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2.5恶梦中的镜子(下)

2.5恶梦中的镜子(下)

眼见桌上东西越来越多,周围有同学好奇地凑了过来。

“陈兰,你这是要摆摊吗?” 陈兰大大方方地说道:“是啊!你要买吗?” “真的啊!”那同学还真就伸手翻捡起来,然后,很快他就觉得周围四个人的目光快把他戳出洞来了,讪讪地缩回手,“你们聊,你们聊,呵呵呵。

” 王嘉琪见还有同学好奇向这边看,提议道:“下节是体育课,自由活动时再看吧!” 陆晓晨也知道现在不方便,强压下双眼传递来的急迫情绪,点点头,回到了座位上。

潘曦跟着回来,拍了下陆晓晨想问问情况,却发现陆晓晨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想到中午陆晓晨说的话,潘曦担忧道:“你没事吧?是有影响吗?那东西很厉害吗?” 陆晓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没事,过一会儿就好,让我静静。

” “哦!”潘曦小心翼翼地应了声,然后就屁颠颠地又跑去了陈兰那边,似乎是说了什么,陈兰和王嘉琪都回头看向陆晓晨。

陆晓晨心中苦笑,却没力气去阻止潘曦的大嘴巴,随着和陈兰带来物品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眼睛里的反应更加强烈了。

小碎安抚一下倒是很乖巧,但是,右眼那疯碎片的残余意识却停不下来。

安静了一节课的镜酱终于开口道:“看来是最糟糕的情况,那块碎片在成长,小丫头的恶梦有着大量的负面情绪,这对疯碎片来说属性相同,吸引力相当大。

” “你家的碎片就不能有正常点的吗?”陆晓晨只能靠吐槽来分散压力。

镜酱:“小碎就挺正常的呀!” 突然,陆晓晨感觉左眼传出一阵清凉,从头一直通到脚,转瞬间,原本颤抖的身体恢复了平静,右眼的疯碎片也安静了许多。

陆晓晨抬手摸了摸左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小碎果然是最乖的。

” 镜酱:“是啊!乖的我都有点吃醋了。

” 陆晓晨:“哈哈,那你就自己慢慢吃吧!我和小碎相亲相爱就好了。

” 有了小碎的帮助,陆晓晨成功的撑到了自由活动时间。

四人再次一起回到了教室,陈兰重新摆起了摊子。

“我担心有遗漏,就把房间里的镜子和做恶梦前买的东西和收到的礼物全带来了,哦!本来还有个衣柜里的穿衣镜,不过,我想应该不用了。

”陈兰眨了眨眼睛一语双关的说着。

陆晓晨没有留意陈兰的话中话,目光扫过桌上的一堆东西,发卡头花什么的直接挪开,最后桌上剩下一面手掌大的木框有着古朴花纹的镜子,和一条吊坠是一块币大小亮片的毛衣链。

看到这两样东西,陈兰介绍道:“这镜子是我外婆送我的,不过已经好几年了。

这链子是我表姐送我的,正好是做恶梦前,哦,就是我遇到你的那天。

” 陆晓晨将两样东西拿在手里,眼中却是闪过了疑惑,“这两个我都先拿回去,厄……明天就能还你,放心,绝对不会弄坏的。

” “好的,一个晚上就行了吗?”陈兰迟疑问道。

陆晓晨点点头,“没问题的。

” 他问过镜酱了,就算不能融合新碎片,把它从依附体里赶出去还是做得到的。

…… 晚上,陆晓晨坐在书桌前看着从陈兰手中借来的这两样物品快一个小时了,可是,依然一头雾水,然后,他忍不住问边上的镜酱,“你都看了一个小时了,看出什么了吗?” 镜酱看起来有些无奈地向后一倒,平躺在书桌上,“这个链子里的确实是一块碎片,而且,我猜测它的主体不仅形成了自我意识,甚至已经成为了新的镜子,这个碎片是他分裂出来汲取养分的。

” “汲取养分?” “恩,我没跟你说过我们米诺星人是怎么成长的吗?” “绝对没有。

” “好吧!那就不要说了。

” 然后,镜酱就被陆晓晨从窗户扔了出去。

重新飞回来的镜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说道:“其实,你应该也感觉得到,小碎即便没有融合新的碎片,力量也在一天天的增加。

具体方法讲多了你也弄不懂,你只要知道,碎片汲取养分的方式很大程度也说明主体的性格就好了。

所以,这新镜子绝对比疯碎片还难对付。

” “所以,你果然是精分了。

哈哈!”打趣完,陆晓晨又指了指那面镜子,“那这个呢?” 镜酱又沉重了起来,“这就是我弄不懂的地方了,明明只是一个老旧的东西,没有碎片依附,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可是,它却能压制住这块碎片,如果不是有它在,那小丫头已经疯了也说不定。

” 陆晓晨听着有些不对,“所以,你这一个小时是在看这镜子?” “对啊!”镜酱理所当然的说道,“对这块碎片有压制作用,说不定对我们也有用,要是以后遇上了没防备怎么行。

” 陆晓晨眼角抽了抽,“那你告诉我这镜子对地球人有没有威害。

” “没有。

”镜酱很肯定道。

“那就行了。

”说着,陆晓晨拿着链子放到床边,“先把这个碎片搞定,再慢慢做你的研究。

” 陆晓晨躺到床上准备入睡。

之前在确定这块碎片的存在后,他和镜酱已经商量过了,既然这东西让人做恶梦,那就在梦里收拾它,有小碎和疯碎片在,又有镜酱压镇,只要不是已经成为新镜子的存在,就算是有镜灵也能轻松解决。

只是,陆晓晨才刚闭上眼睛,镜酱却叫醒了他,“你把那镜子也拿过来吧!” 陆晓晨不解,“你之前不是说会有影响吗?”但他还是起身将镜子也拿到床边。

“我有个想法。

”镜酱顿了一下才道,“用疯碎片去吞噬吧!” “啊?”陆晓晨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是负面情绪的碎片,他们之前是商量让单纯的小碎去融合,因为纯净,负面情绪很快会消散掉。

“正好有这个奇怪的镜子在,可以借这个机会把疯碎片制服。

”镜酱说。

“我怎么觉得你是不舍得那些负面情绪形成的力量。

”陆晓晨怀疑道,“而且,如果这镜子对疯碎片没作用呢?” “那也没关系,负面情绪想被吸收抵抗总是强烈的,可以消耗疯碎片不少力量,这种机会难得,当然,试不试还是看你。

” 镜酱明显诱导的口吻,但陆晓晨心里确实是想解决疯碎片这个隐患的。

虽然表面上疯碎片现在依附在他的右眼中,但是,如下午那般不受控制的情况时有发生,要不是有小碎在,他还真会失控,不过,这也在另一个侧面表明负面情绪碎片的影响力。

镜酱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陆晓晨做决定。

过了大约有五分钟,陆晓晨叹了口气,“一劳永逸,我就辛苦点吧!” 镜酱安抚道:“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 陆晓晨不置可否,躺下,秒睡。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