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灵异 > 午夜铃铛响 > 《午夜铃铛响》完结版精彩阅读 《午夜铃铛响》最新章节列表

《午夜铃铛响》完结版精彩阅读 《午夜铃铛响》最新章节列表

午夜铃铛响 第3章 零日婚期 免费试读

第3章零日婚期

这可跟先前说的不一样,我还没来得及走半步,鞋就自己走过来了,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出声,象征性地跟那只鞋顶了顶头,就悄无声息地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三人大概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出来,忙问我怎么样。我把鞋自己会走的事情如实说了,说的杜国霖直皱眉。

“这么看来,那东西还挺急。”杜国霖小声说道。

“啥叫挺急?”

“我不是让你数步数吗?那是要确定她定的婚期。有几步,就代表离婚期还有几天。”杜国霖严肃地看了看我,“现在你还没开始走,两只鞋就碰到了一起,意思是还有零天,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这么看来就定在了今天!”

我们全家听他这话都是一个哆嗦,那个鬼魂不光要跟我结婚,还迫不及待地订在了今天?

我妈听得都快哭了,一直央求他无论如何都要救救我。杜国霖思忖了会儿,问我们知不知道葛家小子。

我一愣,忙点头说知道。

谁会不知道呢?那孩子死的可太惨了。

他是葛家的独苗,家里再穷爹妈也不会短他吃喝。但有一次吃鱼却出了事,鱼刺不小心卡在喉咙咳不出又咽不下,村大夫急救了半天,那孩子满脸憋的青紫,最后还是死了。

非正常死亡的人煞气重,孩子更甚,不能风光大葬,妈只简单地备些熟肉和零食,当天晚上就草草地埋在了山上。

等到第二天人们路过的时候,发现坟塌了,周围有一串孩童脚印,孩子的尸体摊在几百米以外,被什么东西啃食的不成样子。人们推测可能当时他只是休克,后半夜的时候缓过来自己爬出来了,却不巧碰到了前来吃供品的野兽,结果就被吃了。

杜国霖好端端问这个做什么?

杜国霖说女鬼来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一股湿气,他推测它的死因可能跟水有关。而五行之中土克水,必须找一个跟土有关的人才能镇住它。

我明白了,葛家小子就死在土边。

“今天傍晚的时候,你拿着一碗狗肉和一把锹去他的坟头,把狗肉摆在正中间,去修坟头。期间要在周围点燃十三根白蜡烛。如果你修好,蜡烛一根都没有灭,就可以不用修了,停下来躺在旁边睡觉,直到天亮。”

我一听头皮都麻了,躺在坟边儿睡觉?这谁睡得着?

杜国霖说睡不着也得在旁边躺着,这代表那孩子对你的到来没有敌意,你身体沾着土,那女不敢轻易靠近你。只要撑够三天不去拜堂,阴界婚约自然作废了。

我忙问要是蜡烛灭了怎么办,杜国霖说要是灭了就先想办法点上,如果实在点不上,就身体呈九十度对着坟头鞠三个躬,用最快地速度往正东方向跑。

听起来就十分惊悚。

我咽了口吐沫,左右衡量了下,既然横竖都是死,就听他的吧。

坐立不安地呆了一天,傍晚的时候,杜国霖嘱咐我,到了地方不要乱出声,埋头干活就好,如果有人问他好看吗?一定要说好看。

我点点头,端着一碗狗肉,扛着一把锹就上了后山。

他的坟头特别凌乱,妈自从他死后就疯了,之后也没人去拜他,枯草几乎埋没了整个坟包。

干了一个多小时,天就黑了。我又累又紧张,后背全都湿透了。正准备停下来歇会,忽然耳畔传来嘶的一声响。

我抬眼一看,吓得差点把锹扔了,就见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有着三角头,血红眼的通体黑蛇,它高昂着头,正在围着坟头绕圈,要不是那十三根白蜡烛燃着它不敢近前,估计现在我已经死了。

我的双腿发软,立在原地不敢动了。这种三角头的蛇有巨毒,咬一口基本上就不用救了。

它绕了一圈又一圈,不时对着我吐信子,发出嘶嘶的警告声。

绕了不知道多少圈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它似乎变长了些。再仔细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哪儿是什么变长了,是凭空又多出来了两条蛇!

三条蛇像贪吃蛇一样排着队一直绕圈,六只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不管绕到什么位置,目光始终停留在我的脸上。

我额头上都是汗,一直祈祷那些蜡烛不要灭,只要火光在,它们应该就不会近前。

谁知怕什么来什么,平静的天空忽然刮起了一阵小旋风,这风邪的很,就像会拐弯一样,绕着我的小腿直冲地上的蜡烛,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蜡烛忽然灭了三根!

那三条蛇马上看到希望,朝着灭了蜡烛的方向爬过来。我害怕极了,努力地把身子往没灭蜡烛的方向挪。它们的包围圈越来越小,有一条甚至缩着脑袋想要从灭了的空隙中挤进来。

我呼吸急促,喘气都变成奢望。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这个时候,还会有谁到这山上来?难道是杜国霖不放心我,过来看看?

我大喜,伸着脖子正要看是谁,谁知那条试图进来的蛇真的挤了进来,它的同伴一看是安全的,也都跟着挤了进来,它们全都弓起身子,做出要攻击人的动作,感觉随时都能冲着我弹过来。

我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打着了在胸前拼命地晃,火光忽忽悠悠,它们一时倒是不敢动。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等到彻底能看清楚人的时候,我的脑袋嗡的一下。

不是杜国霖。

是个小小的模糊身影,脸埋在阴影里看不清,全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更要命的是,顺着头往下看,他下身的裤管竟然空空荡荡啥都没有,看得人心寒。

它正对着我的方向,虽然看不清脸,但我敢肯定他在看我。我的汗都流下来了,一边挥着打火机,一边还要警惕地回看它。

它盯着我瞅了半天,终于开口了,那声音尖利得让人抓狂,就像五根长指甲一起挠在黑板上一样。

它问:“我好看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