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仙侠 > 尘落秘录 > 第一章于凡

第一章于凡

时间如水,逝而不返,不知不觉间,十三载已去。

风离村旁有一高山,山高三百丈,其山高之处多珍兽飞禽,风离村里的村民更是传说山上有着仙人羽化成仙时所遗留下来的洞天福地,因此美名其曰:仙末山。

此话真是应了“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句话,因慕名而来者无数,其中更有着宗门修士前来一探。

虽来者难数,但归者可数。

慕名者往往还未登上山腰便会被山中猛兽所食,而那些被称为修者的人来时风光无限,但从仙末山下来时却是狼狈不堪,身上更是有着大小不一的伤口...... “爹,你继续说啊,这个仙末山真的有那么危险吗?”一个少年戴着用绿叶编织的帽子,身上覆盖着颜色深浅不一的杂草树叶,而他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亦是如此装束。

“尘儿,乖,下次再讲,咱们的晚饭来了。

”风若执眼神犀利地四周瞟着,样子上看起来漫不经心,但实际上对目光所过之处都有仔细观察。

“晚饭?”风尘听了后立马精神一振,停息静听了好一会儿,但除了微风吹拂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再然后便是爹的呼吸声便再无其他声音出现。

哗啦哗啦。

就在风尘再一次没有耐心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

风尘听见后,悄悄地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而风若执更是将手放在旁边的劲弓的弓身上,还余一只手伸到后背的箭筒上,准备一见到猎物便一箭杀。

遽然,一道身影从草丛间冒出,其身上花纹数道,颜色黄褐色,其齿之利便是将口中刮出了两道小小的伤口,一边嗅地一边口中滴落如口水般黏稠的血液,这赫然是一只利纹花狼! 见到猎物的模样,风若执稍微放下心,利纹花狼孤立独行,遇见一只的时候,附近基本没有其他的利纹花狼存在。

嗖的一声,风若执一箭去,箭直奔利纹花狼的脑门。

呜。

利纹花狼听见声响,立马向旁跑去,跑进了树木间,一时不见兽影,这反应更是令风若执咋舌。

“你别乱动,它还在附近,我去宰了那畜生。

”风若执急忙对着风尘嘱咐一番便直接拿着弓跑向利纹花狼逃跑的方向,便是连风尘说小心一点的话都没有听见入耳。

风尘静静地等着,目光四处扫着,耳朵却一直向着风若执追去的方向仔细听着。

几道箭破空的呼啸声过后,再然后听到的便是一声惨叫声,对于那声惨叫声,风尘想都不用想,自然知道是爹的,顾不得其他赶忙跑过去。

哗啦。

风尘用短剑斩开碍事的杂草丛,一眼看去,刚刚那只利纹花狼已经毫无生机地躺在了地上,在往前看去,只见风若执此刻被一只白色的蛇所缠绕,风若执挣扎着,却没有丝毫作用,反而蛇缠绕的力道愈来愈大。

风尘看此,立马用短剑朝白蛇的头上刺去,但只听见当的一声,那短剑并没有刺入白蛇,只见在蛇身上留下一道细微的痕迹,而短剑却钝了,再刺下去也看不到任何伤痕。

“你......快跑......别管我!”风若执声嘶力竭地说道,他脸上已有些发黑,但又有些发白,已是中了白蛇之毒,虽然在白蛇的缠绕下没有攻心,但却导致风若执难以呼吸。

“爹,我一定会救你出来!”风尘眼泪一滴滴地从眼眶中流出,丢下短剑,将旁边的一直折断的箭持在手中,一箭刺向白蛇的眼睛。

滴答。

白蛇的一只眼睛瞬间被捅破,它白色的血液从眼中流出,嘶的几道声音从它口中发出,仅有的那一只紧紧盯着风尘。

看到这目光,风尘心中顿生恐惧,但一看到风若执那亦白亦黑色脸色,恐惧立马被再一次刺去的箭代替。

白蛇见那一箭冲着自己这最后的一只眼睛刺来,嘶嘶声后,不待风尘刺到,一经转动跑进了草丛之中。

“爹,你没事吧。

”风尘见白蛇放开风若执后,把手中的断箭丢在地上,慢慢地将风若执扶起,检查起风若执那已有些发紫的身体。

“快把那利纹花狼拖着拿走,绝不能留给那个畜生,咳咳。

”风若执深深地呼吸几下,想站起却只觉身躯无力,只得勉强拿起一根树枝撑住身体,见风尘还在左掀衣,右翻袖口,无力地说道。

“嗯。

”风尘一边用身上所带的麻绳将利纹花狼将其四肢捆住,然后将剩余出来的那长的一段紧紧握在手心,一边拖着猎物一边在歪歪斜斜中扶着风若执下山。

仙末山高三百丈,而风尘在半山腰下的位置,因此还没过一炷香的时间,风尘便扶着风若执摇摇晃晃地下了山,手中拖着着的那只利纹花狼此刻也已经血肉模糊,每走一步,那利纹花狼都会在路上划出一道血痕。

风尘刚进风离村中,一大伙村民便是围了过来,想见识见识风若执父子回来这么晚是不是捕抓到了什么奇珍异兽,一看见风尘后面拖着的利纹花狼更是不少村民眼前一亮,一边恭贺一边问着自己能不能得一小块。

“娘!”风尘见一个妇女脸上半带担忧半带高兴地走过来,立马大声喊道。

“尘儿,你爹这是怎么了?看来受伤不轻。

”苏漫疑惑地对扶着风若执的风尘问道。

“娘,你先带爹走,稍后再......”风尘还未说完便被旁边一个跟他同龄少年拉到一旁,那少年一边指着那只利纹花狼的尸体一边问道:“风尘,你这是怎么弄到的?这家伙可不是寻常人可得的,你这是踩了狗屎运了吧?” “风止凡,你别瞎说了,这是我爹打的,我现在还得去找周郎中,这只利纹花狼你帮我带回家吧,别想偷吃一根狼骨。

”风尘对着面前口水已淌出嘴角的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握住的那一段麻绳交到了他的手上。

“好吧,你们煮的时候能叫我去蹭饭就好了。

”风止凡抹了抹嘴角的口水乐呵呵地答道。

风尘跑出几步,回头看向那又向前延续的血痕,心里想着:“这究竟值不值得......”风尘甩了甩头,企图将这种无聊思绪甩出脑海,又迈开步伐朝药铺跑去,便是连自己的脚被磨破的疼痛也感觉不到...... 暮阳西落,余晖渐渐被仙末山阻挡,最后丝毫阳光也照不进风离村。

风尘坐在门槛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耳朵听着里屋的声响,最后一抹余晖从风尘脸上消失,周围已漆黑如墨,不,更甚之。

风尘看着四周的黑暗,一边臆想着十三年前爹在屋前担心的模样,但一转眼十三年过去,没想到却被一只利纹花狼害得自己在此担心爹......风尘有些气愤地用脚踢了踢旁边的利纹花狼的尸体,此刻它已缺肢少腿,一部分拿给了同村的村民,一部分拿给了郎中,此刻就余留身躯的一半在这。

就在风尘又气愤不过又想去踢一踢那利纹花狼的余身的时候,里屋忽然传来的一些细微的声音,风尘蹑手蹑脚地过去,用耳朵抵着门听着里面的声响。

“周郎中,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这毒真的解不了吗?”苏漫略带哭腔的声音询问着旁边正给风若执把脉的郎中。

“唉,蛇出没的周围九尺之内应存一解药,但是若执是在仙末山受的伤,即便是知道地方也难得去取......”周郎中把手放下,又叹气道:“我会拿一些延缓毒药的草药给他服用,三天之内若是不能找到解药,那就只能准备后事了,唉。

” 风尘听见脚步声,立马离开里屋的门,又坐回原来坐的门槛那里,静静地看着四周的黑暗。

周郎中走出里屋,看着风尘发愣的模样,刚想告诉他结果却又于心不忍,最终只是在他旁边叹了口气就离开了,孑孓一人消失在漫漫黑暗中。

“解药吗?”风尘听见里屋传来娘有些凄凉的哭声,扪心自问道。

一滴一滴眼泪从眼角滴落,滴在泥地上,融入其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