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玄幻 > 行辕渝 > 第五章;比武

第五章;比武

随着老者话音渐落,刘氏一方低语数秒,率先走向场中。

“刘氏一族,刘平军。

”只见场中身高八尺,赤着上身,古铜色肌肤布满健硕的肌肉,双目凝视,低沉的声音对着行辕一族道。

“大哥,我去”。

站在身后的行辕平简短的对着行辕明说道,行辕明微微点头示意。

双方都是老对手,很显然都没有派出最高战力。

“行辕一族,行辕平。

”行辕平步伐沉稳,双目炯炯有神,声音粗矿依旧,身躯如铁塔一般站立场中。

两人神情严肃,互相凝视对方,气氛骤沉,连场外嬉戏的孩童都感受到空气中压抑的气息,停止追逐,往场中看去。

随着双方气势攀升至顶峰,身子微躬,双方疾步跑向对方,“砰~”场中两人肩膀激烈对撞,然后迅速分开。

两人都是灵动初期,内府灵力自然不相上下。

行辕平望着对方微躬的身子。

“还想再来?那就来吧。

”行辕平暗道。

两人再次蓄势,“砰~”,又一次激烈对碰,两人直直退后数步。

“好,再来。

”行辕平大喝一声,气势浑厚,再次准备蓄势。

“灵技,通猿拳。

”健硕男子知道两人纯粹灵力比拼一时分不开胜负,而且对方气势不减反增,口中低喝,只见健硕男子手臂微弯,双手握拳,拳头带着淡淡白光,两人距离较短,健硕男人眨眼便到行辕平眼前,双拳对着行辕平胸部而去。

行辕平捏紧拳头,双手十字交叉,护住关键部位,健硕男子双拳不断击向对方臂膀,行辕平边挡变退。

“哼,灵力雄厚又如何,奈何身子不灵活。

”健硕男子轻哼一声暗道。

“灵步。

”健硕男子速度加快,拳势更急。

场下行辕一族看见行辕平弱势,不断抵挡,暗自着急。

“大哥,三弟他~”一旁行辕踩采忍不住小声问道。

行辕明微皱眉头,看着场中交战的二人低声回道;“对方知道三弟身形不灵活是他最大的缺点,前面灵力碰撞只是为了让三弟放松警惕,放心,就算刘氏通猿拳在快一点,正面三弟也能抵挡,我唯一不放心的,对方有后手。

” “果然有后手,三弟要吃亏了,对方使用的灵步•••”行辕明惊道,当场中健硕男子脚速加快时,行辕明便知道不妙。

“灵步,为初级低阶灵技,学会后使用灵力缠绕脚下,加快速度,突然使用,可以使对方出其不意,但耗灵甚大。

”行辕明对着后方不解的族中子弟解惑道。

当健硕男子灵步使用出时,行辕平脚步退的更急,双臂不断灌注灵力抵挡。

健硕男子见大汉无暇顾及后方,暗道;“通猿拳二段,猿砸。

”健硕男子凭空消失,转眼便到大汉后方,高举双臂砸向大汉。

场下人群低呼,暗自为大汉加油,也有刘氏一族低声喝彩。

“糟糕!不能伤到大脑”当健硕男子消失眼前时,大汉暗自惊道,瞬间作出选择。

转身抵挡已来不及,全身灵力涌至后背,身子向前微顷。

“砰~”声音低沉,周围尘土飞扬,场中情形已看不清楚。

“父亲,平叔他•••”行辕嫚一直站在行辕彬旁边观战,虽然看不懂,但知道平叔被别人打,很是担心大汉问道。

“平叔可是很强的,别担心,丫头。

”行辕彬宠溺摸着行辕嫚的小脑袋,笑着回道。

待到场中尘土消散,双方隔着数米对视,大汉嘴角挂着丝丝鲜血。

健硕男子望着脚下约一尺深的脚印,暗道;“真。

”刚才健硕男子举起双拳本欲砸向大汉脑袋,但大汉身子微顷,用后背承受关键一击,然后迅速拉开距离,灵技二段依然给铁塔般的大汉带来不轻的伤势。

场外刘氏族长看见自己子弟占了上风,嘴角带着嘲讽看向行辕明,行辕明笑了笑,依然望向场中。

“灵技、半月斩。

”健硕男子对着受伤的大汉疾奔而去,直至大汉一米外身子跳跃而起,右手化刀,意欲隔空对着大汉一刀劈下。

健硕男子使用内府不多的灵力准备结束此场比武,根本不给大汉丝毫踹息的机会。

“吼~”当健硕男子即将一刀劈下之时,大汉顿时仰头对着健硕男子一声大吼,随即s步前行。

空气微荡,跃至空中的身子微微顿了顿,望着大步靠近的大汉,健硕男子神情大变,对着大汉使用的半月斩偏了少徐,半月斩刀波在场中划出深几厘米,长丈余痕迹。

大汉以至眼前,挥动蒲扇似的大掌打在健硕男子脸上,健硕男子口吐鲜血飞出几米之外,躺在地上纹丝不动。

场外一片安静,紧接着行辕一族以及少许胡氏欢呼的声音响彻广场,刘氏一族一脸霾低着脑袋。

刘氏族长沉着脸对着旁边的刘氏子弟说道;“把平军抬过来,仔细检查伤势。

” “第一场,行辕平获胜。

”老者看着昏迷健硕男子,对着场外人群高声宣布道。

“三弟,没事吧?”行辕明对着走向族群的大汉率先问道。

待大汉走近,其家族大人小孩围成一圈,眼神关切的望着族中的黑脸大汉。

“并无大碍,休息两天就好。

”大汉对着族群虚弱的说道。

说完便盘腿而坐,调养声息。

“平叔最后那一招叫什么?好厉害。

”在一旁的行辕渝眼冒金星,双手叉腰,脖子一伸便发出类似鸭叫声,甚是滑稽。

“你小子,刚才那一招为初级声波灵技,虎啸山林,练到极致能使对方出现短暂眩晕。

”众长辈看见行辕渝学成四不像,笑着解释道。

“三弟已胜一场,这一场采弟上吧,看看对方怎么比法,不敌切勿恋战。

”行辕明早已想好出场顺序,对着行辕采道。

行辕采灵显中期,在双方族中都不是顶尖人物,为保持出场平衡,轮流出场。

“没问题,大哥。

”行辕采也知道这一场胜利很难,都比较清楚双方战力,对方派出灵显后期行辕采根本没比,一小阶的差距就能左右此场战局,除非拥有高阶灵技,否则此场战斗不言而喻。

“行辕一族,行辕采出战,尔等谁来参战?”行辕采漫步行至场中,微胖的身材脸上带着不屑的神色望着刘氏,内心却是此局可以输,气势不能弱。

“刘氏刘洪明。

”人未到而声先至,一身淡青色长衣脚尖轻点地面,离地三四尺距离,中间复点地面,身型消瘦如鸿雁之姿飞至场中。

“明老儿,瞎摆弄啥,不就一个身法武技,值得这么骄傲?”看着消瘦男子行着们的注目礼,行辕采不由讥讽道。

刘洪明为家中老二,三十多岁,灵显后期,人因之前误食陈酒果,导致面部提前衰老,常被对手喊为明老儿,也十分恼怒这个称呼,但又无可奈何。

喜欢在弱小面前漏两手,以显示自己外貌不咋滴,但实力强大的存在。

“别逞这些嘴皮子,早点认输,少受点皮肉苦。

”不善言词的消瘦男子听见行辕采讥讽,面色微青狠狠说道。

“哟,哪家的棺材板按不住这一个老头儿!还跑这儿来溜达。

”人群听见行辕采的话里藏针,都掩饰不住笑意,孩童们更是大笑出声,行辕渝对着采大伯立了下大拇指,心里暗道“强,真正的强者。

” 行辕采是镇里面出了名的毒舌,骂人都不带脏字,和他斗嘴,基本都没怎么赢,是行辕渝长辈中崇拜的人之一。

“你~”消瘦男子微青的脸气成铁青。

“流云步、鹰爪,”消瘦男子气极一连施展两种武技,速度甚快,带着淡淡的破风声,手爪直逼行辕采上三路,想给对面一点教训找回颜面。

“难怪棺材板按不住这老头!原来诈尸挺厉害。

”行辕采口中不断讥讽消瘦男子,躲避的身形却是不慢。

“直爪、弯爪”消瘦男子对着行辕采脑袋攻去,被行辕采走位轻松躲过。

消瘦男子突然大腿横扫,场中泥土呈弧形向空中飞去,力量甚是不凡。

“流云步。

”行辕采急忙跃空,也使出武技流云步,然后倒立跳跃几个来回,拉开距离。

“碎拳。

”行辕采脚踏流云,施展武技,两人再次在场中交手,你来我往,场中泥土时而飞溅,爪印,拳印等场中清晰可见。

“老头,打了半天打不着,还打什么,回你的棺材吧,哈哈。

”双方缠斗十来回合,行辕采拉开距离微促的气息对着对面讥讽笑道,反观对面脸色除了铁青还是铁青,连大的呼吸都没有。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还是小境界,虽然灵显期内府不足于使用灵技,但这么下去还是要输”行辕采暗暗叫苦道。

“流云步,鹰爪”消瘦男子不理会行辕采的讥讽,再次使用武技。

“不打了,我认输,我尊老爱幼,让你们赢一局。

”行辕采望着消瘦男子即将攻击过来,连忙施展流云步往场外人群跑去。

“你~”望着行至人群中的行辕采,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消瘦男子对着场中不远的石头狠狠抓去,紧接着一道低沉的碎石声。

消瘦男子看着碎成几块的石头,又挑衅的看了下人群中的行辕采,然后回至族群中没了身影。

“第二局,刘洪明胜。

”老者看着场中离去的身影,宣布出结果。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