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玄幻 > 行辕渝 > 第六章;惊怒

第六章;惊怒

“大哥,对不起,我输了。

”行辕采回到族群,低着头,对着行辕明及家族道歉,诚恳的神色和之前场中形成鲜明的对比。

“已经尽力了。

”行辕明对着行辕采说道。

“采哥也不错,十足挫对方锐气,”“是啊,看刘氏那面脸都黑成猪肝色了,哈哈。

”族群没有丝毫怪罪,反而笑着开解。

“邙氏一族,邙港参战。

”行辕族群还在笑说,便听见一道沙哑的声音从场中传来,寻声望去,场中一名精壮男子以行至场中,身形不高,裸露的双臂肌肉十分饱满。

“他居然上场了!这局我去。

”一道浑圆的声音从行辕渝身后响起,行辕渝下意识回头望了望,方正脸,短粗布麻衣,上身斜背箭筒,手拿一米弓,锐利的眼神直视场中。

他就是行辕立,灵动初期,擅使弓,百步之内可以中空中飞蚊。

二阶红狐脚上的伤便是他所为。

“注意。

”行辕彬望着场中的精壮男子,神情严肃,对着旁边说道。

行辕明同意的点了点头。

行辕立卸下箭筒及弓,交给后面族人,便离开族群而去。

“彬弟,以你看来行辕立胜算如何。

”待行辕立离去,行辕明对着身旁问道。

“邙港是灵动初期,立哥快到灵显中期,但立哥所长为弓,灵力稍微胜出邙港,两人不好说。

”行辕彬望着场中二人,略微思索回道。

“父亲,邙港不姓刘,为什么会帮刘老头他们?”行辕渝听着父亲与大伯的对话,说出心中的不解。

“邙港不姓刘,但是是刘氏族长的妹夫,也是邙氏一族的族长,你说他会不会帮。

”对于自家崽子的提问,渝父没好脸色的回道。

上次无意中听到村里小辈说到自家儿子训练晕倒的事情,被别人喊道彬叔的时候脸都没了,还假装没听到对小辈道;“嘴真甜。

”心里却万马奔腾;“你老子是村里第一,你居然是倒数第一。

” “父亲难道这两天被妹儿气的?肯定是。

”对于父亲这两天的反常,行辕渝自有一套阿q精神。

“咦,他们难道要一招定胜负?”坐在地上的大汉不知什么时候以调息完毕,望着场中惊道。

“对,他们就准备一招。

”渝父同样目不转睛回道。

听到叔父二人对话,行辕渝赶紧望着场中。

只见二人半蹲马步,脸色狰狞,手中结印蓄势,穿着无风自动,两人周围二米内尘土呈螺旋状上升时旋转,气势惊人。

“落灵掌。

”二人蓄势至顶峰,互相冲至对方,淡淡灵气缠绕手臂致青筋暴起,谁都不会怀疑那手臂产生的力量。

招式一样,比拼的就是自身内府灵力,谁多谁就胜利。

“不好!,灵动中期”渝父大惊失声。

精壮男子气势陡增,原先围绕手臂的灵气如加了油的煤灯瞬间亮了不少。

待行辕立望着对方陡增的气势,瞬间大惊,收手以来不及,只能拼到底。

“轰~”二人两掌相对,气浪以二人为中心像四周散去,气浪中夹杂着泥土席卷周围人群,人群下意识用手遮挡住面孔,场中只有少许人依然保持原来姿势。

数息过后,场中一声沉闷的声音轻微发出,随后呈弧形落地,“噗~”口中鲜血直流。

“立弟,”“立哥。

”听见行辕氏族焦急的呐喊声。

场中气浪来的快也走得快,人群放下手臂,行辕氏族两位长辈以行至场中搀扶落地的行辕立。

“刘家村胜,刘家村胜二负一。

”老者望着行辕氏族这边,眼漏不忍,但还是公平的宣布此场比赛。

“刘震,出来吧!”行辕彬看着族长正医治昏迷不醒的行辕立,眼中漏出一丝混怒,急不可待的想找对方抱回此仇。

立在族群的渝父上前一大步,双脚突然发力,跃至空中,落下以至场中,起步于落下之地出现两个不小的坑洞,和之前刘洪明施展出的功法孰高孰低,一眼就能分辨。

“行辕彬,切勿急躁。

”正在医治的行辕明听见渝父的迫切的邀战声,急忙提醒道。

刘震是刘氏最高战力,境界相同,此前战斗刘震弱于行辕彬,行辕明不想因此渝父复仇心理而中对方的计谋。

“哈哈,行辕彬,急什么,看着即将残废的族兄想去陪他?”刘氏族群一片沉默,刘氏族长对于刚发出的声音更带着一丝苦笑。

呼吸之间,一名光头男子不急不缓行至场中,口中刺激着行辕彬,身形高大,袒露的胸襟显示出里面结实的肌肉,左脸一道疤痕从太阳直至嘴角,笑里藏刀,眼神尽显险本色。

“别被他影响,立弟伤势较重,但不危及性命,休息一段时间便能痊愈。

”行辕明望着渝父即将发怒的神色,连忙提醒并告知行辕立伤势情况。

“哼,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来,随便派个小角色想让我练会手。

”行辕彬听到族长的话语,瞬间变冷静下来并对着场中的光头男子道。

“呵呵,您可是行辕一族的最强者,小角色哪能配的上您最强者的身份。

”光头讥笑着道,并把最强者三个字语气加重。

“不敢当,多说无益,好久没和你练练了,来吧。

”渝父说完便摆出进攻的姿势,和之前比赛上场提升气势不同,并没有灵力外漏。

光头男子看见渝父已做好进攻的姿势,蹙着眉头,额头中间呈川字型观察着渝父的一举一动。

瞬间光头男子便作出选择,先下手为强。

双手握拳,便攻向渝父,拳头速度奇快,瞬间就打出几拳,没有灵气缠绕的双拳竟已产生轻微的破风声,一点都不像表面的平淡无奇。

渝父看着快速攻过来的拳头,并没有选择躲避,而是以手化掌,迎接上去,每一拳都被渝父的掌法轻松化解。

拳掌互拆几个来回,双方都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流云步,”光头使用身法快速拉开距离对着渝父便隔空轰出一拳,拳尖空气威震,一股气浪呈拳状激而去。

当光头男子拉开距离使出一拳时,渝父反应十分迅速,对着光头男子单手便使出一掌,掌浪与拳浪空中相至,“砰~”,气浪再一次夹杂泥土席卷众人。

两人各退一步。

“灵步。

”渝父瞬间便使出灵技消失场中,光头男子身形不动,头向上仰望天空,隔空打出一拳。

渝父从光头男子上空显现而出身形倒立打出一掌,“砰~”再一次拳掌相对,空气中再次爆发气浪,光头男子双脚地面迅速下陷,没至膝盖。

“啊”渝父大叫一声,灵力疯狂涌至掌中,想以此把光头男子打至泥土之中,光头男子微红的面孔开始冲血,向上抵挡,身躯继续下陷,当身躯没至腰间,男子狰狞着面孔全身青筋暴起,身躯变得赤红。

下一秒,渝父出现在光头男子几米之外,男子身躯显现出来,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仰望着渝父。

原先没至光头男子腰间的泥土迅速往周围挤压,出现一个直径三米,深一米的圆坑。

“你我之间擅使武器,何不使用武器大战一场,玩开一点!”光头男子带着笑容说道。

然后脚步一点离开坑底和渝父隔空对视。

“什么意思,只比拳脚可是你那边提出。

”渝父没有正面答应反问道。

“没事,我两个用武器,他们不用也一样。

对吧,族长。

”光头男子后半句拖着长长的声调转身对着族群说道。

“随你们。

”刘氏族长无奈的说道,看来这个族长并不是在族里被人完全信服。

“您看,最强者,您是不敢吧!怕输给我还是?呵呵”光头男子阳怪气的笑道。

“我行辕彬还没怕过谁。

拿我枪来。

”渝父站立场中望着光头男子字正浑圆的说道。

右手一伸,对着族群。

“好气魄,不愧是行辕村最强者!拿我明黄双锏”光头一声赞叹,然后同样对着族群说道。

话毕,刘氏族群从中分开,之前上场的刘洪明双手捧着双锏从中快速走了出来,双锏呈明,为明黄铁所铸,锏身一米有余。

待离二三米距离时,光头单手对后往上一吸,双锏自动飞往空中,男子双手一抓,双锏便落入手中。

光头看着手中双锏眼睛露出一丝柔和,随即眼神一变,拿着双锏便对渝父冲了过去。

“彬弟,接着。

”看着突然发难的光头男子,行辕采行至一半突然大惊道。

单手往天空一抛,银枪脱手而出。

长枪三米有三,黑色的枪缨,其它部分呈银白色,为白铁所铸,中间掺杂少许铁精,碎石断铁不在话下。

由于枪头在阳光照下露出点点寒芒,闪闪发光,渝父取名为寒芒。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