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武侠 > 铸剑短歌 > 惊蛰

惊蛰

铁无心一行人虽行进的不快,七日后也一路摇摇晃晃的出了江南道,已经进入两湖地区了,一路上都安静的出奇,出了杨杰的樟木轻车里是不是会发出一些声响以外,惊蛰与春风两骑位于车队的两侧,惊蛰一身黛绿色的行头若换做轻纱罗裙却也是有半城姿色,只是她那凌厉的眼神遮盖了她白皙的肌肤精彩,她那背上的两柄长剑还是会让人们回想起惊蛰时分的雨并不暖和。

春分始终都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就算在与惊蛰交流的时候也一样毫无表情这一股冷峻的气质与他的春分的名字并不妥帖。

小马好似始终也只关心的他的两匹老马和他的绣春刀。

在轻车车里在宋东风的帮助下杨杰的心也始终如天气一样暖和了一些。

只听车里宋东风说道“杨兄,那日我见铁庄主的气运加身却不似常人,是何故”。

杨杰答到“少庄主身上强加的乃是铸剑山庄的百年气运,他如今正在将这个股百年气运转化为自身所用,他还在等”。

“等什么”宋东风追问道 “等一场造化,如若这场造化始终不到,最后少庄主将被这个股气运反噬而死,我们也就不用出关去昆仑天山了”。

“一开始你就在赌,金乌剑阵就是这个赌局的开始”宋东风喝了一口手里的女儿红,似乎不太相信这一切,而这一切又是真的。

“从天书选择少庄主开始我就不认为这是一场赌” 杨杰将脚上的毯子往下挪了一些,向身边的炉子里又加了一块炭说道“这是一场火,你我只是这把火中的碳,这烧火是是天,人间就便是这个炉子”,杨杰拿起了银针将炉子里的火挑的更旺了一些。

“好,我宋胖子就随杨兄一起烧这把火”宋东风将碗里的女儿红一饮而尽。

“杨兄,这几日我仔细推演过这金乌剑阵,觉得应该将“扶摇”、“无着”两位剑主化为风雷双翼,“三昧”、“三千”水火两位剑主为双目,“初六”为身,“艮岳”与“云梦”为爪,残云为精气神你看这样如何”。

“宋兄,你终于有些像神官了”杨杰打趣到。

这时宋东风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紫金祥云盒“杨兄这是尊师给你的”,双手将紫金盒放在桌上。

只见这盒子周身紫金祥云,封口天君敕令宝光流转,一看便是钦天监的手笔。

这时杨杰坐正手中默念口诀,顿时紫金祥云盒上云纹涌动隐隐有雷电之气,封口处天君敕令若隐若现,杨杰将手指轻点封口手上运转法决,天君敕令从祥云盒上飘起凌空闪烁被杨杰引导至空中,盒上的雷电之气也随着敕令消失不见,杨杰打开盒子是一张金色的符箓,两张银色的俘虏。

世间符箓分为黄、白、红、蓝、银、金六个级别,以金色的天师符最为罕见,银色的已是能够沟通天地的通天符,而至金色已经可以借天地造化。

“杨兄好手段,在我宋胖子所识的人里,有此等手段的不出三人,尊师、龙虎山的张天师、以及杨兄”宋东风不禁赞叹起来。

在宋东风说话间,杨杰已经将紫金祥云盒回复原样并说道“谢许天师割爱,有了三昧真符我这金乌剑阵又多了一分把握”。

这时只觉得马车停了下来,宋东风打开车门一看,原来这几日惊蛰始终不服那日败于小马之手,便时刻都想找回台盘。

宋东风正要出手制止,杨杰便阻止到“惊蛰伤不了小马”,宋东风见杨杰如此便作罢。

就在刚才惊蛰见小马正在闭目养神,忽尔心中火气骤然升起,从马身上暴起抽出身后的长剑,此剑通体洁白一股浩然之气油然而生,向小马杀来,小马恐惊扰车中的杨杰与宋东风于是向南飘出,身法如风似影没有惊起一点动静,惊蛰见小马飘出数米,立即借力樟树再次起跳已经越至小马上方,一个转身借势抽出身后的另一把长剑,此剑通体幽黑如夜,此剑名曰少与先前的少阳互为阳本是一套对剑名曰太极。

少一出双剑立即生出感应,两剑靠近一寸时已经生出雷电滋滋作响,此时双剑已呈交叉状态剪向小马,“轰”的一声,地上尘土飞扬,待尘土散去,惊蛰的一双对剑插在地上,在剑的下方地上有一块焦黑,惊蛰面朝黄,小马膝盖将惊蛰背脊顶住,双手制住惊蛰,嘴里咬着的一把绣春刀已经抵在惊蛰的脖颈之上了。

惊蛰一位待字闺中的女孩,如此受制于人又怒又恼,加之本就性情刚烈,居然放声哭了出来。

这一下小马这一位懵懂少年也不知要如何处理了,便一下放开了惊蛰回到了车夫的位置上,这一下惊蛰居然还闹了小脾气,越哭越大声了。

“怒是够了,没有杀意”小马回到马车上淡淡的说道。

原来惊蛰怒气攻心没有细想就出手了,太极双剑积蓄的雷电之力已经超越了她可控制的范围了,在击杀小马的一瞬间双剑脱手才给了小马可乘之机。

惊蛰哭着也觉得害羞便回到了师兄的身边。

这时春分看着这位梨花带雨的师妹说道“武功上你并不输他,差在经验上”后也就没有在说话了。

这时杨杰和宋东风已退回到车厢内。

宋东风说道“惊蛰输就输在没有经历过生死”。

车外的小马也点了点头。

刚刚杨杰是有意让惊蛰试一试小马的身手,因为每次小马动手都用最简洁的最省力的方式,从无一丝的多余,至今杨杰也看不住小马的师承来历。

这时,天边打起了雷,一声接一声。

“惊蛰起,万物生”宋东风说道。

这时后面的车厢内也传来了一声怒吼,而后剑气激荡之声从车厢里传了出来。

“辛苦你了”说着杨杰向宋东风做作了一揖。

“客气了,客气了”说罢杨杰领着惊蛰与春分在两车周边布置起了“风后匿形阵”。

杨杰坐将杯里的女儿红喝尽,从衣袖里拿出了六枚铜钱,轻轻的置在了桌上,只见六枚铜钱旋转不停并无要停止的意思,杨杰遂将铜钱收回了衣袖里。

“震蛰虫蛇出,惊枯草木开”,杨杰又将杯里的酒倒满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