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职场 > 痞少别撩啦 > 《痞少别撩啦》江津津瞿绍深全文免费试读 第1章这就算强奸

《痞少别撩啦》江津津瞿绍深全文免费试读 第1章这就算强奸

痞少别撩啦 第1章这就算 免费试读

“江津津,你过来!”瞿绍深依靠在床头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些许暗哑。

江津津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男性T恤,长度看看护及她的大腿根。里面没有穿着文胸,只有一条小裤裤。她爬了上来,蹲坐在床边。衣服有些松松垮垮,露出了她性感的香肩以及微微凹陷的锁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她的胸前的沟壑。

瞿绍深看着面前的女人,微抿着唇角。

江津津刚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潮气,小脸也微微混润,长而卷的头发就这样有些水珠凌乱地披在了她的肩头。

“怎么,不想?”她倾身靠近这个被她用领带绑住双手的男人。

江津津看着瞿绍深,这个自己喜欢多年,却求而不得的女人,终于在他经历了人生重大的事故后被迫娶了她。当他在车祸后醒过来,对于自己这个未婚妻却很是不满。两个人已经结婚了两个月,却连一张床都没睡过。

“江津津,你想死吗?”瞿绍深嫌弃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躲闪着她来脱自己的衣服。

江津津看着男人的反抗,却又上前和男人撕扯着,看着面前终于脸上有了表情的男人,冷哼道:“这样就是想死了,再怎么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尽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

“江津津,你就是个,我根本不是你的丈夫,你想和谁尽和谁尽去。”瞿绍深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怎么也不能接受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和自己的事情。

江津津看着面前的男人,指着墙上挂着的婚纱照,厉声道,“据我所知,我的丈夫还不是个瞎子,所以你看到了吗?看清楚到底谁是谁的合法老公。”

话落,她便一下跪坐在他的腿上,怕耽误他的腿伤,不敢用力,只是跨在两侧。她一张开了双臂,勾上他的脖颈,语气暧昧地在他耳边说道:“现在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她将身前的男人压倒在床,解着男人身上的扣子,去扯他的皮带。瞿绍深看着身上的女人,两个眼睛恨不得杀了身上的小女人。

两只手在反复活动着去给自己解开手上的扼制。

她却不管他,反正男人腿上是用不了什么力,手上也被自己绑着。这些日男人腿后,便是自己在照顾,将他扑倒压对于自己来说还真是易如反掌。

两人在力的拉扯间,衣角已经歪歪斜斜地松垮下来,偶尔露出里面的娇羞。

男人目光定定看着那里,眸色却是阴寒。

她看着一直在冷眼看着自己的男人,双手交叉在自己的身前将衣服脱了下来。

她眼神微眯,瞬时媚态横生,看着男人还有些病态的薄唇,“好看么?”

江津津却是长得美的,眉眼如画,眼神更是像是带着钩子勾走人心。鼻梁高挺,下巴更是小巧微尖。这个人哪怕像现在这样素颜,也总会让人有着过目不忘的惊艳。

可是这一切在瞿绍深眼中却是看不到的,他看着身前的女人,只当做在看猪肉,“滚,没见过想你这样放浪的人,看着就让人恶心!”

他的眼睛微红,带着厌恶恨意与鄙弃,“滚!”

江津津却只当做听不见,笑了笑,将他的底裤连同长裤就这样一把扯了下去。

吞了吞口水,直接将吻封在了他微凉的薄唇上,温软的小舌在他的唇线上轻轻勾勒,一点点去湿润身下的男人,撩拨着他的所有反抗与倔强。

瞿绍深是拒绝的,但是对于一个因为珍惜之前的恋人,从未开过荤腥的人,真的承受不住身上那个妖精的勾引。

她却没有太多的难为情,眼前的男人他的那一个月,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的,所以他的一切自己都很熟悉,大概比这个男人自己还要熟悉。

她直接将底裤向旁边一移,便打算直接握住男人躬身坐下。从未想过会如此之痛,她紧皱着眉头,却仍旧毅然决然地坐了下去。

瞿绍深察觉到身上女人的异样,两只手上的控制也被自己弄开,掐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肢,声音带着情欲的沙哑,却充满了鄙夷,“怪不得这么猴急,原来还是第一次?”

随着她一点点向下坐去,只觉得身下撕裂般的痛感也在一点点深入一点点被放大。

冷汗也流了下来。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然而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因为男人的话而停下来,慢慢适应着他。

脸色发白,“嘶嘶”抽着凉气,却仍然俯视着他,话中还带着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可笑,你觉得我会为你一直守着身子,太自恋了你!不过但是你,现在腿了,发挥起来是不是不如以前了呢?”

她的话说完,空气中却立刻变得异常的诡异,瞿绍深是一个自傲到睥睨一切的人,然而几个月前的一场意外却将他打到了低谷,女友的不告而别,被二叔夺走的政权,以及这个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要答应的婚事。

这一切都让他抑郁悲愤,而且此时女人的不屑与轻蔑,是真的让他想要弄死她。

直接将身上的女人压在了身下,江津津微微吃惊,原本之前还不能自如生活的男人,现在竟然可以压在她的身上抱着她的臀,用力地去占有她,顶撞她。

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放松,毕竟他的身体在一点点进步。

“疼…”到底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哪怕是平时在强硬的小女人,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疼痛间溢出微微的声音。

他粗暴地搂着她的腰,仍旧肆意有力地撞击着身下的小女人,“现在知道痛了,我这不是在尽一个丈夫应尽的任务。”

男人眉头微挑,眼眸却带着死死冷锋,这样的额她才是真的瞿绍深。

“难道你想,做完一次就,接着晕过去一个月吗?”她的声音因着男人猛烈的撞击而有些断断续续。

男人的自尊心当然不能被这样的话而刺激,掐着她的腰,狠狠向上一顶。满意地听到她的呻吟声,两手支在她的身体两侧。

“那我们就试试,看看谁会晕过去。”邪恶的声音在她耳侧响起,“没有结果的话,我们可以每天都试试。”

身下又紧又密的顶撞,江津津呜咽了两声。

咒骂着身上没有节制的男人,今天她所经历的所有疼痛,总有一天都会还给这个男人。不,是让他更疼,一千倍,一万倍…

网友评论