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2.14乌鸦的镜子(五)

2.14乌鸦的镜子(五)

“他会信吗?”镜酱的口气并没有因为陆晓晨想打破约定而生气的样子,反而提醒道,“之前,你的那个妈妈和舅舅,你也说了,可是,你被带去看了心理医生,还给寺庙捐了笔香油钱。

” “我爸爸是警察。

”陆晓晨争辩着。

“这和职业无关吧!”镜酱感觉到陆晓晨有些沮丧,便安慰道,“你要说就说呗!反正他也看不见我,能不能取信于他,就靠你自己了。

” “真的可以吗?”陆晓晨又犹豫了。

镜酱无所谓道:“恩,不过,遇到危险,你要自己看着办。

” 得到镜酱的支持,陆晓晨重新抬起头来看向陆明海,“老爸,我……” “老陆,我们好了,走吧!”之前那男人从更衣室出来,身后几人也都收拾妥当的样子。

衬衫,t恤将一个个满是肌肉的结实身材掩藏了起来。

不过,大部分人并没有过来,而是对着正好带着妻子女儿收拾好走出来的王鹏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最后也只剩下王鹏一家和先前问过陆晓晨话的男人。

众人的到来让陆晓晨的话又咽了回去,不过想想,现在在外面也不方便,还是回去再跟老爸好好说道说道。

陆明海拉过陆晓晨给几人介绍道,“我儿子,陆晓晨,你们都认识了。

” 接着,指着王鹏对陆晓晨说,“王叔叔,他是我以前的战友,后来受伤退了役,就开了这个教学班。

这是他的妻子,叫叶阿姨。

小琪是你同学,就不用介绍了。

” 此时的王嘉琪换了一身休闲运动装,扎着马尾,挽着母亲的手。

王嘉琪长相偏向于她母亲,不是校花级别的美女,但有着邻家小姐姐的亲近感,不过身高上就偏向王鹏了,她母亲看着瘦瘦小小的,与王鹏站一起很小鸟依人的感觉。

陆晓晨乖巧地喊着,“王叔叔,叶阿姨好。

”然后,看向先前问话的男人。

“这个猥琐的家伙是我同事,你叫他小何叔叔就好了。

” 陆明海的话立刻招到小何的反驳,“你这样在面前诋毁我可不好,什么叫猥琐?这会带坏警察在小朋友们心中的印象。

” 王鹏哈哈大笑地拍着小何的肩膀,“你这形象已经损坏警察形象了。

” 小何做出凶狠的样子,“你们过分了啊!晚上不吃穷你们我就不姓何。

” “哦,你这么有自信?老王家三人,我家有两个,你确定能吃得过我们?”陆明海挑挑眉。

三人互相调侃地走在前头,陆晓晨只能跟着王嘉琪母女一起走。

陆晓晨很少接触父亲的朋友,对这一幕很是惊奇,印象里父亲是很严肃的人,虽然偶尔也会对他开开小玩笑,但是更多是哄小的感觉。

“他们经常这样吗?”陆晓晨小声问王嘉琪。

王嘉琪对此倒是见惯不怪了,点了点头,“陆叔叔有时工作累了会来找我爸爸练练手,说是放松一下,不会把郁气带回家。

” “哦!”陆晓晨点点头表示明白,确实如此,父亲在家虽然常板着脸,但是,那是性格使然,并不会给人压抑的感觉。

所以,相对于父亲,他更怕母亲。

吃饭的地方离小区并不远,过了马路走个几分钟就到了,所以他们也没有开车什么的。

不过,刚过马路,陆晓晨就扭头看向前方不远处电线杆上的那只乌鸦。

“镜酱,你怎么没告诉我这家伙还在这里?”陆晓晨郁闷道。

镜酱无辜道:“它本来就在这附近没飞走啊!我以为你知道。

” “怎么办?它不会攻击我吧?”陆晓晨苦恼了,之前是他追着这鸟跑,现在却怕它送上门。

因为和镜酱在交流,加上注意力放在乌鸦身上,陆晓晨的脚步不由的慢了。

王嘉琪疑惑回头,“你怎么了?”然后,顺着陆晓晨的视线也看到了那只乌鸦,皱了皱小鼻子,“不会是那只鸟吧?” “鸟?什么鸟啊?”叶玫带着疑惑也看了过去,“那只鸟怎么了?” 陆晓晨急忙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看那鸟长得特别丑。

他们都走远了,我们快追上去吧!” 说着,陆晓晨就越过王嘉琪母女向着陆明海三人追去,不过,一直盯着鸟没移开的目光却出卖了他。

一直到路过那乌鸦,也没有其它的反应,他才不由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加紧步伐往前走,如果真要被攻击了,连累三个大男人总比连累班长母女要好点。

王嘉琪看了看明显不对劲的陆晓晨,又看了看那只乌鸦。

华灯初上,按理说,这个时间的鸟都应该回巢了,可这乌鸦还在这里,虽然她的眼睛不像陆晓晨的千里眼一样强悍,但是,1.5的视力借着灯光还是能清晰看出那只乌鸦也在看着这边,这让她不由打了个寒战。

想到之前陈兰的恶梦事件,她下意识地拉着母亲快走了几步,远离这鸟。

陆晓晨三人到的时候,王鹏三个已经点好了菜,并占了个大桌子。

六个人,六菜两汤就着米饭吃得其乐融融。

虽然小何叫嚣着要吃穷另外两人,但事实上这顿饭最后是他请了。

一出饭馆,陆晓晨脸就黑了,虽然他一直感应得到碎片就在周围,可没想到这乌鸦就停在饭馆对面的广告牌上了,在广告灯的映照下格外的诡异。

其他人中倒是叶玫最先注意到对面的小东西,“诶?小琪啊!这是不是之前我们看到的那只鸟啊?” 王嘉琪看了一眼就回头去看陆晓晨。

陆晓晨:“……”你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叫它来的。

好吧,是我招惹来的。

陆晓晨尴尬地轻咳了一下,这下,本来看向对面的大人们的目光一下子全看向了他。

三个大男人听了叶玫将路上遇到过这鸟的事一说,都吃了一惊。

小何拍了拍陆晓晨的肩膀,“小子,你不会是把它的鸟蛋全砸了吧!这么记仇。

” 王鹏:“别胡说,这季节哪来的鸟蛋。

” “是这只鸟吗?”陆明海问道。

陆晓晨本想否认,可想着反正也要对老爸说镜酱的事了,便点了点头。

陆明海当即脸色严肃地看向那只乌鸦,正准备走过去看看,那只乌鸦却是一下子飞了起来。

这可吓了本就紧张的陆晓晨一跳,陆明海直接挡在了儿子身前。

可是,令人意外的是,那鸟却是掠过众人头顶后扔下了一直抓在爪下的东西。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