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仙侠 > 尘落秘录 > 徂楔

徂楔

旧雨依下,残风微掠,一片由束雪树所组成的雪白色林海犹如大海一般,波澜不止。

林海之中,几道人影飞掠着,在一颗颗束雪树间穿行,只能看见几道人影依次从树木间的间隙闪掠而过。

十几息过去,那几道人影依次在勉强穿透进束雪林边缘的零碎阳光显现。

“纪天,前面便是绝天崖,你有罪,现在亦难逃!还不快随我等回仙宗问罪受罚!”一个身穿灰袍的男子对着前面正不停往腿上加持符箓的少年冷喝道。

纪天不语,手再一次往储物囊中探去,但这一次只摸到了储物囊的内壁,并没有摸到一张半纸的符箓。

往前看去,束雪树越来越稀疏,纪天心里更是一沉。

“真的跑不了了吗?”纪天探头朝绝天崖底看去,只看见黑漆漆的一片,静心听去,还有着野兽惊惧的悲鸣。

“杨卓,既然你说我有罪,其罪名甚?”纪天冷冷问道,剑出其鞘,手持利剑指向那一位对自己穷追不舍的同宗弟子。

杨卓见纪天停在了绝天崖边,负手冷笑应道:“私通魔修,此不为罪?”说完,杨卓一挥手,在其身旁的三人慢慢将纪天围起,手中兵器凛然。

“你?你这不是罪?”纪天看着周围的三人将自己围起,挥剑刺去,只见一人被其一剑划过胸腔下,居然没有流下一滴血液,更别提一丝一毫的疼痛神色。

“当然不算,以戴罪者炼制傀儡,我这还帮仙宗处理了罪人的安置,算有功了。

”杨卓冷笑着说道,令三具傀儡围攻,而他自己又慢慢地从自己的储物囊中取出一件件器物,仿佛对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中一般。

纪天刚想反驳,却不得不抵挡已经临近的刀刃而横剑一档。

纪天虽挡住了一具傀儡的攻击,但另外两具傀儡直接在纪天身上砍出两道血口,鲜血如同泉水般涌出。

纪天吃痛地哼了一声,法力注入剑内,顾不得伤口,径直将面前的刀刃砍断,余势不止,直至那具傀儡的脑后。

“才三具还未入流的傀儡而已,你就这么快后继无力了?凭你的资质跟我的能力,我还以为我能够炼制出一具筑基初期的傀儡,看你这样,估计得下降一些了。

”杨卓见自己的傀儡已损坏了一具,脸上没有露出心痛的神色,反倒是饶有趣味地观察起来。

“你,我就算死,你也别想拿我炼制傀儡......”纪天忍着伤口撕裂的剧痛撑着剑站起,看到旁边的一具傀儡一刀砍来,再用剑挡去却被震得手直颤抖,更是险些从手中掉落。

噗。

另一具傀儡一刀砍来,直接将纪天手臂砍出一道血口,鲜血更是将纪天的衣袍从白色生生染成了血红色。

纪天抹了抹嘴角的血,仿佛是用尽全身的所有力气一般,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冷冷地看着不远处正在准备炼制傀儡的器具的杨卓,语气微弱地说道:“若有来世,我必杀你。

” “这句话等你成为我的傀儡后......”杨卓听见纪天的话,还以为纪天已经准备认定一切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是打断了。

纪天纵身一跃,竟然跳入绝仙崖,能证明纪天存于这片世界的东西,便是那被鲜血染得通红的泥岩...... 纪天的四周全是风声,听不到杨卓的气愤叫骂声,听不到宗门那口仙钟的洪亮的钟声......听不到任何声音,听到得全是呼呼风声,感觉到的只有血红衣袍在随风而不停拍打在伤口上的疼痛,看到的只有除了自己的血液往上而滴下,便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不知过去了多久,一眠一醒,纪天的乏力感更甚,体内更是有剧痛传来,虽然痛,但却连呻吟声都已经没有力气发出了。

纪天感受着体内,自己那一条仙脉不知为何正缓缓消失,曾经可称大河,现在却连小溪都算不上。

纪天感受到仙脉的孱弱,立马用自己刚刚一眠间所恢复的法力全部用到仙脉上,若无仙脉,则不可为修炼,更别谈成仙! 噗。

纪天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而陷入昏迷,仙脉不知在何种力量之下,直接消失大半,在纪天反抗后,更是在纪天体内造成了巨大内伤,而筑基的修为更是跌落到炼气三层,而且还在慢慢跌落。

嗡。

就在仙脉即将从纪天体内完全消失的时候,纪天周身突然出现黑芒,将纪天体内的最后仅有的仙脉护住。

虽然仙脉护住了,但此刻纪天浑身已经泛白,血液在那几道砍伤之下,已经流失殆尽,之前还能凭借法力运转维持生机,但此刻已经穷途末路,难以返天。

“小天,快来看,我们种的灵彩花开了......”纪天昏迷间,仿佛又回到了不久之前。

一个黑裙少女拉着他走出洞府,让他去欣赏刚刚从其他地方移栽过来的灵彩花...... 后面的记忆渐渐模糊下去,认不得少女外貌,忘记了自己在此地干嘛,忘了这里是哪里,亦忘了自己是谁...... 四界之一,雨界。

已是深夜,繁星满天,一轮红月挂空。

俶尔,一颗陨石拖着黑色的尾巴划过天空,将那星光、月光划为两半,最后呼啸着划向远方。

良久,那如同被墨染黑的星宇才再度复原,而那陨石却早已不知所踪,就如同来时没有一声一响,离去时亦是如此。

齐国,风离村。

一座木屋前,一个男人不停地徘徊着在木门前,听着门背后传来的女人的呻吟声,男人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来回踱步的速度更是加快。

就这样持续了好久,屋内突然传来不一样的声音,男人这才稍微放下心,呼了口气。

不一会儿,木门发出嘎吱声,一个接生婆打开木门,祝贺道:“若执啊,小漫可是给你生了个男娃,你赶紧去好好照顾她吧。

” 风若执道过谢后立马进入了屋内,直奔里屋。

里屋里面,一个面色有些泛白的女人躺在床上,嘴里不停说着逗弄怀中正哇哇大哭的婴孩的昵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