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灵异 > 午夜铃铛响 > 《午夜铃铛响》小源完结版免费试读

《午夜铃铛响》小源完结版免费试读

午夜铃铛响 第5章 呆够三天,阴骨必成 免费试读

第5章呆够三天,阴骨必成

这时,我突然觉得后脑一凉,猛地睁开眼,竟然发现自己还在葛家小子的坟头,天已经亮了。

刚刚竟然是在做梦?

我惊魂未定,扛着锹想先回家,却发现自己的手边凭空多了一个白纸剪的纸人。

纸就一掌来长,五官都有,但问题是,它的嘴巴夸张地向上咧着,似笑非笑,竟然跟梦中的二壮挺像。

我赶紧把纸人扔了,也不敢久留,磕磕绊绊地摔了好几个跟头,终于到了家。

等我灰头土脸出现在杜国霖面前的时候,他却说这都是预想到的事情,我在坟地里睡觉,自然气场会紊乱,产生点错觉噩梦啥的都是正常的,只要那孩子不找我麻烦就行。

他这么一说我就放下心来,在家安稳地呆了一天,想着只要硬着头皮挨过今晚,事儿就都能过去了。

傍晚的时候,我扛着锹又要去,但刚走了没多远,就遇见了一个奇怪的老头。

那老头也就六十来岁,看着不像我们乡里人,以前也没见过。他手里拿着一只拨浪鼓,甩着手臂很大动作的摇,差点甩我脸上。我扛着锹赶紧闪到一边,让他先过。但他瞪着眼睛瞅了我半天,忽然迈步跑我眼前摇来了。

“铛铛铛”的声音弄的我心烦意乱,我说大爷您先过,我还有事儿呢。

但那老头咧嘴笑了笑,说你要去干什么我知道,但你今天不能去。

我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他半天,他还在不停地摇拨浪鼓,就像停不下来似的。

我说我扛着锹当然是去干农活,您知道不奇怪。他一边笑一边摇头,说你不是去下地,你是去送命。

我浑身颤了一颤,问他到底啥意思。

他也不跟我绕弯子,直接问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手边是不是出现了一个纸人,我吃惊地瞪圆了眼。

他咋知道,难道那个纸人是他放的?

见我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用一只手臂挡住了我去的路,又强调了一遍,你不能去。

我连忙问为什么,他认真地回答:纸人出现,必有冤情。

冤情?哪里来的冤情?要说我摊上这一堆事儿才是最大的冤情!

他顿了顿,又问杜国霖昨天是不是突然在我的背上按了一下,我赶紧点头,他叹了口气:“那就是了,他在让你练阴骨。”

“人的身上都有一块隐蔽的骨头,用医疗仪器都照不到。平时的时候怎么按都不疼,但是接触到阴气的话,就会形成阴骨,按的时候会疼的百爪挠心。一旦同一种阴气接触三天,阴骨必成!”

我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心说难道杜国霖不是在救我,而是在害我?但我一个穷小子,一没钱二没色的,他这么做图什么?

老头骂我傻,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今晚再去的话,非得把命搭了。我问他杜国霖这么做的目的,老头说他现在还不知道,只能找时间到他家里看。

他说不出目的,还在最后一天用相反的言论企图阻挠我,他的目的倒是挺让人怀疑。

没多久,他又问我生辰八字,说要看看我的命理。

说到这儿我就更觉得不对劲了,认为他是个骗子。以前听人说过,有些人能通过生辰八字改变别人的命运,我们才见第一面他上来就要我八字,这谁能给?

看我迟疑,他也不恼,说不信我也行,去也行,丢了命可别找我。

我已经懒得搭理他了,扛着锹就要走。但才走几步,他又追了上来,把手里的拨浪鼓硬是塞在我手里,让我拿着这个去,有什么事就摇响它。

我不耐烦地拿着它转身就走,走出好远之后忽然想起什么,回头一瞅,那老头不知道从哪儿又变出一个拨浪鼓,站在原地还在摇。

真是个。

扛着锹顺利地来到坟头,准备好一切之后,我又重新躺在了地上。但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的土地感觉特别凉,才躺了一会儿就冻的我直打哆嗦。

我起来准备找点枯草垫垫,余光一瞥,差点跌在地上。不远处竟然又出现了上次那些黑蛇,这次还多了四条!

七条黑蛇都通红着眼睛,冲着我齐刷刷地看了过来,我的脚底发软,虽然蜡烛都燃着,但我还是点着了所有的火折子,一下子坟头边亮如白昼,我跟黑蛇对峙着,谁都不敢先动。

但很快,我发现它们跟上次不一样。它们这次没有转圈,而是排成了一个很奇怪的阵势。那阵势就像某种符号,诡异非凡。

不一会儿,它们突然像上次一样头尾相连,变成了一条更长的蛇。我害怕极了,以为它们要攻击我,可谁知它们排好之后,竟一条直接吞掉了前一条,再后一条又去吞先前的那一条,一个挨着一个,直到最后面的把先前六条全部吞入肚中。

此时它撑的就像个要的雷管,停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它们这是在做什么。

这时,忽然刮起一阵冰冷的邪风,我打了个寒战,再抬眼看,那胖黑蛇突然纵身一跃,对准了旁边的石头一脑袋就撞了上去!

噗地一声响,黑蛇的脑袋被撞碎,喷出一股恶心的黑水来。那些黑水飞速地打着旋儿转起圈来,转着转着竟然形成了一个纸人!

这纸人面目狰狞,竟然还能发出森然的哭声,它转了两圈之后,二话不说朝着我就飞了过来!

我顿觉不妙,这地方是真不能呆了,赶紧扭头就跑。但不管我怎么跑,那纸人总和我保持着差不多的距离,并且越哭越大声。

它每哭一声,我就觉得身体像被抽空了一点,越来越没力气,直到后来,腿一软摔倒了。

它还在哭,两个眼睛闪着诡异的红光,我避无可避,突然想起老头子给我的拨浪鼓,不管是不是骗子,先试试再说。

“铛铛铛—”

拨浪鼓声响彻山间,纸人一愣,突然痛苦地弯了腰,发出撕撕的尖叫声。

我大喜,不间断的大力摇,纸人越来越痛苦,最后竟然掉下地来没了动静。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看,顿时大骇,原本苍白的纸人竟然一瞬间就变成了血红色。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