集碎片。

陆晓晨先把书包扔进教室,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便跑了出去。

音乐教室,多媒体教室,以及图书馆这些地方,正是陆晓晨的目的地。

这几个教室每天早上都是由负责包干区值日的同学打开,放学时才会锁。

“这里是音乐教室,我们平时上音乐课的地方,就是演奏这台钢琴为我们上课的。

”陆晓晨一边给镜酱介绍,一边从光可照人的钢琴表层拿下了一颗比米粒大一些的结晶体,正是镜酱的碎片。

“别看我们学校图书馆不大,书还是蛮多的,当然,大部分是辅导书,也有一些名著之类,那一排电脑看见了吧,那里面电子书更多。

我啊!我平时不怎么看书,每个月要写读书笔记时才会过来看一本应付一下。

”说着,陆晓晨从一个漆黑的电脑屏幕上取下了一块小指甲盖大小的碎片。

接着,陆晓晨又从多媒体教室的玻璃窗户上取了块碎片后,才匆忙地在上课的铃声响起前回到班里。

趁着还没来,潘曦戳了戳陆晓晨后背,轻声道:“我早上来的时候,你妈说你很早就出门了,发什么神经啊!一来又没看到你人,跑哪去玩呢?” “在学校里逛了一圈。

”陆晓晨实话实说道。

潘曦撇撇嘴,表示根本不信。

一个上午,陆晓晨还是和平时一样下课了尽情地玩,上课时偶尔开开小差。

中午放学的时候,排队到了校门口后,不等潘曦邀他一起回家,他便找了个有东西落在教室的借口,又跑回了教学楼。

在场水槽边和五楼厕所里又收集到了两块碎片后,陆晓晨顺着感觉走到东侧教学楼二层的厕所前,脚步不由停了下来。

见陆晓晨迟迟不动,镜酱不解道:“你怎么不进去呀?” 陆晓晨郁闷的捂住了脸说道:“这里是女厕所呀!” 这边是低年级的教学楼,不像高年级学生会有放学了还逗留在教室里的情况,整个楼层都很安静,厕所这边更是只剩下水声了,但是,要他进女厕所…… “朕,做不到啊!”陆晓晨几乎是哀嚎出声。

镜酱不能理解陆晓晨的纠结,但是,他能感觉到陆晓晨挣扎的思想斗争,便也没有出言催促。

陆晓晨又一次环视了一下周围,确定真的没人在,咬着牙想着要不要用“一世英名”赌一回。

“嘤嘤嘤……”厕所中传来了隐隐的哭声。

“嘤嘤怪?”陆晓晨当即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他们学校是刚建了不到十年的新校区,也没有过什么奇葩的怪谈事件。

不过,每个学校基本都是在坟墓堆上建起来的,这个定律他还是知道的。

“大白天的,应该不至于吧!”陆晓晨安慰着自己,壮着胆子冲厕所里喊了声,“谁在那?” 哭声顿时停止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是我。

” 陆晓晨忍不住歪着脑袋往女厕所里看了一眼,就见到一个蹲坑的后面升了一个小脑袋出来,小女孩的眼角还挂着泪。

陆晓晨急忙转过身才问道:“你干嘛哭啊!” 小女孩抽泣道:“我……我拉粑粑了。

” 陆晓晨尴尬不已,他估计里面这位应该是今年新入学的一年级,刚从幼儿园上来不适应,便安慰道:“拉粑粑也不用哭啊!大家都会拉粑粑的。

” 小女孩还是在嘤嘤地哭,陆晓晨有些崩溃,便猜道:“你是没带纸吗?” “恩。

”小女孩应了声,继续哭。

“哎呦!你别哭,我找找看有没有纸。

”说着,陆晓晨翻了翻书包,他怎么可能会带纸巾呢?最后翻出作业本“丝拉”撕了几张下来,“你别哭啦!我把作业纸撕几张给你,没事的。

” 陆晓晨一手拿着作业纸,侧着身走进了厕所,快到小女孩所在的蹲坑时,扭头看向门口,手无限伸长,“拿去。

” 小女孩伸出手抓住纸,却又弱弱地出声:“大哥哥,我粑粑拉到裤子上了。

” 陆晓晨直接石化了,真想把作业纸抢回来塞回书包里。

这个他真没办法解决啊! 又一次处在崩溃边缘的陆晓晨终于想起了还有“叫”这一招,“你等等,我去叫。

会有办法的。

” 说完,陆晓晨就想逃出这个可怕的地方了。

可走了两步,他又顿住了。

反正都已经走进来了,干脆把碎片先拿了吧!回头看了眼厕所最里面的那扇窗户。

左眼中熟悉的刺痛感明确的告诉他,碎片就在那里。

再次确定自己出去后绝没有再踏进女厕所的勇气,陆晓晨背对着厕所的蹲坑,走着螃蟹步,快速接近那扇窗户。

“大哥哥,你在干嘛呀!”小女孩好奇地探出脑袋。

陆晓晨不敢回头,“你乖乖别动,我拿一下东西。

”说着,他猛地一跳,将窗户上方的碎片抓了下来。

碎片迫不及待的就飞向了陆晓晨的眼睛,他脑海中当即闪过一个念头,厕所的碎片会不会很脏啊! 不过,现在可没时间让他细究,再次螃蟹步回到厕所门口,抓起书包就要离开现场。

迟疑了一下,陆晓晨又走了回来,“小鬼。

” “大哥哥在叫我吗?” “是啊!一会儿,要是有人问起来,你都不能说我进过厕所啊!”陆晓晨强调道:“不管是还是爸爸妈妈,都不能说。

” “哦,我不说。

”小女孩认真答应。

陆晓晨想想还是不放心,“有人问你,你就说我是听到你哭声,然后就去找了,没进过厕所。

你重复一遍。

” 小女孩乖乖重复道:“大哥哥听到我哭,然后就去找了,没有进过厕所。

” “对,就是这样,不对,最后那一句还是不要说了,有点故意强调的意思,只说到去找就行了。

” “大哥哥听到我哭,就去找了。

” “对,就是这样说,你再等一会儿,我马上带回来。

” 陆晓晨当然不会骗小女孩,只是离办公室还有好几米,左眼的刺痛便提醒他,那里是他目前的禁区。

虽然,按镜酱的说法,随着融合碎片的增多,其他碎片对他造成的痛疼将不断减轻,但是,办公室那块对目前的他来说还不是能应付得了的。

好在这一次陆晓晨不需要思想斗争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正是准备下班的小陈。

陆晓晨立刻激动地说道:“小陈,小陈,低年级的厕所那边有人在哭,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你快过去看看吧!”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