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短篇 > 我和镜酱的那些事儿 > 2.29少年的镜子

2.29少年的镜子

陆晓晨坐在场边上发着呆,一个篮球迎面砸了过来,失手的那几个同学已经大叫出声,他才回过神来,眼见着篮球就要与面部亲密接触了,他的左眼闪过一道绿中带蓝的光,然后,所有的目击者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将球扔了回去。

虽然有些惊讶,但是,没砸到人总是好事。

那几个同学对陆晓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后,又投入他们自己的激情中了,没人在意陆晓晨到底是怎么接住的那个球。

看到大家又各玩各的去了,陆晓晨摸了摸左眼,沟通小碎道:“谢谢你啦!不过,你下次不要这么做了,要是有人怀疑了就不好了,反正我就算被砸中也只是痛一下,不会有实质性的伤害的。

” 小碎轻声应了一下,然后,陆晓晨右眼中的小疯(名字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发出了想出来玩的情绪。

陆晓晨眼角抽了抽,无奈却不得不安抚道:“安静点,现在还不行,晚上会放你出来的。

” 自从那天恶梦镜子因为被陆晓晨和镜酱接连破除了几次幻象,受伤后又被陆晓晨和小碎合力困在梦境星空里,之后还被镜酱和小疯联合打击一番后,最终,镜灵带着极少的碎片逃走了,而他留下大部分的碎片就被小疯吞噬吸收掉了。

然后,小疯就真正老实地在陆晓晨的右眼安家落户。

不过和恬静的小碎相比,这就是个欢腾的熊。

自此,陆晓晨有了一面还算完整的带有两个镜灵的镜子。

在听到这个定义的同时,镜酱也难得的遵守约定,给陆晓晨说了“资格”的事。

镜酱的原话是这样的:“碎片为了吸收更多的信息源,会不断的选择,更换最适合它的依附体,而当镜灵生成,且最终成长为镜子,依附体很可能就不能完全满足他的需求了,于是就有了寄生体。

寄生体可以有很多很多,可是,依附体每面镜子只会有一个,所以,依附体也有另一个名字,当然不是什么镜之使徒,也不是镜之合作者,而是两个字——镜框。

” 陆晓晨不知道镜酱这次有没有撒谎,但他明白,自己已经成为碎片和镜子们认可的镜框候补,而资格就是成为他们镜框的资格,虽然陆晓晨一点也不想要这个资格,但是镜酱表示从他拥有了小碎的那一刻起,就无法更改了,当然前提是镜酱没有撒谎。

而当陆晓晨得知恶梦镜子所依附的镜框竟然是整座老宅时,对于镜框的选定,有了新的认知。

确实,依附体必须是镜子类的物件,可你能否认老宅中确实有着很多这类的物体吗?而它们归属与老宅,所以将老宅当成镜框也是可以的。

另外这也说明了碎片们对信息源的渴望,百多年的老宅,不管是本身,还是居住在其中不断流动的生命体,都带来了庞大的信息源,也因此,尽管那里有着压制着恶梦镜子的力量在,他还是舍不得放弃那里,毕竟,作为压制力量中心的老榕树,本身有着比老宅更古老久长的记忆,记忆即信息源的源头。

这几天,陆晓晨所苦恼倒不是是否还会有新的镜子来“测试”他的资格,而是他没有把镜框的事告诉陆明海。

那天醒来看到自家老爸的脸,陆晓晨是真的吓了一大跳的,以至于在“坦白”恶梦镜子处理事件的时候把镜框的事漏了。

之后又不知道要怎么说,难道说“你儿子我已经成为半个外星人了”,就算是亲生父母,他还是很担心会被拉去切片,毕竟,从基因上讲,他已经不确定自己还是不是他们的儿子了,这也是他苦恼的最重要原因。

“唉!”陆晓晨第n次叹气,然后身边有人跟着叹了口气,他一怔,扭头就看到钟雯钟巧巧小萝莉坐在了身边。

“你干嘛叹气啊!又被欺负了吗?”陆晓晨关心道。

巧巧摇了摇头,反问道:“大哥哥你不开心吗?” 陆晓晨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我没有不开心,你不用担心我,自己去玩吧!” “好吧!”巧巧嘟着小嘴,但却没有表示一定要留下,站起身准备离开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递了过来,“大哥哥,这个送你,透过它看天空可漂亮了。

” 陆晓晨接过东西并表达了谢意,目送巧巧回班级那边后才低头一看,是一个中间五彩的透明弹珠,只是,看着弹珠,陆晓晨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不是因为弹珠本身,而是这个弹珠里竟然有碎片。

因为完全收服了小疯,所以现在陆晓晨自己就可以完全屏蔽掉小碎和小疯的气息,只是,目前的他这么做后也无法像之前一样直接感应到其他碎片了。

因此,直到看到这个弹珠才发现碎片的存在。

小疯有恶梦镜子打底,早就看不上这么个小碎片了,所以,陆晓晨解开小碎的屏蔽,将这小碎片给了小碎。

小碎现在融合起碎片来也是轻车熟路的,陆晓晨只是感觉左眼有点痒了一下,就完全了融合了。

做完这些后,陆晓晨倒是饶有兴趣地拿起弹珠去看天空,透过中间五彩的花纹看天,有种看万花筒的感觉。

只是,陆晓晨才看了没一会儿,本来还晴朗的天空竟然开始下起雨来。

场上前一刻还上着体育课的学生们,下一秒就被雨滴砸得狼狈地跑向教学楼。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