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武侠 > 铸剑短歌 > 小马

小马

龙泉山脉里一辆樟木轻车其后一两精铁重车车轱辘里时而会发出叮咚叮咚的声音,犹如鸣泉在侧,两匹大宛宝马比前面的马足足高了一个头。

二庄主与车里的铁无心说到“当年你父亲设计这辆车的时候,我曾问过他,如此重车既不轻便也不能作战,造来有何目的。

他说八部剑主剑气太盛,如遇事出山时,这辆鸣泉车就是他们剑鞘,你的祖父听到这席话时批你父亲异想天开” 在前的轻车,年轻的千户一对鹰眼里透出的坚毅完全不似他这十几岁的年纪,车里的杨先生却一直在闭目养神,只有时不时出现在年轻千户手臂上的飞隼是这车子上唯一的动静。

二庄主此时还在和铁无心说着铁化雨年轻是的逸事。

“少庄主,你可不知道你父亲十五岁时便铸造了这辆鸣泉宝车的原型,因为车身太重改过一次,鸣泉不清脆改过一次,车轮磨损又改过一次,这是你父亲继承堡主前最得意的作品” 这时二庄主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在你爹成为庄主后,少年时的快马轻裘,俊逸潇洒好似都被那场春雨洗去了一样” 这时铁无心默默说了一句:“车子重了”。

是啊,铁无心在没有成为庄主前再也没有想过维持一个百年山庄如此艰难,在取得魂器之前也不懂这随着地心火一起百年谶语让人如此不安。

锦衣卫十四卫所之一的江南道卫所里,大堂之上,为首的千户与手下的三名百户合计到“这次我们的陆指挥使雨夜下江南不知是不是为了铸剑山庄的事”。

这是一名百户拿起手中的德化白瓷禅意杯,抿了一口雨前龙井道:“昨日,王指挥使飞鸽传书,钦天监春值神也出门来了江南” “这杨瞎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三年前指挥使说只能监视不能杀,每天找两个小旗看着个疯子,真的以为我们锦衣卫人手太多么”另一位黑壮的百户喝着酒说到。

这时为首的千户蒋旭说到:“我们当差的最重要的就是吃饱喝好,吃饱了不会乱说话,喝醉了就不会乱想”蒋旭一边捋了捋他最在意的美髯,并且将绿豆糕的碎屑从他的暗花芙蓉衫掸了下去。

接着说到:“这杨杰一出山就是春值神出门,这里面的事情就更是我们不能去想得了”。

这时外门的小旗拿了一只飞隼进来,只见小旗先向蒋旭作了一揖,而后向三位百户揖手,说到“师傅各位师叔刚刚陆指挥使的飞隼来了”,并将飞隼带到了蒋旭手上,取下了书信。

锦衣卫有一飞鹰所,乃专门调教这桀骜不逊的飞隼,由于飞隼数量极少,只有千户以上才只使用方法。

这飞隼有三好,一是速度极快,乃飞禽之最;二是飞的极高,飞于云上;三是极难驯服。

“云儿,你将这飞隼带下去,给它喂些肉”蒋勋缓缓地说道。

骆云退出了这议事堂,并将门带了回来。

蒋旭夹起了桌上桂花糕,细细品味起来,小小的茶几上洒金桂花糕、暗红洛神糕、翠玉绿豆糕、飞絮龙须糖四种糕点整齐的码放在桌上。

蒋旭开口:“刚刚指挥使命我们撤去杨杰一行人周围的暗哨,十里内留一人既可,并且春值神这次的差事叫我也不用去管”。

蒋千户看了看刚刚黑壮的百户“三弟,你的轻功最好,就辛苦你去做着差事了”。

又看了看他右手边飞快转动这手里核桃的百户“二弟,看来这抄家的差事还是要你去了”,这高瘦的书生点了点头并说到“三弟,二哥向你保证,这王知府家里的酒一定尽数运到你府里”。

苕溪东十里,一辆樟木轻车与悦耳的泉水声摇曳而行。

“五百米后两个”杨杰说。

“明明是只有一个”年轻千户道。

“你姓什么”杨杰说。

五百米后,只见一位妇人在河边洗衣,嘴里还哼着完溪沙,年轻的千户道说“你输了杨先生”。

“眼见为实”杨杰说话还是这么简短,他认为和简洁的人沟通就要用简洁的方式。

年轻的千户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河边,只见这妇人小腹微凸。

“叫我小马吧”年轻的千户说到。

一路上为了消遣,杨杰与小马都在打这样无聊的赌,赌注就是一个问题,不强求可以不回答。

这样杨杰也得知了,小马是锦衣卫最年轻副指挥使陆十七养子,耳力极佳善于探查,是陆十七派来助杨杰一臂之力的。

就在这样不知不觉中两个人虽然还是很很少说话,距离却还是近了一些。

后面重车上,叔侄二人的交流却越来越少,二庄主本还兴致很高,然后铁无心却很少搭话,二庄主就也越来越沉默,并不是铁无心不想搭话,而是现在他的每一寸筋脉都浸润在八部剑气之中,对于剑的感知已经愈发的灵敏,剑道感悟已经一日千里了。

毕竟每一柄剑主都是一次天地造化,每一柄剑对于学剑之人来说都是一部宝库,更不用提同时八部剑主在身,对于世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现在的铁无心已经可以感受八部剑主的情绪,日渐与剑主们产生共鸣了。

这时车里传出一个声音“小马,再行三里,三元村北斗亭有人在等我们” 这是年轻的千户问到:“是谁” 杨杰回答:“一段恩怨” “是恩还是怨”小马问到 “见了才知道”杨杰回答 “好” 他们两人的问答也还是这样的简短,却总能把事情讲明白。

“小马,冷吗”杨杰说到。

“我不冷,绣春刀有些乏了”小马回答道。

话闭小马从身边拿起了一壶酒,猛灌了一口,纵身跳下了马车。

杨杰从车里走了出来,坐在了马夫的位置,一个盲人驾车还架的稳稳当当,不是双目上那惊人的伤疤,不会有人觉得他是一个瞎子。

小马一身飞鱼服,两把绣春刀,双眼紧闭,正在仔细的听着马蹄声,一、二、三、四.......四十,蹄声混乱,游勇杂兵,小马已经在计算着多久可以结束了。

不远处,一队山贼四十人正在往绝路上赶来。

“大哥,我们已经半年没有开张了,这票干完我要去宜春楼快活”鼠眼压眉的山贼真在和旁边的大哥分享着自己的计划。

他身旁以为高大汉子心中还是有一丝顾虑如此结实且华丽的重车里一定有重宝,但是这一名锦衣卫却让人生疑问,而且他们在远处查探也已经十里有余并无暗哨,最后他狠下决心倾巢而出,寨子已经半年没有生意了,有些马匹马掌都少了一个。

“富贵险中求”为首的大哥心里暗暗怒吼了一句,打消了自己的顾虑。

当他看到只有一位锦衣卫横在路中间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赌对了,忽的一声豪气干云,嘴里发起了冲锋的号角,马群忽的提速,大家纷纷拔出了马刀,虽然有些马刀都已经锈迹斑斑了。

只见小马面对四十骑巍然不动,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一丝微笑让为首的马贼退却了,可是马势已经止不住了,只能着头皮上了。

马贼还有五十米时,小马手持绣春刀开始向马贼的方向奔跑,就在要与马贼接触时,小马一个缩地,从马腹下来到马贼队伍的中间,一众马贼还在诧异的时候,中间的已经传来了惨死的声音,小马在马群里辗转腾挪向马贼后方的老弱杀去,惨死的声音不绝于耳,小马会拍拍这个马贼的肩膀,待被拍的马贼反应过来,却已经身首异处了,有时小马又会跳下马,在马群中游走,忽而钻到马下一刀斩马刀,自下而上马和人透体清凉,一张白净的面庞在鲜血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白了,没有一丝人气的白。

为首的老大,发觉护卫小马已经留下就和身边的二当家说:“你们困住他,我先去把财宝拦下,大家准备好去宜春楼”,话闭策马向前,老大忽的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就在小马已将后队马贼杀的完了以后,前面的马贼也已经从虐杀的恐慌中缓了过来了,已经结成了三个三人的小队,从三个方向向小马冲来,打算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小马干净利索的跳上了一匹没有跑的老马,从腰间掏出一块麻布,将绣春刀擦干净回鞘,拾起两把有些年岁的马刀,等在原地直到三队马贼将他包围,小马还是面带微笑。

三队马贼从三个方向向小马攻来,一时间金铁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狼入羊群,再多的羊最终也还是羊,也长不出獠牙来。

马贼的老大正在向玄铁重车疾驰而来,心中正在盘算着“后面的马贼这次估计是在劫难逃了,我只要在那杀神回来之前将这宝物劫走,就找个乡下娶三房小妾,过神仙的日子”。

就在他正要接近马车时,一道剑气隔着马车发出,马贼老大梦还没有做完连着他的马都化作了一团血雾。

一柱香后小马骑着一匹老马回来了,一身飞鱼服浸满了鲜血,早已经没有了飞鱼服的光彩,看到地上一滩血雾,连小马也震惊了,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了。

“现在还乏吗?”杨杰问到。

这时小马已经来到了杨杰身边。

杨杰给了他一套麻布素衣“去洗一洗这怪吓人的,我这盲人都闻到了一身血腥味”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