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2.4恶梦中的镜子(中下)

2.4恶梦中的镜子(中下)

陆晓晨抓着陈兰的手臂,愣愣地站在那里,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陆晓晨?你怎么……”陈兰还有些发蒙。

边上的环卫阿姨看不下去,“小姑娘,你还没醒哪!再不站好,人家小同学拉不住你喽!” “诶?”陈兰这才发现自己一只脚在人行道上,一只脚歪在路牙边,身体微微向着马路的方向倾斜。

陈兰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走回人行道上。

陆晓晨这时也回过神来,不去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谢谢你了。

”说着,陈兰又打了个哈欠。

陆晓晨皱眉道:“我看你还是回家吧!这样子怎么上学啊?” “今天不是要小测验吗?忍忍就好了。

”陈兰道。

“什么忍忍就好了,你这状态,考试时不睡觉才怪。

快回去吧!”陆晓晨继续劝道。

“这都快到学校了,我这样回去说不定路上走着走着就睡着了,还不如去学校,大不了一会儿去医务室睡一觉。

” 见劝不动陈兰,陆晓晨只好放慢脚步跟在她身后,免得再出意外。

“镜酱。

” “恩,肯定跟碎片有关,我上次就说,尽快取走碎片是做好事。

” 镜酱虽然更多是在找说词,但是,见到陈兰这情况,陆晓晨也意识到严重性了。

让踩点王放慢脚步的结果自然是两人都迟到了。

因为心里担忧,上课时,陆晓晨的目光频频看向陈兰。

一下课,潘曦就从身后勒住了陆晓晨的脖子,“朋友妻不可欺。

” 陆晓晨反手一拳向后挥去,就从潘曦的手中挣脱了出来,“你发什么神经?” “你今天怎么和小兰一起迟到啊!而且,你上课一直在看她。

”潘曦委屈兮兮地说道。

陆晓晨抬起胳膊到潘曦面前,“我这能插蜡烛了,你能别跟个怨妇一样吗?而且,谁跟你说我看你家那位了,我看班长好不好。

” “咦?你竟然……” 知道潘曦狗嘴吐不出象牙,陆晓晨连忙打断,补充道:“我在想她今天会不会又要把我留下来补课。

” 潘曦恍然大悟状,“对哦!月底了,马上又要月考了。

” “所以啊!收收你的小鸡肚肠。

”陆晓晨不屑地说道,回头看到王嘉琪出了教室,想了想追了出去。

“班长,班长,过来一下。

”陆晓晨叫住了去完厕所回教室的王嘉琪,迟疑了一下才说道,“陈兰没事吧?” 王嘉琪歪头,“恩?” 陆晓晨怕引起误会,把早上上学的事简单说了下,“我劝她回家,她不听,你劝劝吧!” 王嘉琪点点头,“我知道的,一会儿让她去医务室睡一会儿。

最近她老是做恶梦睡不好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陆晓晨听了追问道:“班长知道陈兰做的是什么样的恶梦吗?” “这个啊!”王嘉琪想了想道,“她说黑漆漆的,很可怕的样子,对了,好像还有镜子什么的,我也没问,是她之前随口说的。

” 陆晓晨犹豫了一下说道:“班长你问问陈兰,最近有没有接触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是镜子之类的东西,也不一定是镜子,亮闪闪的东西也行。

” 见王嘉琪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自己,陆晓晨连忙解释道:“那个……我之前不是倒霉过一段时间嘛!认识了一个大师,学了一点皮毛,我看陈兰这样子……” “陆晓晨同学。

”王嘉琪严肃地打断了陆晓晨的话,然后,在他一脸懵逼中丢下一句,“做为共产主义接班人,迷信思想要不得。

” 直到王嘉琪走进了教室,陆晓晨才回过神来,有些哭笑不得,“镜酱,你说,如果我把你的事告诉她,是不是接受度会高一点。

” 镜酱知道他在开玩笑,配合道:“至少她不会叫我妖怪。

” 第二节课,不知道是不是王嘉琪劝说的结果,陈兰请了假去医务室睡了一觉,第三节课就回来参加小测,精神看起来也好多了。

中午放学的时候,陈兰叫住了陆晓晨,“早上谢谢你了,害你跟我一起迟到,还有,你托班长带的话我收到了,回家我会好好找找的。

” 陆晓晨:“……” 潘曦:“……” 看着陈兰微笑着离开,陆晓晨立刻转头对潘曦说道:“我可是为了你啊!” …… “你是说,小兰的恶梦是外邪入侵?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听了陆晓晨的解释后,潘曦依然保持着怀疑。

“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管这闲事呢?”陆晓晨一脸委屈道,“要知道我这新人管这些东西很容易自己招惹上的。

我才刚不倒霉几天呢!” 听陆晓晨说得郑重其事的样子,潘曦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行不行啊!要不,找你说的那个大师?” “大师是能随便帮忙的吗?”说着,陆晓晨拍拍潘曦的肩膀道,“放心吧!实在不行,我还是会帮忙请大师出手的。

” “好兄弟,靠你了。

”潘曦严肃道。

陆晓晨面上拍着胸脯保证,心里已经在为自己挖的这个坑后悔了。

镜酱在这时还凑热闹,“放心吧!我最近在看灵异小说,台词都帮你想好了,一定很有大师风范。

” 陆晓晨回以“呵呵”二字。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陆晓晨还是特别叮嘱潘大嘴不得到处吹嘘,“你要知道,这种事不能乱说的,不然会招反噬和报复的,所以,管好你的嘴。

” 潘曦郑重发誓,陆晓晨才安心一点,他可不想被父母知道后被连环批斗。

下午,一进教室,陆晓晨的右眼就传来一阵久违的刺痛感,同时,小碎也有些小兴奋。

陆晓晨忍到第一节课下课才走到陈兰桌边,颤声问道:“你把东西带来了。

” 陈兰惊讶道:“咦?你怎么知道。

我还想放学时再给你呢?” 说着,她就在王嘉琪和跟过来的潘曦,诧异的目光中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堆的东西。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