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游戏 > 极竞界 > 第四章完美的邂逅

第四章完美的邂逅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种下希望就会收获。

” 楚成杨健一路飞奔,一路上欢歌载舞,别提多高兴了。

“到了,今儿个我们就在这儿庆祝。

” “净香楼。

这儿你以前来过?”中式鼓楼建筑,雕梁画栋,雕刻,绘画,栩栩如生,大大的红木牌匾上,镌刻着“净香楼”三个大字,遒劲的写作手法,肯定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来过,还是经常来呢。

这儿的老板娘我认识,林姨,以前在我家厂里上班,后来老公带着子女过来,老板娘就辞去了工作,和丈夫一家人开了这家饭店。

” “这么说,你们还是朋友喽。

” “那是当然的啦,这儿不光菜香,主要是能给我打折,嘿嘿。

” “你这财迷,我真是墙都不扶就服你!” “走吧,别光在这里凉着了,我都饿了。

”说着,杨健就推着楚成进了饭店。

进入饭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客人和忙碌服务员,别提多热闹了,由此可见,这家店有多受欢迎。

“先生对不起,请让一下。

” 一个服务员从楚成身旁走过,礼貌地借了个路,可不曾想,因为客人多挤的原因,一位客人不小心绊了服务员一下,服务员失去平衡,向冰冷结实的地面摔去。

说时迟,那时快,楚成下意识的伸出双手,一只接住盘子,另一只刚好搂住了将要摔下去的服务员纤细的腰。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两人四目相对,虽然服务员带着口罩,但光从那海洋般深邃的双眸中就可以看出,这女子肯定是貌美如花之人,更不用说凹凸有致的身材了。

“小娅,怎么这么不小心呀,没事儿吧?这位先生对不起,实在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 “林姨!” “哟,小健呀,换了身衣服我都认不出来了,来吃饭?”四十岁的林姨长相一般,和楚妈差不多,虽然是老板娘,但是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在店里忙活着。

“嗯。

来吃饭。

” 见林姨过来,服务员立马站起身来,像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躲在了林姨的身后。

“这位是?” “哦,林姨,这是我哥们儿,楚成。

” “楚成?是楚姐的儿子?” “对对对,就是楚姨的儿子。

” “老板娘,您认识我?” “哦,以前我和你妈楚姐在同一个车间工作,经常听她提起你。

” “这样啊,原来老板娘和楚妈是同事。

” “别一口一个老板娘的,多难听,你不介意的话就和小健一样,叫我林姨。

” “也行,老板娘。

” “嗯?” “不对不对,林姨。

” “哎,你们先上楼,还是老地方,我待会儿就去招呼你们。

” “行,林姨您先忙,我带楚成先上楼去。

”说完,杨健带着楚成向电梯走去,临走时,楚成看了那个服务员一眼,同样,哪个服务员也怯怯地抬头看了楚成一眼,刚好四目又相对,服务员立马低下了头,转身继续忙活去了。

“叮咚!”电梯停在了三楼,出了电梯门,杨健带楚成径直向包间走去。

“这次你就放开的吃,我买单,今天我们就不醉不归。

” “就你还敢不醉不归?看等你回去你家老头怎么收拾你。

” “现在别提我家老头,待会儿你得给我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得到那些好东西的。

” “正好,我也要好好问问你。

” “喏,到了,就这儿,‘净天阁’。

告诉你件事儿你可别外传啊。

” “你说,这儿可以算是我的秘密基地,我老爸都找不到的地方,还有就是以前我经常带女朋友来这儿吃饭,花了我不少钱呢,可最后都没成!唉,可气呀,我唐唐杨健,英姿飒爽,居然没人看上我!!” “呕——你就别恶心我们,我还想吃饭呢。

” “去tmd,反正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我饶不了你。

” “行行行,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不知道,行了吧。

” “嘿,真是我的好哥们儿。

” “你们两个不进去站在这儿嘀咕什么呢?”林姨突然出现在两个人身后,把他们惊了一下。

“林,林姨,我们,我们在讨论要吃什么菜呢。

” “吃什么这不是有菜单吗,神神秘秘的。

行了,进入吧” “哎!” “净天阁”属于小的包间,可以容纳四人同时就餐,包间四壁都挂有山水字画作为装饰,四角都有盆栽绿植,整个包间给人惬意舒适之感。

“林姨,您把你们店里的好菜都来一份,再开一瓶上好的红酒。

” “哟?今天是有什么大喜事儿吗?以前见你带女朋友来也没有这么舍得过,怎么,你这小财迷发发财了?” “哎呀,林姨,您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呀,今儿我高兴,要和我哥们儿不醉不归。

” “行行行,那你最好还是少喝点儿,不然回去你爸不揍你才怪。

” “好了好了,林姨,您忙去吧,有事儿我会招呼的。

杨健生怕林姨在抖搂一些自己见不得人的事儿,连忙支开了林姨。

” “哈哈哈哈,你这名声也混的太好了吧。

” “别笑了,告诉你,今天听到的都。

” “我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哈哈哈!” “还笑!别笑了,现在说正事儿。

” “行,说正事儿,哈哈哈哈。

” “叫你别笑了,憋回去!说正事啊,这次我们真的发了!!!” “哦?全部收入多少?”楚成剥了个花生扔进了嘴里。

“这个数!”杨健伸出了两个手指。

“才二十万?” “后面再加一个零!一共两百万!!!!大哥,这次咱们算是发了呀。

” “两百万是毛收入吧。

” “嗯,除去填补资源,修复机甲和武器的钱一共八十万,我们还剩下一百二十万。

” “还算可以,一百二十万,和我预想的差不多。

” “其实总价值不光两百万,从血戾皇帝身上掉落的资源物品,如果卖了的话,总价值应该在三百二十万左右,但那些都是稀有物品,估计以后会有大用处,所以我放在仓库里,没有动。

” “嗯,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毕竟像血戾皇帝这样的隐藏booss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到的,就算是遇到,也不是轻易就能吃下来的,所以它身上掉落的资源物品相当稀少,除非万不得已,我们不能动。

” “嗯,听你的。

这是一百二十万,全部在这里了。

”杨健拿去一张黑金卡,黑金卡需要存款达到一百万才有资格领取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这些都是你应得的,况且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用不到什么钱,倒是你,楚姨和你两个人相依为命不容易,这些钱你留着,不然以后用得着的时候难凑。

” 杨健说到这儿,楚成不禁想起了楚妈,看着楚妈逐渐衰落身体,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另外,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差不多到了成家的时候了。

” “说什么呢,酒都还没喝酒醉了?说正事儿,你那霸天从哪里弄来的,我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 “霸天是我自己买回来的二手货,后来自己改造了一下。

嘿嘿,不错吧。

” “行啊,没看出来,你还有改造机甲这样的天分,可光购买霸天和改造材料就得花很多吧。

” “前前后后全部算下来啊,差不多花了三十万。

” “三十万!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少?不会是。

” “诶,打住,这钱是我自己省下来。

每逢过年过节,我家里人都会给我压岁钱,还有就是这些年我自己刷的钱,全部凑在一起买的霸天,你可别多想,我做行端正的很。

” “真是这样?” “我对天起誓!”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

”看着杨健愤慨的样子,楚成不再多说。

其实杨健是什么人楚成心里很清楚,即使再穷困潦倒,杨健也不会干偷鸡摸狗的事儿。

“我的说完了,现在该我问你了。

” “问吧问吧,为了今天这份大餐,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你那些阵法啊神器啊,都瞒我多久?从哪里来的?” “兄弟,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什么叫我瞒你呢?你看啊,在此之前,我们并肩作战的日子,遇到的都是一些什么货色?都是这小货色,杀鸡焉用牛刀,还不够我的青锋和你的枪炮塞牙缝呢,对吧。

” “少废话,老实交代,那些东西到底哪里来的?我可没工夫听你在这里诡辩。

” “这个呀,那可就有故事喽。

” “哦?林姨,先把酒上了吧。

” “上酒?菜都还没好呢,就要开始喝了?” “我想先让酒醒着,喝起来更有味道。

” “行吧,这就给你上酒,喏,上等红酒,拉菲,虽然不是什么八二年的,但喝起来也不错。

” “林姨您真会说笑,我哪里喝得起那玩意儿,就这个了。

” “好,那你们聊着,菜马上就好,我去忙活了。

” “好嘞,您忙您的去吧。

”送走了林姨,杨健迫不及待的给楚成把酒打开,倒了酒杯的五分之一满,“这酒呀,得慢慢品,细细尝,我们边喝边聊。

” “叮”两个高脚杯轻碰了一下。

“嗯,不错!” “可以吧!我们小说你那白泽吧。

这白泽可是件神兵利器了,都是有市无价的珍品,各大拍卖行都没有,你从哪里得来的?” “哟,没看出来你对市场还是很了解的嘛。

”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家是干什么的,快说说。

” “我还真忘了你家是做生意的,市场调查这方面你是行家。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 “你放心,这我知道。

” “十年前,那时候刚进极界才刚满一年吧,那时候你还没开始玩极界呢。

” “哎哎哎,说你呢,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 “别急嘛,那时候我自己一个人还在极界摸索,自己去了野图区了!” “野图区!你不想活了,才开始一年就敢进野图。

” “听我说完,我是无意间进入的。

我进去后,看见几百号人在围攻野图boss,冥王!” “冥王!毁天灭地般的存在呀。

” “那可不,那一战,还触发了冥王红血!眨眼间,几百号人都被冥王给灭了!” “就一招?” “就一招!” 几百号人一招被灭,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杨健被震惊得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压了压惊,“后来呢。

” “后来,在我身后御剑飞出一个仙人装扮的蒙面人,只见蒙面人御剑临驾与冥王之上,其脚下仙剑出鞘,‘唰唰’乱石黄尘四处乱飞,仙剑收起,在冥王脚下出现了一个左右百米巨型阵法。

” “和你使出来的阵法一样?” “笑话,我那阵法岂能与之比较。

阵法出现,霞光万丈,冥王被死死的定在了阵法之中。

” “我去,这也太逆天了吧,冥王都能被定住!!” “当时我的想法和你丝毫不差,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冥王确确实实被定在了阵法中。

” “让后呢?那冥王可以说是无孔不入,防御能力极强,蒙面人如何宰了它的。

” “蒙面人再次唤出仙剑,奇特的结印从指尖飞逝,最后形成一股能量灌入了仙剑中,顿时仙剑体积剧增,有近十米之长。

蒙面人傲立苍穹,然后径直落下,仙剑拖着蒙面人如星石下坠一般,拖着长长的烈焰,刺向了冥王。

轰——巨大的冲击力形成了能量风暴,卷起万丈尘沙。

” “你居然活了下来?” “我也没想到我会活了下来,原来是蒙面人施法护住了我。

” 蒙面人御剑到楚成面前,“你没事吧?”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将震惊中无法自拔的楚成拉了回来。

“没,没事儿。

” “哈哈哈,没事儿就好,这些东西你收下,以后你会用得着。

”蒙面人点了一下楚成眉心,脑袋嗡嗡作响。

“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害你的,你快速速离去吧。

” “仙人名讳?” “哈哈哈,这你不必知道,日后有缘,我们还会相见,后会有期。

”语罢便御剑而去。

“那后来你还遇到过那蒙面人吗?” “没有,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

” “极界里像这番打扮人也不少,但像你说的能御剑飞行的,还真没见过。

那蒙面人给了你什么东西。

” “就是白泽,化羽,银甲,还有一本很厚很厚阵法秘籍。

” “阵法秘籍?在极界我混了近十年了,除了你之外,还没有看见其他人使用过阵法呢。

”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敢用。

” “好了好了,你是人家的有缘人,来来来,告诉你个好消息。

” “好消息?” “嗯,天大的好消息!” “哎呀快说!” “我们两个上了极界周刊了,还是头条!” “极界周刊?头条!!” “对呀,你知道怎么写的吗。

来,给你看看。

”杨健拿出手机打开极界周刊。

“看看,神秘二人独杀血皇,创史前记录!现在整个极界都炸了锅一样,各大知名公会都在找我们呢!” “原来极界周刊上说的是你们两位呀。

” “是你?”楚成被推门进来的小娅吓了一跳,“刚刚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都听到了。

” “你怎么能偷听呢?” “谁偷听了?你们两个说话也不注意一点自己的音量,想不听都难。

” “哦哦哦,是这样啊,对不起,误会你了。

” “行了行了,我没这么小气,这是你们的菜,都齐了。

” “好好好,谢谢。

” “刚才你们说的什么阵法,我以前听说过。

” “嗯?你也玩极界?” “呵,多稀罕呀,连我弟弟都在玩好不好。

” “哟,我忘了极界是全民性的游戏了。

” “呵呵呵!”小娅嗔笑起来,深邃的双眸更加灵动可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