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玄幻 > 行辕渝 > 第九章;盒中礼物

第九章;盒中礼物

“这是千年黄灵芝?”坐在椅子上的行辕明,当看到盒子里摆放的物品,顿时起身惊道。

旁边众人一脸不解的看向失态的行辕明,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珍贵,但行辕明的神情就知道这东西必定不是凡品。

“行辕族长好眼力,这就是黄灵芝,但没有千年,大概七八百年。

”刘氏族长看着失态的行辕明,呵呵笑道。

“刘族长,可否借我一观?”行辕明看着盒中的灵芝对着刘氏族长说道。

“这灵芝马上就要成为你们的,何说借字。

”说着伸手便把木盒递向行辕明。

行辕明没有回话,接过木盒,便仔细观察盒中黄灵芝。

呈圆形伞装,较厚,上面有着细小圆圈纹路,从灵芝中下面往上延伸,圆圈逐渐扩大,通体呈淡,。

行辕明对着灵芝闻了闻,然后盖上盒盖递向刘氏。

“行辕族长,这是干嘛,难道你认为这是假的或者是你认为我诚意不够?”看着递过来的盒子,刘氏不解道。

“这是真的黄灵芝,刘族长,你应该知道紫云芝价值,虽然不是千年,但这珠黄灵芝同样价值不菲。

低阶灵武者服用可以增加修为,生筋活血自然不在话下,这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行辕明看着刘氏族长没有接过木盒,便放在一旁,讲明其中珍贵。

“不瞒大家,祖父以前乃灵破后期,距离那传说中灵丹境也是不远。

我的祖籍原先在鹤鸣城,这里只是我们刘氏的一个分支,祖父是鹤鸣城卫军统领。

因无意中得罪贵人,被对方报复所以逃至这里。

这黄灵芝就是我家族的宝贝之一,愿行辕族长收下,我们两村化解前嫌。

” 前面说到祖父之时脸上充满着傲气,说至后面之时无奈浮现于脸。

“既然刘族长诚意斐然,我在推辞就显得不近人情了,我就带彬弟收下了。

”行辕明笑道。

“不过,我不希望在看到刘震。

”话锋一转,严肃的看着刘氏。

“行辕不说,我也知道,我已经叫他去别的地方,不在回来。

只希望今后我们几村互相支持。

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刘氏说完便紧紧看着行辕明。

对于刘氏村来说,刘震离开,以后冲突更是弱势,再加上行辕氏和胡氏还有这层关系,就更应该双方摒弃前嫌。

“那是自然,我们几村本应互相支持,胡族长您说对吗?”行辕氏听到刘氏回答,转而对着坐在一旁泰然的喝着茶水,一字不发的老者问道。

“老夫早就希望我们三村少点纷扰,人老了,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能折腾。

”老者放下茶杯回道。

口中说着自己老了,但话却中气十足。

“既然两位族长承诺刘某,那我就先行告辞,不打扰彬老弟休息了。

”说完站起身对着众人抱拳示意。

“老夫和刘氏一起,也不久留了。

极伦大哥好不容易来次闺女家,肯定不会和我回去吧,哈哈。

”说完同样起身,后半句却是对着老人说道。

“公公,就在这里,晚上我可是要听您讲故事呢!”兄妹二人摇着老人的手臂,很希望老人留下来。

以往兄妹二人就喜欢睡觉的时候听公公讲故事,听着听着便进入了梦乡。

“你先回去吧,我就在外孙家待上几天。

”老者看着兄妹二人笑呵呵的说道。

把二位族长送至庭院大门,行辕明便返回里屋,脸上充满着笑意。

“没想到刘洪仁居然送上这样大礼,彬弟的伤能恢复的更快些,也算因祸得福了。

” “既然黄灵芝这么重要,给我用岂不是很浪费?我修养一段时间便已足够。

”渝父看着大哥欣喜的表情,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不浪费,如果这是用玉盒所装,全部给你服用还算浪费。

但是,用这檀木盒所装,云芝灵气以全部挥发。

加在淬体液上,能使药效跟上一层楼。

明天们就可以进行淬体,余下的便可以拿来给你服用。

”行辕明开心的来回踱步,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表达他内心的喜悦。

“这黄灵芝充满灵气岂不是更好?”渝父听着大哥话语,不解的问道。

“玉盒所装,药物灵力挥发甚慢,若果低阶灵武者直接服用便可以增长灵力,提升修为,用于丹师能制作品质不凡的丹药。

如果,充满灵气的黄灵芝加在淬体液上面,药效过于刚烈,们身体便有可能承受不住。

”对着渝父不解的提问,行辕明解释道。

“你们早点休息吧,我和三弟便回去了,明天我在过来。

”行辕明说完便拿着木盒便往外面走去。

待送至大门,兄妹二人嚷嚷着今晚要和公公一起睡。

待兄妹二人洗漱完毕,公公已躺至床上,一边一个抱着公公的臂膀。

公公看着兄妹二人期待的眼神,便缓缓讲道;“从前有三只小猪、、、、。

” 一觉醒来,已是天明。

昨晚公公的故事只听到一半,兄妹二人便沉沉睡去。

吃过胡母做的早饭,便赶往训练场的路上。

“昨晚公公讲到大明偷懒被狼吃了,后面是啥?”大明是昨晚公公所讲故事三只猪的老大。

突然想到昨晚公公所讲的故事,记忆模糊的回忆到大明哪儿,便以想不去来,便询问旁边的妹妹。

“我都只听到它们造房子。

”妹妹撇着嘴,昨晚比二哥都睡的还早。

“今晚再让公公继续讲。

糟糕!快点,要迟到了。

”说往便往训练场小跑而去。

待兄妹二人小跑至训练场,场中人员以差不多全到。

归队之后,便听见队伍不断叙说着昨天比武的事迹。

“舅舅还好吧!昨天长辈们真是太帅了,尤其是舅舅,唰唰唰几下,就把对面光头打败,可恨对方是小人。

”行辕肖看到兄妹二人到来,走近询问,手臂不断挥舞昨天渝父所用枪法,一脸气愤。

行辕渝看着周边小伙伴们都望着自己,等待着回答。

“那光头怎是我父亲的对手!就算偷袭,那光头还不是被我父亲轻松拿下。

伤•••••。

”双手叉腰,一脸傲气,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分两队站好。

”大汉的声音不适时响起,散乱的人群逐渐规整,原来训练人员已经到齐。

“在让我显摆会不行!”行辕渝自言自语的嘟囔,对于平叔的打断相当不满。

“跑步至族长庭院集合。

”大汉声音再次响起,对于队伍不解的眼神,一向不喜言语的他,这次依旧没有任何解释。

队伍虽然不解,但还是朝着行辕明家中小跑而去。

没过一会,队伍便行至庭院,庭院大门正对厅房,厅房门前设有三步阶梯,庭院较大,一侧放着三个很大的木桶,三十余人走进也不显任何拥挤。

地面用青色大石板镶嵌,周围便是宽敞的各个房间。

房间后面设有一间很大祠堂,常年紧锁,里面供奉着已逝的先祖灵位,非祭祀之日或出生不得打开。

祠堂旁边几块药田,用竹篱笆围挡,里面种着不知名花草,以前族中好奇跑里面玩耍被行辕明发现,平时和气的行辕明罕见发出了怒火,当场就揍了一顿,把带回去后,又被家里揍了一顿。

从此族中出了一个禁令,任何人不得靠近祖祠及药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