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2.13乌鸦的镜子(四)

2.13乌鸦的镜子(四)

“进来吧!” 王嘉琪让陆晓晨坐到角落的椅子上,然后,拿来医药包,给陆晓晨清洗伤口,消毒。

王嘉琪的手法看着很熟练,不一会儿,陆晓晨的血手就干净了,血也止住了。

王嘉琪倒了些药粉在伤口上,拿着绷带一边包扎一边问道:“你还没说,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我记得你家离这很远的。

” 陆晓晨想起来,之前,王嘉琪跟林子逸作为学生代表去他家家访过,这理由一下子就不好编了。

“我……我,我散步呀!走着走着……厄,就走到这里了。

” 王嘉琪目光从陆晓晨手上的伤口移开,瞥了他一眼,明显在说,“编,你继续编。

” “那你怎么惹到那只乌鸦的?总不会它就是刚刚拉了你一坨鸟屎的那只,你来报复的吧!”王嘉琪吐槽完,给陆晓晨的伤口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抬头就看到他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怎么了?” “不愧是班长,这都被你猜到了。

”陆晓晨又竖了个大拇指,然后看着手上包得过分好看的绷带发愁。

王嘉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陆晓晨在敷衍她。

正想拿出班长的威严好好批评一下某人,却被伸到她眼前的手给弄得又愣住了。

“班长女侠,能不能只贴个创口贴啊!这样回去,我会被我妈骂的。

”陆晓晨委屈兮兮地说道。

王嘉琪又好气又好笑,直接无视陆晓晨,收好医药包,放回房间去。

看着王嘉琪的背影,陆晓晨不解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班长同学了,他只是想要一个创口贴啊! “你是小琪的同学吧!”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男人走到陆晓晨身边坐下。

陆晓晨点点头,他身上还穿着校服呢,能猜到也不奇怪。

从他和王嘉琪一进来,擂台边围观的几人就时不时看过来。

陆晓晨知道这些人应该是这里的学员之类的,并没有在意,关心一下教练女儿带回来的小男生是谁,这种剧情,电视小说动画里都看遍了。

可是,对方下一句问话却吓了陆晓晨一跳。

“你认不认识陆明海啊?” 虽然觉得班长老爸的学员,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人吧!但是,陆晓晨在看着对方愣了两秒后,就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不认识,叔叔为什么这么问?” “你跟老陆有点像,我还当你是他儿子呢?哈哈哈。

”男人很无所谓地笑道,也不知道是真信了,还是装的。

王嘉琪在这时走了回来,扔给陆晓晨一个创口贴,“伤口有点深,我劝你最好是不要拆掉,不过,你自己看着办吧!” 陆晓晨接过创口贴看了看受伤的手,想了想,还是把创口贴放进了口袋,“谢谢班长,那我先走了。

” “我送你。

”王嘉琪道。

陆晓晨连忙推辞,“不用了,刚才看了下,门口的公交车有到我家那边,我坐车回去。

班长再见,叔叔再见!” 陆晓晨一边回头道别,一边向大门口走去,结果,再回头,直接撞到先一步被推开的大门上。

“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陆晓晨捂着鼻子开始怀疑人生了。

“晨晨?你怎么会……撞到了吗?我看看。

” 陆明海的声音直接让陆晓晨当机了,不会这么巧吧!他刚否认了父子关系,他老爸就出现了。

果然,之前那男子看到门口的情景走了过来,“老陆,来啦!咦!这小子你认识?嘿!刚还骗我说不认识你,我还信了呢!你儿子是吧!鬼机灵。

” “说不认识是对的。

”一个更加壮实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正是之前擂台上对练的其中一人,“你们干这行,说难听点,家人特别是的防范意识还是要培养的。

特别是对你这种猥琐的家伙。

” 男子被调侃也不在意。

王嘉琪本是过来看陆晓晨的情况,看到中年男人便叫了声“爸爸”。

陆明海却是看着呆愣愣地看着他的陆晓晨好笑道:“怎么?撞傻了,连亲爹都不认识了。

”说着,他又皱了下眉,看向陆晓晨包扎好的手,“怎么受伤的?” 陆晓晨还没想好借口,王嘉琪就替他回答了,“他被鸟啄了。

” “鸟?”陆明海疑惑地看向王嘉琪,“跟我说说你看到的。

” 陆晓晨立刻回头冲着王嘉琪直眨眼,可惜,班长同学全当没看到,将公园里他被鸟“欺负”的一幕简单说了下,说完后,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在学校时,他就被鸟屎砸到了。

” “哈哈哈!老陆,你儿子这运气也是绝了。

”先前那男人戏谑地说道,说完却发现陆明海的脸色有些严肃,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尴尬地看向边上的人。

王鹏见女儿的解释令老友的脸色不愉,也是疑惑,“鸟屎而已,也没什么吧!小报复一下鸟什么的,被啄一下,我们小时候上树掏鸟蛋还少吗?” 陆晓晨觉得自家老爹的目光快把他看穿了,急忙解释道:“我就是看那只乌鸦很像那只鸟,就用石头砸它,然后就被啄了,下次不敢了。

” 陆明海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了拍陆晓晨的肩膀,“不想说就不说,不要撒谎。

” 陆晓晨惊讶地抬起头去看父亲。

陆明海却已经转头看向王鹏等人,“我老婆加班,晚上我们父子俩可就跟你们混了。

” “行啊!这不是早就说好的嘛!”王鹏接过话茬,打发周围众人去洗澡换衣服。

陆晓晨跟着陆明海又坐回了角落的椅子上,等候众人。

空气中的怪异气氛让陆晓晨浑身不自在,干脆开口道:“老妈又加班啊!我怎么不知道?” 陆明海:“她刚打的电话,我本来想回去接你出来吃饭,结果一看定位就在这附近,就过来看看。

你同学?” 陆晓晨点点头,“班长。

” “恩。

”陆明海也点了点头,然后拉过儿子的手,小心地拆开绷带看了看,虎口处明显一个凹陷的小坑被药粉填上了,“消毒了?” “恩。

班长弄得挺好的,都不疼了。

”陆晓晨心虚地说道,此时,如果王嘉琪在这里,就会发现伤口比之前浅了许多,明显在以非人的速度愈合中。

重新把绷带扎好,陆明海才又开口道:“我说过,不想说就不说,不要撒谎。

” 陆晓晨低着头不说话,脑海中却是呼叫着镜酱,“镜酱,我可不可以跟爸爸说实话。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